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五章 新婚夜(二)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117 2020-04-17 12:27:00

  覃家,新房。

  覃小津已经洗漱完毕,换好睡衣。

  他的睡衣和白荷的睡衣是一套喜庆的情侣睡衣,覃湖为他们准备的。

  覃小津爬上床,一抬头就看到白荷站在床的另一边,盯着大床,脸上是难为情的表情。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覃小津蹙眉。

  白荷说道:“我没有看你,我只是在看床。”

  “看床就是看我。”他已经上了床,现在,他和床是一体的,他就是床,床就是他。

  白荷无言以对。

  最近,她发现,其实覃小津挺不讲道理的,在覃小津跟前,并没有多少道理可言,所以在他面前辩驳就是浪费口舌。

  在白荷沉默的时候,覃小津又重复了刚才的话题:“你看着我想干什么?”

  白荷无语:“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能干什么?”

  覃小津当然不认同白荷的观点,他说道:“这种事情上,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而我并不是。”

  白荷有些哭笑不得,他也就比她小个两三岁吧,还是个小白,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覃先生,你都老大不小了,这种经验为零,你居然还能拿出来炫耀?”

  “当然,像我这么洁身自好的男人已经凤毛麟角了。”覃小津一副自负的样子。

  白荷仰天狂笑了下,看着覃小津,正色道:“所以,覃先生,新婚之夜你打算怎么保护你自己?”

  覃小津将床上多余的枕头在床的中间排成一列,向白荷说道:“楚河汉界,如果你越界了,剩下半个星期的夜宵也归你做。”

  白荷撇撇嘴:“覃先生,要是你越界了怎么办?”

  “我不会的。”覃小津说着拉过被子躺下。

  白荷将被子往覃小津的方向推去,又从地上抱起一床被子铺在床的这边,说道:“作为一名女性,我也得保护好我自己,你是个男人,总有自然属性的一面,况且这么大了还是个小白,自然属性憋了这么久突然爆发,怎么办?”

  覃小津腾地坐起身,不满盯着白荷:“自然属性?”

  “你敢说你没有自然属性?每个人都既有自然属性又有社会属性。人之所以为人,虽然不在于人的自然性,而在于人的社会性,但自然属性却是人存在的基础。”

  白荷看着覃小津阴云密布的面孔,内心有些小雀跃,咦:逗他生气怎么突然有了成就感?

  “覃先生,不要告诉我你已经不具备自然属性了,如果你已经不具备自然属性了……”

  白荷正笑吟吟说到得意处,遭到了覃小津的突然袭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扑倒……

  白荷回神已经置身在覃小津身下,她的手被他固定住,他的眼睛正盯着她,戴着一抹邪坏的笑。

  “现在,我要不要向白小姐展示一下我的自然属性?”

  某位小白此刻已经变身小恶魔,向她露出挑衅的白牙。

  白荷默了默,展开笑颜,说道:“好啊!”

  “想得美!”

  白荷:“……”所以,这位先生是光打雷不下雨的吗?

  一分钟后,两个人都在各自的被窝里躺好,两人的唇角都挂着微微的笑容,只不过背对着背,看不见这笑容与睡衣一样,竟也是情侣款。

  ………………………………

  酒店套房内,常苏沐浴完,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奇怪的声音,他走出房间走到客厅去,嘴里唤道:“向清姐……”

  声音是从厨房发出来的。

  “向清姐,我不是让你在小先生的房间里睡了吗?你怎么还不睡?”

  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正打开冰箱门的向清,常苏皱眉问道。

  向清扭头,一看见常苏就咬住了自己的小手指,可怜巴巴说道:“小苏苏,我想吃肌肉!”

  常苏走到向清身边去,看了冰箱里一眼,说道:“不好意思,向清姐,因为忙小先生的婚礼,我这几天都没有囤食材,你想吃鸡肉,常苏明天给你做,你喜欢吃乌鸡,还是土鸡?”

  向清的目光落在常苏的胸肌上,另一只手的食指也伸到了嘴里,吐出两个含糊的字:“胸肌。”

  常苏关上了冰箱门,拉着向清去覃小津的房间,絮絮叨叨道:“凶鸡啊?向清姐,你口味可真毒,凶悍的鸡它的鸡肉比一般的鸡有嚼劲,口感更好,营养价值也更高,那些放养的山鸡就比家养的鸡肉质好,所以,明天我就不去超市买鸡了,咱们去乡下找那些养鸡的农人挑几只山鸡回来吧,我可以给向清姐做各种口味的鸡肉,熬汤,红烧,卤制,酱烧,煎炸……”

  常苏突然顿住了。

  在覃小津的房间里,向清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肌,醉眼迷离笑道:“小苏苏,胸肌不是用来吃的。”

  常苏顿时面红耳赤,捂住自己胸口,幽怨说道:“向清姐,你喝醉了,应该早点睡了。”

  常苏说着拔腿就要逃,奈何向清已经扑入他怀里。

  她的面颊贴在他的胸肌上,竟咸湿一片。

  “向清姐,你哭了?”常苏惊呼。

  “小苏苏,我不想呆在小津的房间里睡,我怕触景生情……”向清在常苏怀里呜咽起来。

  常苏听着向清的哭声,面色凝重起来:“向清姐,原来你一直对小先生……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向清仰起梨花带雨的面孔,哭到抽泣:“我怕告诉他,我们连事业伙伴都做不成了,小津他并不爱我,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向清模糊的泪眼中含着一丝期待,如果常苏说看不出来,那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直觉是错的,小津对她还是存在爱情的可能。

  然而常苏说道:“我看得出来。”

  向清只觉心口被插入一把刀,疼得让人要昏过去。

  “向清姐,向清姐……”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声音,常苏低头去看发现向清已经睡着了。

  向清姐说她不想在小先生的房间里睡,因为她怕触景生情。

  常苏叹口气横抱起向清走回自己的房间。

  将向清安顿在自己的床上,常苏看着向清的睡容,心情有些复杂。

  哭泣的向清姐有些让人心疼,这还是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向清姐哭呢。

  常苏心里叹息着,正准备去覃小津的房间睡,刚一迈步,向清突然翻了个身,一只手打在他身上,打掉了他裹在身上的浴巾……

  常苏顿时大囧。

  

李子谢谢

请大家积极留章评,并顺手给章评点赞。谢谢亲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