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一章 因为夜宵引发的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200 2020-04-06 21:23:11

  “在覃先生的认知里,一个女人深夜等一个男人大驾光临,就是穿这么严实的?”白荷笑语晏晏。

  这个女人和柔温顺的话实际是在嘲笑他没有见识过女人吧?

  她嘲笑对了!他就是没有见识过!

  覃小津黑着脸走向沙发,走过去的时候,脑子里把有生之年见识过的女人都过了一遍:除了姑姑,就是向清!一个是至亲,一个是好兄弟,哪个会像这女人这般不正经?

  覃小津往沙发上一坐,抬起头看了白荷一眼:额,她从头到脚包裹严实,到底哪里不正经了?

  对了,是脑子!这女人的脑子很不正经,一定不能被她清纯无辜的外表给欺骗了。

  “我饿了!”覃小津说道。

  “哦,常苏睡觉前给你做好了夜宵,放着保温呢。”

  “我不喜欢吃保温的,我喜欢吃新鲜的。”

  白荷看着一本正经的年轻男人,耐心地解释道:“都是新鲜的,食材全是新鲜的,常苏做的时候,我和覃浪、覃浪花都站在厨房里看的,绝对可以替常苏作证。覃先生你放心吃吧,没有不新鲜的食材,你吃了绝对不会吃坏肚子,不过食物太新鲜,吃了以后也是可能腹泻的,如果是因为太新鲜导致腹泻的话,这可怪不了常苏,只能归咎于覃先生的体质。”

  白荷说着,往覃小津身上投去漫不经心一瞥。

  随着这漫不经心一瞥,覃小津本能坐正了身子,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女人刚才在脑子里想什么,她一定觉得他纤瘦的身板没有几两肉,他可是跟着常苏锻炼过的,身上有肌肉的!

  然而,这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

  这样一想,覃小津莫名暗爽,唇角勾起一个只有自己才能察觉的笑容。

  “白小姐,你误会了,我是说我喜欢吃现做的食物。”

  覃小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抹倨傲,仿佛白荷不能一次就洞悉他的言意,能显出他的高明似的。

  白荷皱眉,不解道:“常苏做了你这么长时间的生活助理,怎么会连你这个习惯都不知道呢?”

  那是因为这个习惯是我刚刚才养成的。

  覃小津刚在心里又得意了一把,就见白荷往他的房门口走去,他立即喊住她:“你干嘛去我的房间?”

  白荷回身,一脸为难:“你今晚要睡自己的房间?你怎么不早说呢?常苏已经睡下了。”

  “既然常苏睡在里面,你去那个房间干什么?”覃小津的语气是淡淡的,眉头却是皱的,昭示着他内心的不满。

  “去把常苏叫醒啊,”白荷的笑容明媚灿烂,就像五月的阳光,“叫常苏给覃先生现做一份夜宵,至于保温的那份夜宵,我们和常苏明天早上当早餐吃好了,常苏起先烹饪的时候,我们看得都要流口水了,常苏的厨艺简直一绝。”

  白荷说话间,覃小津能感觉她似乎现在就要流出口水来。

  “不需要叫醒常苏。”覃小津认真而严肃的表情。

  白荷点点头,说道:“那覃先生是要自己给自己现做一份夜宵?如果是这样,我就先回房了。”

  “为什么?”覃小津不明白。

  “都说术业有专攻,覃先生的手是用来弹古筝的,烹饪肯定不如常苏,我已经看过常苏做菜了,我觉得其他人做菜已经很难入我的眼了。”

  白荷说着摇了摇头,撇了撇嘴,径自朝自己的房门走去。

  “我没打算自己现做。”

  身后传来覃小津的声音,白荷站住,回过头“哦”了一声,“覃先生是不打算吃了是吧?也可以,都这么晚了,还吃夜宵,万一消化不良,以覃先生的体质……”

  白荷说着又瞥了眼覃小津的小身板。

  覃小津再也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白荷跟前来,郑重说道:“我体质很好的,就算是你做的饭菜,我吃了也不会腹泻。”

  白荷:“……”这话听着好别扭,什么叫“就算是”?她做的饭菜怎么了?谁吃了也不会腹泻啊!如果眼前的人吃了她做的饭菜导致腹泻的话,也只能是眼前人自身的问题啊!

  “覃先生,如果您吃了我做的饭菜导致腹泻的话,那只能是你体质的问题。”白荷着重申明。

  这个女人好烦哪!

  “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你先去把夜宵做出来,等我吃下去,自然见分晓。”覃小津说着不由分说就把白荷塞进了厨房。

  站在厨房内的白荷愣了三秒钟后回过神来,她走到厨房门口,倚在厨房的门上,看着客厅里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的男人,问道:“覃先生,我为什么要给你做夜宵?”

  覃小津放下杂志,从衣兜里掏出那两本结婚证,往茶几上一掷。

  还好为了向弓翊证明他真的结婚了,随身带着这两本结婚证,此刻的场景甩出来,真是非常棒的道具。

  不用他多费口舌了吧,结婚证说话。

  “覃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给你做夜宵?”白荷此刻觉得覃小津虽然有一张好看的脸,但似乎脑子不太好使,她问他夜宵的问题,他甩结婚证干嘛啊?

  覃小津此刻也是这么想的,虽然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但似乎脑子不太好使,他都甩出结婚证了,还需要他解释吗?

  “覃先生?覃先生……”

  白荷用各种声调呼唤了一遍覃小津后,覃小津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因为他发现这女人唤他的时候,已经从一开始的彬彬有礼,到后来变成娇嗔。再听下去,他怕自己应付不了自己产生的莫名其妙的心情激荡的感觉。

  此刻,覃小津终于深切体会:男人最怕女人撒娇了。

  “白小姐,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就是合法的夫妻,至少这五年内,我们是有契约的,既然是契约就要遵守契约的规则,这五年内,你是我的妻子,你就应该履行好妻子的义务不是吗?”

  覃小津正严谨说着,忽然发现白荷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她低垂了眼睑,说道:“覃先生,原来你说的夜宵是这个意思啊?”

  覃小津:“……”

  咬了咬自己的唇,覃小津说道:“白小姐,你误会了,我是真的想吃夜宵!”

  “你要是真的想吃夜宵,我应该也是……愿意的吧,毕竟覃先生的外表是大部分女人都喜欢的类型吧!”白荷说着,右手拇指的指甲尖抠起了左手拇指的指甲盖。

  覃小津抚着胸口,他发现此刻胸口好闷!

  “白小姐,你去帮我把常苏保温的夜宵端过来吧!”

  覃小津说着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他被气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