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九章 你太可怜我同情心太多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141 2020-03-28 16:17:11

  医院草坪上,覃小津看着白荷。

  她穿着一件洗得褪色的浅色衣裳,上面零星的血渍看起来显得突兀,嘴角和额头的血迹在那张清秀苍白的面容上竟有踏雪寻梅的意境。

  在覃小津注视着她的时候,她不敢抬头看他,视线一直落在草地上,带着一种卑微,还有被人撞见疮疤的羞惭,但她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礼貌,对他说道:“今天,谢谢你,覃先生。”

  覃小津内心无法平静,他叫上常苏到医院是来帮她收拾行李出院的,没想到却是叫常苏来帮她打架的。

  幸好带了常苏,覃小津庆幸地想,否则以自己这弹古筝的纤纤玉手,如何能对付得了那个亡命的男人?

  “常苏已经将他交给警察了,但是以后,你们怎么办呢?”覃小津淡淡的语气透出关心。

  白荷抬起头来,脸上是强装出来的僵硬的笑容,“不会的,今天是个意外,我们已经好几年没有碰到他了,今天就是个意外……”

  鬼知道刘峥嵘是因为什么来到医院,或许他生病了,或者被债主打伤了,如果不是凑巧她也在医院,他们是不会碰到的。

  “有一次意外,就会有第二次意外,今天是意外,明天可能也会是意外……”

  覃小津说的,白荷都知道,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她既不能让刘峥嵘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没有能力带着孩子离开云城,她只能把自己和孩子都交给命运,交给冥冥中的一切早有注定。

  相比刘峥嵘,她才是最大的赌徒,她把自己和孩子的人生放在命运的赌盘上,赌一赌不幸和幸运哪个才是她的八字。多苟延残喘一天,就等于多赌一天,只要不死,赌局就不会结束,赌局不结束,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覃小津说道。

  “谈什么?”白荷压抑不住内心里突然升起的一丝毛躁,每当有人要来和她谈一谈,她就会条件反射地毛躁起来。

  “谈我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谈我为什么会帮他背债?谈我为什么不及早离婚,为什么还要帮他生二胎,为什么离婚了还要帮他养孩子?谈我为什么会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就是眼瞎了,有什么好谈的?”

  白荷越说越激动,因为激动,原本苍白的面色涨红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

  大家能同她谈什么呢?无非就是质疑和指责,质疑她为什么,指责她怎么会,而从不肯去考虑事情已经发生了,谈那些都没有意义了,多谈无非就是多揭她的疮疤,能帮她改变什么吗?什么都不能改变了。

  白荷激动地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豆大的泪珠滚淌在面颊上,咸涩的眼泪刺痛了面颊上的伤痕。

  她伸出手掩面继续痛哭,哭到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手背上有柔软的指尖轻轻触过,她的手被拉了下来,覃小津凝眉看着她,眉宇间的“川”字像刻上去一般深邃。

  突然而来的接触让白荷有些懵,他握着她的手竟然没有放开,不但没有放开,还使劲往他的方向一拉,白荷的身子便向前跌进了他的怀里。

  白荷的脑子在这一刻混沌一片,像倒进去一碗浆糊,耳边是几千只蜜蜂在“嗡嗡嗡”地叫个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开她,眉宇间的“川”字淡淡散去,淡淡的语气说道:“你太可怜了,而我同情心太多了……”

  或许这就叫“天作之合”?

  覃小津说着唇角勾了勾,赫然勾出一个自嘲的笑。

  “我们结婚吧。”他说道。

  白荷抽了抽嘴角:“哈?”

  ……………………………………

  酒店套房的客厅里,向清发出一声尖叫:“常苏!”

  常苏惊跳起来,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而实际上他什么也没做,做错事的是小先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向清处在崩溃的边缘,“小津和一个陌生女人领了结婚证?”

  常苏点了头。

  “那个女人是谁?”向清捧着疼痛欲裂的头。

  “我也不知道啊,向清姐,我们和小先生都是刚回国,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认识一个陌生女人,还和她领了结婚证。”常苏真的委屈死了。

  “那你怎么不拦着他呢?”向清懊恼得想要杀人。

  “我就替小先生送了个男的去警察局,再回到医院时,小先生就已经把两本结婚证摆在我面前了。”常苏觉得自己要是再去趟警察局,回来,覃小津都能把孩子生出来了。

  等等,貌似,孩子已经生出来了,而且一生还生俩。

  向清盯着常苏一脸古怪的神色,问道:“什么警察局,什么男人,什么医院?”

  回国才多久,覃小津瞒着她的秘密可真多。

  常苏抓抓脑袋:“我也不清楚呢,就是小先生让我陪他去一趟医院,我以为是让我陪他看医生的,谁知道是让我去医院见义勇为的。”

  常苏一想到今天在医院打了一架就莫名感到舒爽,他的娃娃脸蒙蔽了世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衣裳底下遮住的是怎样威猛的肌肉。

  向清模模糊糊想起来,那一日覃小津接到个电话就往医院赶,还不让她跟着,原来是病房藏娇。一想到小津采纳了她“契约婚姻”的提议,但结婚的那个人却不是她,她的胸口就像烧着一把火。

  等等,契约婚姻!

  向清胸口里的火顿时熄灭,覃小津和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之间一定是“契约婚姻”。

  常苏还准备献上自己的肩膀让向清捶一顿撒气,却发现向清突然就不气了,收起了刚才的张牙舞爪,恢复了平常事业女强人的才有的标准的笑容。

  “向清姐,你没事吧?”常苏试探道。

  “常苏啊,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常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漂亮女人的脸六月的天哪!

  “准备帮小津庆祝一下。”

  已经假结婚,接下来马上就是假怀孕了吧?蓝花坞的继承权马上就是小津的了,当然要帮他庆祝。

  “无论如何,小先生结婚了,不管和谁,这都是喜事,喜事当然要庆祝。”常苏朴素地理解着,小先生的婚礼,他这个第一助理可有得忙了。

  而向清已经走出门口:“常苏啊,我去忙一下。”

  嗯,小先生的婚礼,第一助理有的忙,经纪人肯定更有的忙。常苏更为朴素地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