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十章 彩票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122 2020-03-29 00:20:33

  租屋,墙角桌案一烛莹。

  房东大妈接覃小津手里钱,絮絮叨叨陪笑脸:“故意停电,吗?马就给送电,煤气屋子点蜡烛,明火,危险,明就给换插电热水器吧。”

  第一次踏进租屋候,屋子里就已经断电,一市井大妈假话必戳破,安静非常耐性听完,方才道:“必,晚就搬,因收拾些东西,所麻烦您电送。”

  男人真轻,长真,声音真听!

  房东大妈内心发一叠连串惊叹,些惋惜向白荷:“租啊?住,怎就租呢?带孩子,搬折腾啊!”

  提孩子,房东大妈眼睛朝白荷身瞄瞄,“咦,孩子呢?”

  房东大妈似乎并关心孩子落,视线又落覃小津身:世怎男人呢?

  “外甥舅,姐姐孩子一长就,又乖巧,喜欢孩子,继续住里吧,停电,,姐姐愁交房租,姐姐一住里话,给介绍对象啊……”

  房东大妈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俨古代媒婆附体。

  正激动处,神情突僵住,但见覃小津手搭白荷肩膀轻轻一用力,白荷身子就往怀里靠。

  一靠让房东大妈瞳仁瞬间张大。

  “阿姨,误,姐弟,夫妻。”波澜兴表情,平静无波语气,却房东大妈心湖里投入一颗炸弹,轰掀巨波。

  “啊?”房东大妈瞪亲密靠一人,惊巴脱掉。

  “阿姨,间早,早点回休息。”覃小津觉自己再逐客令,房东大妈眼珠子就算当场飞,屋子里昏倒。

  房东大妈飞似屋子里逃,白荷挣脱覃小津手,与保持距离,道:“吓。”

  覃小津意:“事实。”

  已经领结婚证,夫妻,难道姐弟?

  “事实,‘契约婚姻’而已。”白荷笑道。

  就,电送,屋子里灯亮。

  突如而亮光刺白荷,让本眯眼睛,而眼光线突又暗,白荷抬眼见白皙修长手,额撑一道屋檐……

  间仿佛凝固,连呼吸静止。

  知久,白荷艰难开口:“离婚协议书哪里?现理智候,赶紧拿给签。”

  领完结婚证就签离婚协议书,“契约婚姻”流程,之间约定。

  撑额修长而白皙手拿开,快便拿份离婚协议书递跟。

  白荷接,走桌边,将离婚协议书摊平桌,正签字,男方签名处怔怔,“签字啊?”

  “难道担心反悔?”

  淡淡声音分明含讥笑语气。

  白荷自嘲撇撇嘴,,难道担心五,赖肯办理离婚手续?

  “放心,自知之明,做种白日梦。”白荷将签字离婚协议书重新递覃小津跟。

  覃小津接,道:“使浑身解数啊,现就意外一张彩票,难道愿意小心珍藏兑奖一,而一开始就做彩票扔掉打算?自暴自弃啊。”

  白荷心里翻白眼,指指覃小津手离婚协议书:“漂亮姐姐提醒,小心珍藏份离婚协议书五今,小心弄丢,签第二次名字,毕竟就,意外一张彩票,难道愿意小心珍藏兑奖一,而一开始就做彩票扔掉打算?又傻子!”

  见覃小津白皙面孔泛尴尬红色,白荷越发意笑道:“弄丢,辈子遇第二吗?但辈子遇第二,辈子辈子辈子,加辈子辈子辈子,总之往数一百辈子,往数一百辈子,遇第二。”

  “心目,吗?”覃小津脸分明更红,语气听却欠揍。

  调侃,优越感调侃。行,捧,反正一段维持五契约,干嘛劳神费力拍马屁?明明求。

  白荷转念又一,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让膨胀,膨胀一定程度自己就炸。

  “啊,就呀,但辈子遇第二,就辈子辈子辈子,加辈子辈子辈子,总之往数一百辈子,往数一百辈子,遇第二……谭小津。”

  覃小津脸由红色转成黑色:“叫覃小津,姓念秦,念谭。”

  轮白荷尴尬。

  之听孩子一直喊“覃叔叔”,名字叫“秦小津”,今一办结婚证,见名字叫“覃小津”,于秀才读字半边。

  “读书少,姓太少,”白荷坚持道,“姓太生僻,至少活三十岁,第一次见姓‘覃’人。”

  “接见姓‘覃’人。”覃小津就墙角台古筝装进琴袋子里,先,租屋里东西什带走,但古筝平板电脑带走。

  白色长风衣男人忙碌身影,白荷心里腹诽:什意思?带见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