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章 婚礼(四)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354 2020-04-12 02:44:37

  台古筝演奏一身玫红色丝绸唐装,沉稳内敛大气,弹筝刚柔并兼,琴高逸。

  白荷忍住道:“位演奏,与大先生气韵颇相呢。”

  “秦筝传人周先生。”

  “秦筝?”白荷勤。

  “就陕西筝派,陕西古称秦大,流传陕西一带筝乐就称秦筝。”

  覃小津耐心科普道:“传统筝乐被分南北派,第一次全古筝教材座谈,茫茫九派流法,陕西筝、河南筝、山东筝、潮州筝、客筝、浙江筝、福建筝、蒙古筝、朝鲜筝……”

  覃小津如数珍,白荷笑靥如花道:“外加覃云筝,刚十派,凑十全十美。”

  覃小津被笑容映心虚,忙将目光又调转舞台。

  舞台演奏一曲《秦土情》如泣似诉,曲身处乡思恋故土亲人之情仅展筝乐传递观众,演奏神情与表演里表达淋漓尽致。

  “周先生创首《秦土情》运用陕西方音乐特,仅陕西筝派代表曲目,整筝乐名曲。”

  覃小津介绍舞台演奏脸敬慕表情。

  “周先生与父亲姐姐一直致力将华筝推世界,古筝走际舞台重大推用,古筝五线谱教就周先生父亲、姐姐首创,且积极普及推行华筝五线谱教体系。”

  白荷:“毕竟简谱如今用,全世界普遍使用五线谱。”

  “外教一外生,一拿简谱就懂,一转五线谱就容易懂。”

  覃小津完吃惊:咦,怎一门外汉聊,竟共语言呢?

  覃小津由偷觑白荷,目转睛盯台,面神往笑容。

  花痴标准笑容吗?

  覃小津盯白荷皱眉,白荷却突,让吓一跳。

  “偷?”白荷当,直接指。

  “哪?”覃小津目光闪烁一,将视线调舞台,脸颊明显烫。

  台周先生完演,身鞠躬,白荷覃小津随全场鼓掌。

  白荷道:“如果刚才确其话,位周先生父亲周老先生堪称‘华筝’改革展总设计师啊。”

  覃小津:“……”骗处吗?

  演奏继续,走舞台周先生离场,刚走门就遇覃山海。

  “山海兄!”

  “小周!”

  覃山海周先生热情打招呼。

  “准备演奏呢,第几节目啊?”覃山海道。

  周先生笑道:“刚刚演完,台。”

  覃山海:“……”尴尬啊!

  “刚刚就忙一,就演完……”覃山海意思解释。

  刚刚门外忙生气呢!

  “咱之间怕机方演奏吗?李教授等人‘筝行n方’音乐云城举行,送票。干脆邀请加入,叫‘筝行五方’吧。”

  “啊。”覃山海表极大兴趣。

  “就定。”

  周先生又道,“次覃老先生世,刚父病故,所未云城参加覃老先生丧礼,请山海兄包涵。”

  “彼此彼此。”

  覃山海拍拍周先生肩,感慨道,“令尊辞世古筝界一巨大损失,秦筝古筝流派流传最早最久流派,一度辉煌,一度落,甚至一度绝响。令尊最早提‘秦筝归秦’设,并秦筝复兴整整奋斗一甲子,如今秦筝重新焕异彩,华筝走世界,令尊功劳每弹筝人谨记心。”

  “覃老先生父弘扬华筝先驱者,老一辈离,生一代接旗帜,将民族艺术一代一代传承。”

  覃山海深:“人生涯,行者无涯。”

  二人谈话被一位女打断。

  “覃先生,带演奏筝码子竟掉一,快就轮台,覃先生借一琴吗?”

  一非常温柔女自一非常柔美女子,身温柔如水气质带江南人特婉约。

  “,随挑一台。”覃山海周先生拱手告辞。

  周先生做一“请”目送覃山海位女士离。

  覃山海带女子自己琴室,道:“里古筝‘敦煌’演奏筝,自己试一台吧。”

  “间紧迫,恐怕办法一一试音,覃先生,古筝您,您最熟悉,一儿台弹浙派《高山流水》,您哪台古筝适合呢?”

  女子明明急,话却仍旧慢条斯温柔婉约。

  ,覃山海便挑……

  演奏场最一节目:覃湖、覃小津、弓翊人合奏《难忘今宵》。

  熟悉旋律飘满大厅每角落,令所人跟哼唱。

  白荷揽覃浪覃浪花随旋律轻轻晃身子。

  覃浪花白荷怀里睡,覃浪仍旧沉浸舞台演奏里,双目炯炯神。

  “晚最喜欢哪首曲子?”白荷覃浪。

  覃浪指指台:“最喜欢首。”

  白荷哑失笑,覃浪小,艺术修够,精深筝曲无法领略其精髓情原,甚至,曲高寡,通俗,才流传久远。

  白荷思绪飘远间,舞台表演入尾。

  与自己位意门生台,覃湖教授感慨万千,演奏完身鞠躬,由含热泪,分别与弓翊覃小津大大拥抱。

  与覃小津拥抱完,覃湖更忍住携覃小津手全场道:“云筝第代传人,小津终!”

  全场如雷掌,覃湖教授面笑与泪交织齐飞。

  姑姑激让身儿子般覃小津心情十分波,十若谁话,就姑姑。

  姑姑养,又亲自教授筝艺,恩师,更慈母。

  而自己远走海外决定做法,终归伤姑姑心,而姑姑却无条件纵容。

  ,覃小津再次抱住覃湖,覃湖耳喃喃道:“姑姑,,爱……”

  虽音轻轻,覃湖教授却停,停拍背,表示心全部听。

  母慈子孝一幕,一旁弓翊始终用力鼓掌,脸欣慰笑容,里感泪光,心情却莫名,清羡慕妒忌。

  生与老师,如何敌骨肉亲缘?

  ”

  

李子谢谢

竟然一写就写到凌晨快三点,作者君创作不容易,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