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十一章 彩虹屁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130 2020-03-29 11:58:10

  酒店套间里,常苏狼吞虎咽孩子,神情古怪。

  “久吃饭?”常苏忍住道。

  孩子手一顿,停吃饭。无辜睛瞪常苏,令常苏觉自己打断吃饭一件罪。

  “别意思……”常苏尴尬笑,“继续吃啊,吃啊。”

  “吃相难因确实饿。”哥哥老老实实解释。

  “哥哥原因一,”妹妹忽闪一圆圆睛,“因一辈子吃吃……叫饭?”

  “咖喱饭。”常苏猛丁被夸,意外。夸饭吃,就夸厨艺吗?盯嘴巴沾黄色咖喱小姑娘,心情怪异,一辈子才五岁而。

  “今第一次吃咖喱饭,之所觉吃最吃咖喱饭,因比吧。就,如果见覃叔叔之就见常叔叔,觉世界最叔叔。”

  妹妹一本胡八道子常苏逗乐:所世界其叔叔火星吗?

  “呢?”常苏并觉受伤害,小先生全世界第一帅话,至少全世界第二帅。

  “,觉世界第一帅。”

  常苏受宠若惊:“怎变世界第一?”

  “觉做饭叔叔里面长最,外做饭叔叔吧?全世界做饭叔叔,所世界做饭叔叔里面长最。”

  妹妹彩虹屁让常苏心笑。觉全世界做饭叔叔里面最肤浅,居一五岁小姑娘话相信冲。

  “明做咖喱饭吗?”妹妹歪,皱眉噘嘴,一丝真无邪,又一丝矫情。

  “,喜欢。”常苏鬼使神差伸手摸摸妹妹脑袋,就冲刚才彩虹屁,非做。

  “明做咖喱饭呢?”妹妹又道。

  “午吧。”常苏答。

  “刚才答案收,明午再告诉,咖喱饭一辈子吃最吃咖喱饭。”

  常苏哭笑:刚刚题啊。

  常苏洗碗走厨房,就小孩子站墙角竖台古筝瞻仰。

  “千万别。”常苏疾步走,疏忽,覃小津日本拍一台价值一百万古筝,小先生今试音,及收。

  “。”哥哥老老实实解释,常苏火急火燎子让感一丝歉疚。

  “。”妹妹却道。

  常苏惊:“哪儿?”

  将古筝脚一遍,睛敢眨一,心里小孩子顽皮,古筝弄脏弄坏就糟糕。

  “哪儿。”

  妹妹话让常苏差昏,激哀嚎:“小先生古筝,怎礼貌……”

  “睛。”妹妹忽闪一圆圆大睛。

  常苏扭曲表情突被按暂停键:孩子妖精变吧?

  “常叔叔别怕,,应该坏吧。”哥哥老老实实安抚。

  常苏嘴角一抽:就算价值一百万,几肯定坏。

  就,门,覃小津白荷走,一手里提古筝袋子,一手里抱平板电脑。

  孩子欢呼扑:“——”

  覃小津面孔微见白白,“”,再生里称谓。

  常苏走,接覃小津手里古筝袋子,靠墙壁,就听妹妹身一吼:“别!”

  常苏背一僵。

  妹妹走,道:“哥哥古筝,怎礼貌?”

  常苏:“……”台词熟。

  “刘浪花,小孩子大人话。”白荷走将古筝靠墙角,常苏道歉,“啊,平常除哥哥,怎见外人,太礼貌,包涵。”

  常苏白荷,觉如沐春风,脑子里一念:清姐温柔话!

  清姐一火话,女人就一湖水;清姐一朵牡丹花话,女人就空谷幽兰;清姐金箍棒话,女人就绣花针,一定海大闹宫,一却编织五彩斑斓锦绣江山……

  常苏胡思乱,覃小津白荷叫里间:“一。”

  常苏扇关卧室门愣愣:原小先生喜欢类型清姐反面,怪清姐十心血别人做嫁衣裳。

  门内,白荷张豪华大床,抱紧怀平板:吧,契约里写明项务啊!

  覃小津视线落白色小平板,道:“紧张,因里面照片?”

  白荷一反应:“哈?”

  “皇帝新装一种?”

  白荷覃小津表情面孔顿凌乱:覃小津啊!

  白荷将平板放桌,道:“先申明,身材,,实就,别指望意外收获,站就数字‘1’,躺就汉字‘一’,嫌弃,反嫌弃,毕竟脸,其方见。”

  覃小津:“……”女人胡?

  顺白荷视线,覃小津见张豪华大床,顿意。

  当人?

  “!”覃小津皱眉,脸瞬间就结一层寒霜。

  白荷二话就门:又自己,请呀!

  手刚放门,就听见覃小津音身传:“!”

  “覃先生,表演‘召之即挥之即’吗?”白荷笑容掬道。

  契约乙方,资格生气。甲方倒生气。

  “刚才女儿名字叫错。”甲方生气原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