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六章 路痴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256 2020-04-18 07:50:49

  覃山海睡,因婚礼晚宴喝酒,别人喝酒嗜睡,覃山海一旦喝酒就失眠。

  因被覃小津气。

  辗转反侧,便身披件外套花园里走走。

  月色凉如水,夜风寒凉。

  走初冬月夜里,一路闻花木气息,覃山海越发清醒。

  路边木槿花树,花朵正凋零,夜色里成一圆圆黑影。

  木槿花树间一条扶桑花小道,覃山海习惯性拐进,尔就遇李梦瑶,演奏厅门外邂逅借琴女子,晚宴寻觅而见女子——李梦瑶。

  “李梦瑶?”覃山海语气意外又些惊喜,“怎里?”

  覃山海借口问覃湖婚礼宴请宾客名单,快便找李梦瑶名字:浙江派古筝新生代里代表人物。

  见覃山海,李梦瑶又惊又喜,声音听疲惫,但语气非常温,道:“覃先生,见真太,迷路,手机又带……”

  覃山海:“……”怪晚宴见身影,就亲自送晚宴厅。

  “覃府别墅实太大。”李梦瑶礼貌笑道,却让覃山海听牙齿打颤声音。

  当直接穿准备台演奏裙子场内走,衣服冬夜里委实单薄些。

  覃山海脱身外套走披李梦瑶肩,道:“李小姐,外面冷,又太晚,今晚就直接住覃吧。”

  覃山海已经领路。

  李梦瑶跌跌撞撞跟,道:“覃先生,怎打扰?”

  “客房现成,覃别墅太大,所房间肯定缺,比让老张送酒店,直接住更麻烦,点,老张应该睡。”

  覃山海回笑对李梦瑶道。

  见李梦瑶走深一脚浅一脚,目光落李梦瑶高跟鞋,伸手搀李梦瑶一,内心挣扎一,却敢伸手,毕竟一对初遇男女,吗?

  李梦瑶非常及拐一,发一声“啊”惊呼,覃山海才偿所愿。

  “谢谢,覃先生……”李梦瑶道完谢,剩话些意思口。

  “小事。”覃山海搀李梦瑶木槿花道走飞快。

  李梦瑶道:“您拉走太快。”

  覃山海一顿,幸夜色掩藏局促面色。

  “谢谢,覃先生……”

  李梦瑶再次道谢,但剩话口就被覃山海打断。

  “小事。”覃山海心情些小雀跃,什拉李梦瑶手走夜风里,仿佛又回青春少艾光,心口里激荡所何?

  “您陪回场拿一包?手机包落场。”李梦瑶温柔语气里带一丝难情,“路痴……”

  覃山海突笑声:“路痴?”

  笑声就赶紧闭嘴,此笑大声,幸灾乐祸歧视“路痴”嫌疑。

  “小事。”覃山海又恢复做事打算留名清高姿态。

  “谢谢,覃先生。”

  一次,覃山海经验,抢话,而等李梦瑶话完,而等三秒钟发现李梦瑶其实已经话完。

  于道:“李小姐用客气,咱古筝界人士,虽浙江筝派,覃云城筝派,但管什流派,华筝亲如一。”

  “早闻覃先生虚怀若谷,谦谦君子,百闻如一见。”李梦瑶由衷称赞覃山海,声音本就甜美,性格本就温柔,再加又赞美之词,让覃山海耳朵产生未舒适听觉。

  “惭愧惭愧,李小姐谬赞。”覃山海意思道。

  “覃先生,您叫‘李小姐’,您直接叫名字吗?叫梦瑶。”

  温柔请求人无法决绝啊。

  覃山海矫情一句:“叫覃先生,或者‘您’,大,所之间话用平辈人称呼就。”

  就大十岁左右吧。

  李梦瑶解点点,笑道:“就直接称呼覃先生‘’,原覃先生名字叫‘’。”

  覃。

  覃山海心里默默闪字皱皱眉,道:“李梦瑶,弹古筝,脱口秀,抖机灵!”

  台词姐姐覃湖,此刻就自被覃山海“抄袭”。

  李梦瑶“噗嗤”笑,发现云筝大覃山海人传闻太一,并非苟言笑,莫名一丝爱呢!

  而覃山海内心活动:竟人笑听声音吗?仿佛最光洁珍珠落最精美瓷器里,清脆任何一丝杂质,就叮叮咚咚,让心湖泛许涟漪。

  二人话间已经场。

  覃山海放开李梦瑶手,推开场门,熟门熟路摸墙开关。

  短暂黑暗里,覃山海脑子尽勤快思考:怎搀扶变成牵手?就知觉牵一路手,此刻手心已经汗津津。

  灯亮,思绪戛而止,就调皮生听课铃响,吵吵闹闹立马归位一。

  灯光里,李梦瑶覃山海,已经一脸板正严肃,而适才一路交流,让对一副苟言笑面孔并未产生疏离感觉,反而觉一丝亲切。

  “梦瑶,今晚听筝声呢,”覃山海指指台,“喏,台古筝撤走,如现弹一曲吧。”

  “现?”李梦瑶惊呼。

  覃山海道:“里离居方点距离,吵大睡眠。况且,浙江派《高山流水》,荡尘世浮尘,觅空谷知音意境,必安眠效果,今晚,晚宴喝点酒,失眠……”

  “所,覃先生打算听《高山流水》观众席睡吗?如果,明筝艺欠佳。”李梦瑶笑道。

  女子一味温柔如水,跳俏皮小火花啊!

  覃山海沉吟一道:“,今晚听弹筝,感遗憾,梦瑶……”

  覃山海第一次叫李梦瑶名字,脸闪一丝难情。

  梦瑶,听名字啊。

  美名字,美笑容,美佳人,与古筝般配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