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二章 神奇的呼噜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552 2020-04-06 23:28:25

  坐饭桌旁,对面默默吃夜宵男人,白荷眼睛里忍住泛秋波。

  男人之所让人动心,就于连细节无懈击。

  穿白衬衫覃小津吃夜宵吃弹古筝份儿优雅。

  白荷眼人一举手一投足,心里一花痴声音:帅!

  覃小津就抬,白荷急忙伸手挡嘴角,幸及手,口水就流。

  “馋成?”覃小津眉微微皱。

  覃小津,已经流口水,用手擦。

  馋。白荷心里翻白眼。

  面,却道:“常苏道芝士焗豆腐就算保温,亦失精致,而且食材简单,用一块嫩豆腐,一片芝士,一勺生抽,少许木鱼花海苔。做法简单,嫩豆腐切成方方正正形状,淋一勺酱油,再放一片芝士,烤箱预热180℃,放进烤七十分钟,取撒一点点木鱼花海苔碎就。”

  白荷见证常苏化腐朽神奇程,低成本食材居做外观堪比米其林餐厅菜品,心里对常苏佩服五体投形容。

  虽辈子吃米其林餐厅菜,米其林餐厅,但管,常苏芝士焗豆腐,雪白豆腐、金黄芝士,粉红木鱼花、翠绿海苔,高颜值除传当米其林,知道什媲美。

  何况,觉米其林大厨常苏颜值。

  “听,做菜,”覃小津放手汤匙,正视对面女人,带一丝欣慰道,“夜宵就交给做吧,搬蓝花坞,定常苏身边,而。”

  “?什?”白荷发现,男人一开口,给人感观就美妙。

  “因结婚证啊。”

  “所呢?”

  “妻子,至少五内,作一名妻子做饭给自己丈夫吃,而丈夫愿意吃喜欢吃,应该一件幸福事。”覃小津道。

  白荷些懵:明明自话,什深情味道?

  覃小津此心里却闪一丝黯。

  当母亲蓝花坞知做少顿夜宵等覃山海吃,覃山海一口愿意吃,甚至,母亲蓝花坞每一夜晚,踏足蓝花坞。

  如果覃山海候愿意吃一口母亲做夜宵,哪怕就一口,母亲幸福吧?

  覃小津眼底黯,白荷并未注意。

  思议道:“覃先生,海外生活十吗?怎脑子里传统糟粕?什代,做饭女人单方面义务?男女平等,推卸一半义务,总之吃夜宵话,一星期里,给做三半夜宵。”

  “三半?”覃小津又皱眉。

  “,单周话做三做四,双周话做四做三,反。当,轮做夜宵候,选择吃。”

  白荷摊手,已经最大契约精神。

  覃小津心里打定意:轮做候,让常苏代劳啊!

  “成吧。今晚就当做做夜宵,所洗碗。”

  覃小津,撇白荷径自进白荷房间。

  今晚又打铺。

  白荷苦逼站收拾碗筷,等洗完碗走回房间候,发现房门已经锁。

  “喂,覃小津,分!”白荷些生气。

  门内传覃小津声音:“今晚睡沙发吧,打铺太凉。”

  赶房间考虑?

  白荷愤愤回,见沙发知何已经放一床被褥。

  白荷接受睡沙发。

  哪里睡?

  知什候开始,常苏呼噜声就房间里源源断传,原“鼾声如雷”并夸张,什先陪覃小津客厅里吃夜宵候却听呢?

  白荷辗转一阵,决定叫醒常苏。

  打呼噜因睡姿当导致。

  白荷敲门,门内除鼾声,自反应。

  白荷手放门手一转,门居开:孩子睡觉居锁门。

  白荷走进,伸手按亮房间里灯,光线并刺眼,常苏歪脑袋继续酣睡,继续鼾声如雷。

  白荷走床边伸手扶住常苏脑袋,脑袋放正,双手才刚放侧,常苏就醒。

  睁眼就一张女人面孔贴近,常苏吓一大跳:“白……白小姐……”

  常苏惊骇坐身,伸手拉紧自己睡衣领口,警惕盯白荷。

  白荷:“……”

  当作采花大盗吧?歹现结婚证人,点契约精神。

  白荷床边站直,道:“常苏,别误,就打雷声音太大……”

  常苏屈辱表情:又雷公,打什雷?

  白荷意识自己口误,羞耻改口:“就打鼾声音太打雷……”

  常苏更加屈辱。

  十分钟,白荷舒服躺覃小津房间大床,而常苏睡沙发。

  坚决让女士睡沙发,常苏作换床决定,终于洗刷内心屈辱感。

  助人乐,果使人找回自信,所施比舍更快乐,真。

  听客厅外世界太平,白荷感一丝神奇,关床灯幸福睡。

  覃小津却床醒:怎回事?昨晚房间睡听见常苏鼾声,今晚鼾声怎响呢?吵醒沙发女人吧?

  覃小津眼左右边酣睡孩子,蹑手蹑脚身。

  小大一人睡一张床,终于发现人一躺一张床感觉如此踏实,尤其左右各躺一人,躺间人太安全感,再怕鬼!

  覃小津走客厅傻眼,沙发人竟常苏。

  沙发站一虎视眈眈目光似箭人,常苏第六感熟睡叫醒。

  “小……小先生……”常苏腾沙发坐。

  今晚怎回事?什老睡睡,床边就站一人?

  “小先生,被鼾声吵醒?”常苏覃小津极度气恼眼神里,战兢兢问道。

  挺自知之明!

  覃小津心里冷哼一句,嘴问道:“底什候开始睡觉打鼾?”

  小先生生气,果严重!常苏瑟瑟发抖。

  “因……认床!”常苏跳沙发,飞似逃进原属于房间。

  覃小津:“……”

  于,今晚沙发特别荣幸接待第三位贵客:覃小津先生。

  覃小津辗转反侧许久,容易睡意,眼皮合,常苏鼾声竟就响。

  呵,打鼾因认床呢?

  覃小津愤而身敲常苏房门,打算深受其害孩子解救。

  而,门肯定敲开。

  跟门手较一段间劲选择放弃。

  重新回沙发躺,深受常苏鼾声滋扰,终于,覃小津忍无忍,一骨碌身开另外一房间房门。

  手刚放门手,门竟就自己开。

  女人,睡觉居关房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