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二章 向清醉酒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742 2020-04-14 12:38:00

  晚宴笑语晏晏,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覃湖领覃小津白荷一桌一桌给宾客敬酒,收许祝福夸赞,让覃湖开心,张端庄素净面孔流露未灿烂笑容。

  覃小津经意抬便向清坐靠角落桌喝酒,停给客人敬酒,客人礼貌性抿一口,却一杯一杯喝,干脆豪爽。

  覃小津左右张望一,发现常苏踪影,便招呼常苏。

  “小先生。”

  常苏走覃小津身边恭敬唤道,脸带迷笑容:当新郎官小先生真帅啊!

  小先生一直常苏偶呢!虽做饭,打架,梦当小先生艺术啊!相比弹古筝,常苏觉做饭啊、打架啊……正经兴趣爱。

  “常苏,照顾一向清,别让喝醉。”覃小津道。

  “,”常苏走几步又折回身子,问道,“小先生,向清姐已经喝醉,怎办呢?”

  “就直接送回。”

  常苏对覃小津一向言听计,覃小津示,立即照顾向清。

  待常苏离开,覃小津扭向白荷,眼神点小幽怨。白荷被心里发毛。

  刚才做错什吗?一直安静站一旁,发声音打扰常苏话啊。

  覃小津视线自白荷脸移自己空空臂弯,白荷意,连忙重新挽住覃小津手臂。

  覃小津勾勾唇角,波澜兴面孔隐藏一丝小满:女人一点敬业精神?整婚礼,作一名新娘,应该始终手挽新郎臂弯吗?趁注意就手抽走,一耻建筑师老偷工减料,什区别?

  “意思,让手休息一。”白荷笑解释。

  覃小津眉毛微微挑:手一直挂臂弯,竟比较累吗?

  覃小津及答案,覃湖又喊敬酒。

  …………………………

  向清面桌面已经摆几排酒杯,每杯底残留粉红色香槟酒液,而颊仿佛香槟色,就连扭常苏目光似乎变成香槟色。

  “向清姐,喝醉吗?”坐一旁常苏,再次确认道。

  每次问,向清直接回答字:“醉!”

  一次,向清手猛搭常苏肩,另一手伸食指常苏跟晃晃,打酒嗝,道:“常苏,千杯醉!”

  “就暂先送回。”

  小先生,向清姐醉就送向清姐回,既向清姐千杯醉,桌面酒杯几十杯,距离醉远呢。就继续照顾向清姐吧。

  常苏用手支巴,些兴味盎向清。

  向清姐喝酒平常些一,废话。平常,几乎工作关事情,常常教导常苏,工作关话变钱,所工作关话,至于工作无关话,既变钱,就废话,最一句。

  而,向清姐今晚已经数清废话。

  就此刻,自己装饰戒指——一枚超大祖母绿铜微镶钻戒指脱戴身边八十岁老太太手,热情道:“幸运戒指,戴就嫁,已经戴……”

  “姑娘嫁吗?”位老太太桌唯一被向清吓跑,愿意与向清交谈。

  “嫁,但明一枚幸运戒指,戒指幸幸运关键人,奶奶如果戴一定嫁。”

  “怕老伴意见。”戒指又被退回,老太太跑。

  向清举戒指,放眼桌客人已经跑光,一常苏。

  向清将戒指套常苏手,捏小粉拳捶常苏胸口,笑道:“幸运戒指,戴就自己嫁!”

  常苏哭笑:“向清姐,男人!”

  向清闻言捏常苏巴仔细打量一番,道:“啊!”

  常苏解开衬衫第一颗扣子,撑领口凑向清跟,向清朝内望一眼,抬由呆呆常苏。

  常苏满含期待问:“?肌肉!”

  向清视线调向桌面,一盘色泽金黄葫芦鸡。盯葫芦鸡三秒钟,猛一伸手抓一块腿肉就往嘴里塞。

  常苏惊呆,嘴里喃喃道:“向清姐喜欢吃葫芦鸡啊,葫芦鸡做,烹饪程些复杂,先煮再蒸,最炸,骨酥肉烂,筷脱骨,滋味浓厚,回味无穷……”

  向清盯常苏砸吧嘴巴,似回味。

  “向清姐,吃什?”常苏被些害怕,向清姐眼神怎葫芦鸡一呢?

  向清突取自己水晶发誓别常苏留海,又脱自己耳环。

  常苏捂住自己耳朵,惊慌道:“向向向清姐,耳洞啊!”

  “耳洞关系,耳环夹!”向清,就用手耳环夹常苏耳垂。

  “啊,向清姐,怕痛……”

  人正纠缠,人拍向清背,叫道:“向清,向清……”

  人才停撕扯,抬。

  向清一就乐,指人女士,对常苏道:“常苏,大便阿姨面熟啊!哈哈哈哈……”

  常苏忍住笑。

  高金娴黑脸:“向清,喝醉,跟爸妈回。”

  一旁,向高金娴小波浪卷发忍笑,道:“向清位小伙子玩挺开心。”

  担心向清因覃小津结婚崩溃大哭,竟快就别男生玩一,难道一直当父母误向清对覃小津心思?

  高金娴瞥眼常苏留海发饰、手指大戒指,及耳垂夹耳环,似乎比“大便”惨,顿心理平衡。

  “向清,跟爸妈回。”高金娴再次道。

  常苏已经回神,问向清:“向清姐,爸妈啊?”

  “,”向清一本正经,十分确定,“认识,妈生丽质,倾倾城,大便阿姨怎妈呢!”

  高金娴心情复杂,毕竟生丽质、倾倾城大便,禁叫喜忧参半,哭,笑。

  向心情则纯粹,就单纯幸灾乐祸。

  高金娴参加婚礼专门做发型,欣赏,非做,结果花一大笔钱做“大便”!女儿聪明啊,形容绝!

  “位大叔一脸傻笑,一就二傻子,怎爸?”

  向清话音甫落,轮高金娴幸灾乐祸。

  夫妻俩互视一眼,人面色精彩。

  “既向清姐父母,意思,叔叔阿姨,向清姐现醉,就算向清姐喝醉,跟回!小先生特意交代,如果向清姐喝醉,让亲自送回。”常苏十分礼貌给高金娴向鞠躬。

  向眼向清模:醉,男孩子才二傻子吧!

  “小伙子,请问……”高金娴彬彬礼常苏,心里感,毕竟爱美之心人皆之嘛。

  “叫常苏,”常苏扶向清,“向清姐,找一小先生吧!”

  感觉向清姐貌似醉,但向清姐又一再申明自己醉,向清姐醉醉,找小先生确认一。

  向清站立稳,伸手搭常苏肩,方才稳定住自己脚步,豪气对常苏道:“常苏,刚找小津,话对!”

  高金娴向闻言,立马跟。

  夫妻二人心里安:,人婚礼搞事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