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一章 白衣胜雪的演奏家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307 2020-03-25 19:42:58

  际顶级音乐厅台化妆间里。

  手机响。

  接听电话人挂电话,面面相觑,愣愣失神。

  二十男孩子模清秀,颤衣艳丽、打扮尚女孩道:“清姐,大先生……”

  名叫清女孩,淡定道:“姑奶奶挂电话。”

  “怎办?小先生台。”男孩子急。

  “常苏,面等。”清率先走化妆室,高跟鞋叩击大石面清脆响。

  常苏急忙跟。

  人走舞台幕旁,工人员人示意音。

  清,目光投舞台——

  光彩夺目舞台,音乐入尾,白衣胜雪演奏演奏最一首曲子。

  仿佛滤所杂音,协奏交响乐团全部停止,剩演奏筝。

  玳瑁制甲缠演奏指尖,轻而快触及细长琴弦,每一次触及,琴弦荡花一般涟漪。

  涟漪渐次散,似细雨落山涧与清泉共鸣,又若孤鸿掠际呼应平走马摇铃。

  细雨住,空放晴,孤鸿消失碧云深处,摇铃绵绵远……直至无,却引人入梦幻胜境。

  余味无穷,余音绕梁,久久,全场方才爆雷鸣般掌。

  掌里,演奏轻轻站身,全场深鞠一躬。

  抬身,视线安静落台,温文尔雅容颜竟散夺目光彩,唇角笑容如琴弦涟漪,激烈,又微见。

  站金碧辉煌舞台,身竟笼一层薄烟般忧愁,令整人带一股自世外高洁。

  轻俊朗演奏自,带东方乐器,令间见证民乐走世界历程音乐大厅持续沸腾,直轻演奏走舞台,自肤色观众掌依旧息。

  覃小津走台侧,纪人清小助常苏等里,人面色忧虑。

  “小津,。”清张明眸皓齿素爱笑面孔,此刻敛容收色,尽力带哀伤。

  常苏则带哭腔:“小先生,老先生世。”

  覃小津身子一颤,股薄烟般忧愁瞬变浓雾,将包裹脚。

  “内十分钟刚刚打电话,常苏接。”

  “姑奶奶清姐挂电话,……大先生挂电话。”

  常苏“大先生”音明显小一。

  覃老先生覃川儿子覃山海常苏口“大先生”,常苏口“姑奶奶”老先生女儿覃湖。

  而长孙覃小津,大称呼“小先生”。

  覃古筝世,十大筝坛流派佼佼者;老先生覃川更筝界巨擘,被誉华古筝第一人,仅云筝复兴领军人,更华古筝走世界重大推用。【注】

  而今,老先生却。

  筝届失一颗巨星,失唯一祖父。

  “小津,”清握住覃小津手,弹筝纤纤玉手此刻冰凉如水,“定最快航班。”

  底泪痕如涨潮海岸线眶里越升越高,清明艳人面孔潮湿视线里变模糊。

  热烈而关切目光,连做。

  深夜,飞十几小航班终抵达云城机场。

  停车场,覃小津坐覃接机小车。

  清站车外担忧覃小津:“小津,让陪吧。”

  ,小津十,放心。

  “用,累,早休息吧。”覃小津,目光清身收,常苏。

  常苏站清身旁,清比,就淡定。

  照顾小先生饮食居,早摸清小先生脾气。

  小先生似柔顺,却最执拗人,愿意,勉强。

  独自覃,愿意跟,常苏就绝跟。

  “小先生放心,行李安全护送酒店。”待覃小津口,常苏就利落道。

  小先生演服昂贵,演筝更价值菲,小先生一小助,小先生,就镖师,确保当安全。

  所别身板瘦,功夫。

  清歪常苏,杏圆瞪悦道:“常苏,瞒帮小津订酒店?”

  就算十,,哪住酒店道?

  覃别墅坐落云城最昂贵别墅区,别墅区里最大最豪华一栋别墅,光花园占就相当一小型植物园景区,难道腾一房间容纳最珍贵长孙?

  “清丫,别担心,将小津安全带。”司机老张驾驶座车窗探。

  覃世交,清父母覃山海小,覃当一辈子司机老张,清长大。

  清,车子座车窗却摇,睁睁车子载覃小津离。

  深夜云城气温低,空雨,满城霓虹雨失颜色。

  车子一条僻静大道行驶,霓虹渐远,旁夹道梧桐风雨轻轻招摇枝叶。

  座突传车窗摇音,老张瞥视镜,见覃小津静静窗外,昏暗光线,一袭白衣,面容冷肃,一尊玉雕塑。

  小先生遗传大先生貌啊。

  老张心里叹一句,劝道:“小先生,外雨,您窗冷……”

  一场秋雨一场寒,深秋雨夜冷风灌车窗,片刻,老张便觉背凉。

  “张伯,停车。”覃小津道。

  老张困惑停车子,就见覃小津拿一伞打车门。

  覃小津撑伞一直朝走,白色风衣衣角风卷弧线,长身玉立背影雨夜一幅优美画。

  十见,小先生性格越孤僻。

  老张透车挡风玻璃目送覃小津背影,心里嘀咕。

  老张艺术喜欢雨夜漫步,累就车,覃小津似乎散步。

  覃小津方远处一小男孩交谈,男孩子八九岁,因带伞,衣服湿透,覃小津弯身伞撑男孩子身。

  原小先生车做。

  老张自己误覃小津而生一丝愧疚感。

  拿伞车准备接应覃小津,撑伞一抬,道路方却空空如,覃小津小男孩见。

  老张急忙跑,嘴里喊:“小先生!小先生!”

  …………………………………………

  友情提醒:覃姓,念秦音哦。

李子谢谢

注:现实生活中,国内目前是九大古筝流派。小说中的第十大古筝流派:云筝,只是为了小说剧情需要虚拟的古筝流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