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四章 新婚夜(一)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307 2020-04-16 18:00:00

  新房内,大红喜被印龙凤呈祥喜庆图案,床墙壁挂大幅婚纱照,一四口其乐融融。

  白荷惊讶:“婚纱照……”

  覃小津淡淡:“挑,姑姑。”

  “婚纱照挂新郎新娘吗?”白荷觉新奇。

  “别人新郎新娘拍婚纱照,具备条件吗?再,觉俩比爱,奈何又找姓覃单独合影,所勉其难,合影放……”

  覃小津云淡风轻语气,婚纱照颇满意子。

  白荷道覃小津就气,让如愿,仰一观瞻婚纱照,带一抹嫌弃道:“觉加,画面比较爱,毕竟虽姓覃,实际却并关系,谐哪里呢?”

  覃小津扭,蹙眉白荷。

  白荷却挑高眉毛,意眨眨睛……挤眉弄,脸笑容却僵住,觉腰间一痒……

  竟挠腰!

  记强调,怕痒!

  此刻,白荷笑容比哭难,轮覃小津意挑挑眉。

  原艺术幼稚,印象,艺术高高,食人间烟火,就覃山海苟言笑。幼稚伙,怪覃山海嫌弃。

  “怕,今晚识相,争床,自觉睡铺。”

  非常确信,如果争床,幼稚伙就一直挠腰。

  白荷愤愤拉衣橱门,顺利抱床被子铺大床与衣橱之间板,手里枕及扔铺,新房门就被推,桑教授脑袋伸,桑教授背赫覃湖覃山海。

  人,六睛六高空射灯房间里扫视一番,最齐齐落白荷身。

  白荷踩铺,顿尴尬。

  桑教授满道:“白荷,居让小津睡铺?”亏之觉通情达姑娘。

  白荷:“……”窦娥冤啊!

  覃小津忙走,白荷手里接枕,表情面孔,却怜兮兮语气:“奶奶,白荷情别管,就惹生气,哄。”

  伙居落井石。

  白荷郁闷,心里骂:覃小津,奥斯卡影帝!

  “,小夫妻之间情,咱就干涉,床吵架床尾,小夫妻之间情趣。”覃湖善解人意劝桑教授。

  覃山海冷嗤道:“大姐,就再陪演戏,关系,咱又道,就蓝花坞继承权搞一假结婚吗?睡铺,难道让睡床?”

  覃山海一席话顿又激覃小津叛逆心。

  将枕往铺一扔,道:“谁白荷让睡铺?刚才就闹玩。”

  “既睡,打铺啊?”桑教授困惑。

  “因……因铺被子踩舒服,”覃小津急生智往枕一踩,“再扔枕,踩就更软乎。”

  “幼稚!”枕踩踩儿子,覃山海气拂袖而。

  覃湖则觉亲手养大大侄子爱,笑拉走桑教授:“,新婚之夜,咱就当电灯泡。”

  桑教授才笑,跟覃湖离,顺手带房门。

  新房内又剩人。

  大瞪小,白荷重新打衣橱,取一新枕。

  覃小津道:“干嘛?”

  “脚踩枕,让睡,合适吧?”白荷小委屈,分啊!

  “睡床吧。”覃小津,始脱西装解领带。

  白荷摇:“,让睡铺,万一半夜又推门,担待责任,覃最珍贵长孙,睡铺,总至心疼吧?又姓覃……”

  “,”覃小津白荷,似乎白荷解力非常嫌弃,“一睡床!”

  ……………………………………

  驾驶座,常苏愁眉苦脸。

  副驾驶座清道:“清姐,底哪儿?”

  清打盹,被常苏话吵醒,睁迷离醉,常苏一,带娇嗔,道:“住哪儿,怎道呢?小苏苏啊!”

  “小苏苏”字让常苏顿脸红:“清姐,咱刚外,邀请做客呢。”

  离覃别墅,清车溜无数条大马路,而,云城大,又道清,无苍蝇一乱转。

  “?”清瞪圆自己醉,“居邀请小苏苏里做客,怎分呢?小苏苏啊!就带!”

  清就伸手导航重新设置路线。

  “,就带,小苏苏冲鸭!”清挡风玻璃做“冲”,常苏忍住笑。

  喝醉清姐爱哈!

  一小,车子停酒店门口,常苏哭笑:所,清姐设置路线小先生住酒店?

  停车,二人车,常苏搀扶清,清却一揽住肩,道:“小苏苏,跟姐走,肉吃!”

  更喜欢吃素菜,今晚听清太遍句话,听“肉”字,立刻找片叶子解解腻。

  迎宾服务生热情走,二人门,道:“先生,小姐,晚!”

  清立马道:“先生小姐,清,小苏苏。”捧常苏脸,面颊重重亲一口。

  常苏觉脸颊顿烧灼。

  迎宾服务员愣愣,一口亲太重,除口红印,男生脸亲红。

  “咦,脸红,”清,找迎宾服务生确认,“脸红?”

  “,小姐,被您亲红。”迎宾服务员道。

  清一兴致,又捧住常苏脸颊重重亲口,迎宾服务员道:“再,更红。”

  “更红呢,小姐。”迎宾服务员顿兴致。

  清迎宾服务员鼓励,再次捧住常苏脸颊,猛亲一顿。

  常苏脸红脖子根。

  迎宾服务员热闹怕大神里,扛清就跑。

  再亲,连脚趾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