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二十九章 婚礼(三)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352 2020-04-11 05:31:28

  走室外,白荷禁些悔,刚刚台覃小津演奏哩,且姑姑、父亲台。

  关系紧张?盛当,就父子解?

  白荷悔就:室外冷,毕竟已经秋末冬初,而身晚宴礼服外套。

  “白小姐,怎站儿?”耳边响常苏声音,白荷禁一喜。

  人攒动光影灿烂演奏现场,高雅,盛大,与关系,越种场合,就越容易产生自卑孤独情绪。

  而常苏里,除覃小津之外,最熟悉一外人,此刻见当分外亲切。

  “常苏,先婚礼现场。”白荷笑容灿烂道。

  “演奏就小先生婚礼晚宴,宴厅边帮忙。”

  常苏覃小津生活助理,覃小津人生大事,自发挥最大用处。

  “白小姐,冷?给拿件外套。”

  见白荷环抱住自己搓自己手臂,常苏贴心道。

  “,谢谢常苏。”

  穿一整高跟鞋,穿脚发疼,如果,真再走一步路。

  常苏快速进门内,穿人流,往另外一扇门走,扇门连接新人换衣间。

  常苏进室内,眼睛就离开舞台,脸露神往笑容:今小先生太帅吧!

  最喜欢小先生台弹琴,而小先生演,按身份却常常呆台化妆间里等。

  常苏经舞台底候,台演刚结束,覃湖领覃山海覃小津身谢幕。

  身响热烈掌声,常苏又忍住观众席,一道光扭瞬间恰巧打脸。

  一道经意镁光灯。

  镁光灯人——一媒体记者手照相机抬脑袋,由眼睛一亮:萧占!

  常苏走对面扇门,径自往换衣间,浑未觉身正一双追逐脚步。

  常苏进换衣间,顺利找白荷放沙发红色大衣,重新走,再次经演奏现场,抵达白荷站扇门外。

  程于常苏一分钟间,对于位媒体记者,却已经收获相机里无数底片。

  位记者按常苏轨迹完美重复走一遍,抵达扇门。

  一门之隔,手相机再次兴奋举:萧占正新娘子披红色大衣!

  萧占目内娱乐圈当红炸子鸡身份,怎一今晚刚刚新婚女人作贴心举动,与新娘子之间底什关系?

  记者俨忘今晚受邀覃府婚礼现场目,完全被突现萧占吸引注意力!

  回大今晚劳务费退给姓向经纪人呗。

  而,萧占给新娘子披完大衣就离开。记者追一段路之萧占再知所踪,记者便最快速度离开覃别墅。

  立即发稿,让今夜微博爆炸,一夜成名!成号金字狗仔,,娱记!卓伟业内第一交椅拉!

  披大衣白荷感受暖意,便急回演奏现场,而溜达:覃花园又大又漂亮,次荡秋千,细细逛。

  而,往花园走,就听见门内人,白荷急忙找根柱子避:再遇弓翊搭讪,毕竟大对新娘子感兴趣,而喜欢撒谎,但总每遇一人盘问,就如实回答自己底细:离异,带孩子,背负巨额债务,新婚夫打官司,准备夫送进牢里。

  些事迹,白荷并觉什光彩,而世俗人眼,些事迹对覃小津伤害。

  一古筝世含金钥匙小王子,娶灰姑娘就罢,娶一灰嫂子算怎回事?童话敢写。

  覃小津被伤害。

  刚心里冒法震惊,白荷就见覃小津身影。

  门内走三人:覃湖、覃山海、覃小津。

  “大姐,台演怎事先一声?”覃山海带满语气。

  白荷心里嘀咕:难道刚才三人演并未事先彩排?演成功啊!或许自己外行人吧。

  内行人覃湖马认道:“觉今晚三人演成功啊,况且事先告诉台演事。”

  “告诉台演事。”覃山海向覃小津投一抹非常嫌弃眼神,而覃小津并。

  “确台演啊。”覃湖教授身穿端庄演礼服,一脸无辜表情莫名些喜感。

  大姐但业内公认古筝界金字塔尖人物之一,装糊涂最高段位。

  覃山海赌气亲自话白:“大姐事先告诉三人合奏,事先就排练更默契一些,许细节再抠一抠。”

  专业,追求人。覃山海露傲娇小表情。

  覃湖笑道:“小津事先排练次,排练次,做参照物,事实证明三人晚演效果错。再,事先通口气,人爽快答应吗?”

  “。”一直沉默覃小津突开口,让柱子白荷忍住“噗嗤”一声。

  虽白荷笑轻,被三人听见。

  见三人向柱子边投目光,白荷走。

  “白荷,怎里?外面凉啊!”覃小津快速走,伸手揽住白荷腰,“快姑姑道再见,回室内吧。”

  “姑姑,”白荷向板脸覃山海,声“爸”委实喊口,而某人放腰间手用力握握,硬皮道,“爸,进。”

  覃湖笑点点:“进吧,外面凉。”

  覃小津就搂白荷腰覃湖覃山海跟亲密走,走进门内。

  一进门内,白荷就推开覃小津,道:“太用力。”

  “戏太用力。”气覃山海,刚才特意白荷理理衣服,笑脸僵。

  “手太用力!”白荷翻白眼,“次别捏腰,怕痒!”

  覃小津灵光一闪:咦,除假装亲,似乎找一作弄女人方法。

  白荷当知道覃小津此刻内心小九九,被舞台筝乐吸引,问覃小津道:“弹什?听啊!”

  一外行人觉听,位作曲简单。

  “哦,《秦土情》。”覃小津道,目光舞台正演奏位古筝演奏。

李子谢谢

三点多爬起来更新,作者小姐姐是不是很敬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