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六章 恨嫁的金家姐妹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280 2020-04-09 00:33:15

  “金胜英,那可是我唯一的男学生,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金静同她姐姐说话的时候,圆脸上嘴角夸张地撇着,伶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陌生人看见她,打死也想不到她是弹古筝的,她和人们印象中弹古筝的女子温柔如水优雅似仙女的形象八竿子打不着边。

  乍一看,就觉得她是个演喜剧的,每一个神情都充满喜感。

  金静的姐姐金胜英,虽然比金静大了几岁,可是通常情况下却都被金静管着,她说一句话,金静都能怼她十句。

  久而久之,在这家“金耳朵”古筝琴行里,筝童家长们对姐妹俩形成的刻板印象就是:姐姐金胜英敦厚老实,且有些懦弱;妹妹金静聪明能干,风风火火,但又太过强势。

  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这家“金耳朵”古筝琴行是由妹妹金静做主的,姐姐金胜英就是给妹妹打工的。

  身为老板的金静对员工金胜英恨铁不成钢,无论是金胜英的古筝教学水平,还是她与家长的相处,金静常都操碎了心,然而所有的关心在张开嘴的那一刻全变成指责。

  金静对金胜英的指手画脚与斥责已经叫人习以为常,在这家自家开的古筝琴行里,姐妹俩的地位本来就是不对等的,然而有一件事却让金胜英在金静跟前寻到了平等地位:那就是终身大事!

  关于当剩女,金胜英比金静资深了好几年。

  关于恨嫁,姐妹俩是谁也不让谁。

  所以,此刻听见金静的抱怨,金胜英没有退怯,而是说道:“男学生而已,又不是男朋友,走了就走了呗。”

  “金胜英,你教了这么多年古筝收到过一个男学生没?”金静反问。

  金胜英一脸怂样:她连女学生都留不住,如果不是金静,这家古筝琴行的学生早就跑光了。

  这也是金静教训她的本钱。

  见金胜英识相地闭嘴,金静伶俐的眼睛翻出一个白眼,带着矫情和自负,说道:“我古筝教得那么好,我的古筝教学水平就和那些古筝大师是一个水准的,我教了这么多年古筝,才收到这么一个男学生,从幼儿园就开始跟我学古筝了,我教了他三年,就算是一只小猫小狗教了三年那也是有感情的咯,突然就失踪了,我心里能不难过?虽然我每年赚很多钱,但我也是个重感情的人咯!”

  金胜英小声道:“我觉得你这么重感情主要是因为没有男朋友。如果你有男朋友,你对你的男学生就不会这么有感情。”

  扎心了。

  金静瞪着金胜英想要发作,但忍住了。

  在男朋友这个话题上,她和金胜英是平等的。

  “金胜英,你说我这个男学生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你说,他家困难,我就不收他的学费,他家困难,我就把我的钱借给他家,为什么他不但不学古筝了,连学都不去上了?我去他学校找过他,他这学期开学到现在压根儿就没去过学校。”

  金静说着,整个人倒进金胜英怀里,苦闷的情绪爬了满脸。

  一向强势的妹妹也有这样依赖她的时候,这让金胜英心里非常感动。

  她伸出手抱住金静,拍着她的头,安慰道:“他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没去学校的话,一定是被家长带走咯!说不定就是为了逃避你的债务,所以躲起来了。”

  金胜英的猜测让金静一下来了精神:“这么说,我应该去街上贴一些告示,告诉他们,我找他们不是为了追债,而是希望他不要断了古筝课,业精于勤荒于嬉,贵在坚持,千万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都这么久没有来上古筝课了,我以前教他的,早就还给我了吧……”

  金胜英:“……”

  对男朋友的执念,她们是一样的;对男学生的执念,她和金静比起来自叹弗如。

  ……………………………………

  酒店顶层阳台。

  白荷摸着那把古筝爱不释手,这哪里是摸着一台琴,分明是摸着一叠钱啊!

  “其实,我可以把这台古筝送给你。”覃小津说道。

  白荷不贪小便宜,但此刻还是从眼睛里冒出了星星。

  这台古筝价值好几万,可不是小便宜。

  “不过有个条件。”

  覃小津的话令白荷嘴角一抽:她就知道他不是盏省油的灯。

  不过,白荷还是抑制不住内心里的渴望,问道:“什么条件?”

  “写一百遍我的名字。”覃小津面无表情看着白荷。

  和覃小津波澜不兴的面孔形成对比的,是白荷精彩的内心活动。

  “向小姐居然会觉得覃小津有名,名气嘛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

  “作为一名资深的筝童家长,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古筝界还有一个叫覃小津的古筝演奏家!”

  “连我都没有听过,全国人民就更不知道他是哪根葱了!”

  那些在向清跟前大放过的厥词此刻又在她的耳边回响了一遍,白荷觉得尴尬极了。

  覃小津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不满,他甚至唇角勾出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灿烂的笑容来。

  “写一百遍‘覃小津’的名字,白小姐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覃小津说这句话时欠揍的表情已经在白荷跟前晃了一整天了,每次跳出来,白荷都用手中的笔去戳空气中那张欠揍的脸,戳了不下一千次,终于,一百个“覃小津”的名字跃然纸上。

  白荷捧着那一叠写满“覃小津”大名的稿纸从饭桌上站起来,走向覃小津的房间。

  “覃先生,我写完了,可以交作业了。”白荷在门外说道。

  “进来。”覃小津的声音淡淡地从房内传出来。

  白荷推门而入,将那叠稿纸呈过去,笑容可掬说道:“覃先生,我写好了。”

  覃小津接过去看了一眼,就丢在一边:“我不满意,重写。”

  这种刁难人的套路,白荷觉得已经是用烂了的老梗了。

  她也不生气,依旧笑容灿烂,说道:“覃先生,你只说写一百遍你的名字,并没有说一定要让你满意啊。”

  “你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过这句话吗?”

  覃小津一本正经耍无赖的样子让白荷骂了句:“无耻!”

  “白小姐就这么小瞧‘无耻’两个字?真正的无耻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覃小津说着上前一步,伸手托住白荷的腰,就要低下头来。

  顶层阳台上伴着月季花香的一吻封缄还令她心有余悸。

  吻一次就缺氧,再吻一次岂不要窒息?

  在覃小津的唇凑下来之前,白荷及时伸手挡住了他,嘴里嚷道:“无耻啊!”

  随着白荷一声喊,覃家别墅婚礼现场的嘉宾们全都愣住了:但见新人行礼的舞台上,穿着一袭曼妙婚纱的新娘正伸手挡着新郎,阻止了他就要落下来的吻。

  一旁,正在走流程的婚礼司仪莫名有些尴尬——

李子谢谢

终于在结尾结上婚了,这种场景切换,我也是灵机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