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八章 婚礼(二)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267 2020-04-10 00:07:00

  白荷感受着来自覃小津手上的力道,看着他眼里露出的一丝警告,忍不住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他在想什么?她都多大的人了,难道还会矫情?这几天她不过是跟他演了一出“欲迎还拒”。

  白荷俨然能听见自己内心那个魔幻的笑声,然而面上却只是浅浅淡淡一个微风拂面的笑容。

  这个笑容不由让覃小津看得有些怔了:今夜的白荷似乎比往日美得有些过分了——

  韩式唯美新娘妆与白荷的气质完美契合,自然的唇色,庄重典雅的淡妆,弯月淡眉,轻扫腮红,简单的盘发上一条雪白长纱搭配一顶珍珠皇冠,竟将白荷烘托得无比优雅脱俗。

  他看着眼前的这份美不知不觉就陷落其中……

  当那道修长的黑与那道优雅的白被一个吻搭成一道美妙的弧线,舞台上光影炫目,仿佛有无数道彩虹烘托着那黑与白的人间底色。

  掌声、笑声、欢呼声……人们纷纷掏出手机记录那唯美的画面,摄影师、媒体记者的镁光灯更是闪个不停。

  站在舞台一侧的覃浪花不由看得呆了,脸上是傻傻的笑容。

  覃浪伸出手遮在了妹妹的眼睛上:这种画面小孩子不宜观看,他的眼睛却看得目不转睛。

  覃浪的手很快被覃浪花扒拉开,她继续神往看向亲吻的两人,嘴巴比原来咧得更开了……

  台下,在一张张欢呼的笑脸中,覃湖一边鼓掌,一边和旁边的桑教授交换了一个含笑的眼神,继而转过头,视线越过覃山海,与坐在另一边同样鼓掌的弓翊交换了一个热情含笑的眼神。

  覃山海:“……”

  姐姐为什么不也看他一眼?其实此刻他也有点开心呢!但是他的笑绝对不会是发自内心的,而只是被周围欢笑的人群给传染了。嗯,有科学表明,笑是可以传染的!

  在所有的笑脸中,有一张想哭的脸就显得特别突出了。

  和旁边笑得欢畅的向前高金娴夫妇比起来,向清严肃的面孔就充满了浓郁的忧伤。

  但在父母投过来的关心的目光里,向清立马挤出笑脸,跟着大家一起鼓掌,只不过这掌鼓得有些意兴阑珊而已。

  ………………………………

  演奏盛会无缝对接婚礼。

  白荷换好晚宴礼服回到婚礼现场时,覃小津正和覃山海、覃湖一起在台上演奏云筝代表曲目。

  这首曲子是覃川老先生生前创作,其间蕴含了云筝极具特色的演奏技法和旋律特点。

  覃湖坐在舞台中央,一边是弟弟覃山海,一边是亲手抚养的侄子覃小津,三人合奏,珠联璧合,给现场观众带来了十分震撼的视听盛宴。

  白荷找到坐在观众席前排的覃浪和覃浪花,刚一坐下,覃浪花就从位置上溜下来,想要坐到她怀里。

  覃浪提醒道:“浪花,你坐在妈妈怀里,会把妈妈的礼服弄皱。”

  覃浪花爽快笑道:“那好吧,我还是坐哥哥怀里吧。”

  覃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当覃浪花爬上覃浪膝头时,覃浪明显露出负荷不了的表情:妹妹似乎又重了!

  白荷正微笑看着两个孩子,就听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弟妹也是古筝演奏家?”

  白荷回头,见是一个比覃小津略长的年轻男人,虽然不是覃小津那种俊秀玉面,却也温厚含蓄,让人看一眼便很舒服的气质。

  “你是……”白荷问道。

  “我叫弓翊,是小津的好朋友。”

  “哦,没听小津提过。”白荷如实说道。

  弓翊怔了怔,继而笑道:“我也是初次见到弟妹。”

  覃小津一直将这位新娘子藏到婚礼上才让他见到庐山真面目,总让弓翊有些不好的猜测:不是这位新娘子太拿不出手,就是怕他不小心惦记,如今看来是后一种了。

  也对,小津看上的人怎么可能拿不出手呢?

  “弓先生叫我白荷就可以了。”白荷礼貌说道。

  在别人眼中,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在她,却是契约婚姻里必走的流程罢了。她是知情人,自然知道自己当不起这声“弟妹”。

  “小津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我还是叫你弟妹好了,”弓翊也是谦谦君子,彬彬有礼,“弟妹也是古筝演奏家吗?”

  弓翊想着小津毕竟在海外发展了十年,海外不乏从国内走出去的民乐演奏家,只不过不在国内筝坛享有盛名罢了。与小津走入婚姻的女人,必定也是一个弹古筝的,琴瑟和鸣,夫唱妇随,方能成就一段“筝坛伉俪”的佳话。

  然而,白荷却笑着说道:“我不是古筝演奏家,我压根儿就不会弹古筝。”

  她这辈子在认识覃小津之前,对古筝的认知仅限于儿子覃浪那台廉价的杂牌古筝。

  弓翊颇为意外:“不知道弟妹从事什么职业?”

  “我是个坐家,毕业于家里蹲大学。”白荷斯文有礼的笑容一下子就迷惑了弓翊。

  “哦,弟妹是个作家,”弓翊差点要拱手说出“失敬”两个字,“家里蹲大学是位于哪个国家?”

  “中国。弓先生,我还有事,先告辞了。”白荷说完就赶紧站起身来,她觉得弓翊疑惑的神情充满无辜,让她心里生出一丝罪恶感。

  家里蹲大学位于中国哪个省市?怎么从来没听过呢?

  弓翊的脑子一时短路了。

  弓翊看着白荷和两个小孩子交代了些什么就离开了,红裙的背影像一株移动的美人蕉。

  “两个小朋友认识新娘子?”弓翊对这个神秘的新娘子实在有些好奇,忍不住向两个花童打听起来。

  “当然认识,她是我妈妈。”覃浪花笑着说道,圆圆的大眼睛透着水汪汪的目光。

  “你妈妈?”弓翊吃惊了。

  “也是我妈妈。”覃浪补充道。

  弓翊凌乱了。

  “你们几岁了?”弓翊又问道。

  “我九岁了。”

  “我五岁,比哥哥小四岁,四用英语说就是‘four’,叔叔你知道吗?”

  不放过任何机会显摆自己的知识储备,是覃浪花的一大癖好。看,简短一句话,她已经展现了自己的数学以及英语技能。

  弓翊此刻在内心飞快计算着:

  覃小津出国的时候是十九岁,出国十年就有了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五岁,也就是他出国第二年就遇到了这位新娘子。不对,应该是出国第一年就遇到了新娘子,以最快的速度在第二年生下孩子,这样才能在十年后回国的婚礼上有一个九岁的孩子。

  十九、九、五、十、二、一……用英语来说就是nineteen、nine、five、ten、tow、one……

  在古筝上就是十九弦、九弦、五弦、十弦、二弦、一弦……

  和那个小女孩比起来,他除了英语和数学,还多了一样技能,就是古筝。

  “叔叔,你怎么了?”覃浪花伸出手在弓翊眼前晃了晃,关切问道。

  弓翊回神:“……”我魔怔了!

  

李子谢谢

接下来还会有婚礼(三)、婚礼(四)、婚礼(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