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三章 向家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057 2020-04-07 21:07:41

  向。

  向刚刚睡醒,打哈欠卧房走。

  闻空气里一股油泼辣子香气,便循香气走饭厅。

  但见餐桌已经摆早餐,高金娴端一碗Biángbiáng面厨房走。

  向睡意顿一扫而光。

  “金娴,今早,就给做biangbiang面啊?太贴心,就知道一口辣。”

  面碗里,红红辣椒油泼面条,面条由麦子磨成面粉水通手工拉成长宽厚形状。

  除辣椒油,拌入酱油、醋等其调味料。

  配几片湛清碧绿油菜叶子及精心制作浇,最面刚浇一勺油散发刺啦啦滚沸热气。

  光闻香气,向忍住吞吞口水。

  “一根断,一碗三根,金娴手艺长久用,荒废吧?”

  向一之位置坐,并拿筷子,等高金娴碗biangbiang面给端,而——

  向眼睁睁高金娴碗biangbiang面放向清吃饭坐位置,并向楼方向喊:“向清,最爱biangbiang面,妈给做!”

  向:“……”白感动一场。

  高金娴餐桌旁坐,抬便见向凌乱表情。

  解释道:“覃边马就办婚礼,给向清做点爱吃,转移转移注意力。”

  向明白,什困难美食解决。

  “向清爱吃biangbiang面,随啊!”向语气听颇辛酸,“就顺手事,就再做一碗分尝尝,拉三根拉,拉六根拉吗?人久吃手艺。”

  当初结婚候,人约定一人对方一美食。

  逢节或者重日子,对方做道美食,算一种仪式感。

  向爱吃biangbiang面,高金娴便云城最名做面人专门请里教授biangbiang面做法,一大闺秀愣因爱,花几月功夫碗biangbiang面。

  而向高金娴则一道饭甜点:桂花糕。

  糯米、桂花、蜂蜜原料制成桂花糕让爱吃甜食高金娴念念忘,轻咬一口满嘴花香,又丈夫亲手所做,别提幸福。

  而自次覃山海赶巧向做客,尝一口向做桂花糕,此向桂花糕就专覃山海一人制作。

  “仿佛几百之久吃向大老板做桂花糕。”高金娴表情非常爽。

  “让做吗?”向委屈,“桂花糕让做,现怎反责怪给做呢?biangbiang面让做吗?却自己给做,……性质一吗?”

  向激动处,舌差点打结。

  “什让做桂花糕?因每次做桂花糕,山海就门,每次做桂花糕,山海就门……桂花糕明明才,什就专门做给覃山海吃?”

  高金娴,扁嘴。

  比委屈,何尝一肚子委屈?

  向抓抓脑袋,尴尬道:“凑巧吗?”

  “一次凑巧次凑巧,一百次凑巧,凑巧凑巧吗?怀疑预谋!”

  “冤枉!”眼就差一面鼓,否则向立马就擂鼓鸣冤。

  “一定预谋!”高金娴却越发笃定,“一定每次做桂花糕给覃山海打电话通风报信,覃山海一大老爷儿爱吃甜食,话吗?”

  高金娴咬牙切齿,自己吃久违桂花糕。

  向急耐,自己知道如何自证清白。

  人正急,就听向清发满足声音:“爸,妈,事先一趟,继续。”

  向高金娴抬,但见向清饭桌旁站,面碗biangbiang面已经碗底朝。

  什候吃面?外洋鬼子打十交道,神鬼功夫盖。

  高金娴些懵。

  向则碗壁沾辣子油空碗恨咬碎刚镶一颗金牙。

  向清一路自己风风火火性格因辣子油吃太,食欲被满足整人心情爽利,昨晚覃小津马就举行婚礼,被窝里流几滴心酸泪。

  难假。

  夜深人静,一人闲,失挚爱焦虑感觉。

  五,就一段五契约而已。

  点子,桑教授里启发之向提建议,采纳。

  而对建议一向言听计。

  及此,向清心情又。

  站覃小津酒店套房房门外,深吸一口气,又变回兵将挡水土掩事业女性,赚钱件事,与男人一较高低向大经纪人。

  用卡刷开房门,向清走进,咦,床呢。

  让向清高兴,日已经爬老高,一堆大大小小睡懒觉。

  向清盯左手边房门,露妒忌目光。

  一次就撞见小津姓白女人一现扇门内,又怎?

  最解小津。

  小津近女色,就连公认大美女眼性别,何况离婚带孩子,已经三十岁女人?

  虽心里充满对白荷鄙夷,但扇门向清眼充满威慑力,让敢靠近。

  于走向另外一扇门:先常苏叫醒吧!

  门顺利被推开,向清走进房间,嘴里叫:“常苏……”便顿住。

  床常苏,覃小津白荷,人相拥而卧。

  向清血蹭蹭蹭就往脑门涌,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低吼一声:“覃小津——”

  随一声吼,床人醒,睁开眼睛见彼此贴鼻面孔,发一声比向清惨烈尖叫,随刺耳尖叫声,人滚床。

  向清傻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