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筝爱一心人

第三十八章 早餐

筝爱一心人 李子谢谢 2168 2020-04-20 12:54:39

  清捧宿醉脑袋床,清自己所处环境之,甩甩:酒店套房常苏房间吗?

  “清姐,?”

  卧房门口传常苏音,清扭,笑打招呼:“常苏,早啊!”

  “嗯,早。”常苏就低走浴室。

  清跟浴室门口,常苏牙杯装水,又拧牙膏盖。

  “常苏,?怎洗漱?”清奇怪道。

  “,准备。”常苏,解一支新牙刷,挤牙膏,递清跟。

  “常苏,真太细心体贴,嫁人一定辈子拯救全宇宙吧?”清自内心感,自内心打趣常苏。

  等清洗漱完毕走客厅里,常苏饭桌摆早餐。

  “丰盛啊!”清自内心赞叹,迫及待坐享用。

  “平常小先生白小姐,人,就觉丰盛,今人,早餐就显丰盛。”

  清心里一丝奇怪感觉,抬常苏,埋吃早餐,吃特别勤快。

  “常苏,早就人吃早餐,必吃相捉急吧?又人抢。”

  清,将几盘早餐全部往常苏跟推:“喏喏喏,,保证抢。”

  常苏伸手将几盘子往自己面揽揽,始终埋,嘴里道:“谢谢清姐。”

  “等等,”清盯常苏一儿,“常苏,今敢呀。”

  清一,自床,常苏卧房门口始,此刻坐餐桌,确一。

  常苏却嘟哝道:“哪?”

  “抬一。”

  清话充满威慑力,常苏就听纶音佛旨将军令立马抬,腰背挺笔直,奈何视线仍旧落自己面餐盘。

  清“啧”一,道:“!”

  常苏使劲抬抬皮,额,抬。

  “一习武之人,抬百斤大汉,抬皮?”

  外,清亲常苏轻轻松松就扛一百斤外男子,而此刻,皮却被胶水粘住似。

  清伸手捏常苏巴,常苏窘迫躲,舌又打结:“……清姐……”

  “难道皮千斤重?”清调侃,“?”

  ,敢。

  常苏敢,敢啊,面红耳赤,局促安。

  “敢?”清审视常苏,道。

  常苏内心揪一:清姐居听见心?千万再其心,比如,昨晚浴巾被信手打掉……

  “常苏,昨晚做?”清沉吟一,道。

  常苏面孔痛苦扭曲一。

  又听见!又听见!

  再心,而心停住:做,而且做,信手打浴巾小,八爪鱼一缠住光溜溜身体,让一光溜溜木乃伊,一敢躺一夜,简直非人痛苦啊!

  常苏越脸越烫,觉必掬一冷水浇浇脸,再烫,达燃,脸颊火吧?

  腾站身,常苏呆住,清姐脸红!

  原清姐脸红啊!

  效缓冲常苏紧张。

  独乐乐若众乐乐,一人脸红如人脸红呢!

  清跟站,咬咬唇,道:“,常苏啊……如果一定负责话,……负责吧。道,清姐一责任感人……”

  清完,先常苏一步逃浴室。

  赶紧掬一冷水浇浇脸,再烫,担心脸烧。

  等清用冷水洗十脸重新客厅,餐桌空空如。

  清由哀嚎:“常苏,负责,怎早餐收走呢?”

  美食吃完倒惜,惜小苏苏厨艺。

  咦,小苏苏,称谓怎熟悉呢?仿佛喊一万遍似。

  清追厨房门口,常苏站洗碗槽呆,水龙里水哗啦啦流,就一首快乐歌。

  “常苏,洗碗仪式吗?”

  饭祷告一种仪式,洗碗沉思属哪一种仪式?

  “……清姐……”常苏转,将手里手机伸,舌口腔里磕磕绊绊。

  …………………………

  覃别墅,饭厅。

  一众人等悉数落座,除覃人,弓翊李梦瑶位客人。

  早餐氛围挺温馨,除覃山海怀心外,所人愉快。

  覃浪花吃吃,又鼻子凑覃小津身嗅嗅,白荷阻止及,覃浪花笑真无邪响:“覃叔叔,身又味道。”

  一言既,饭桌响咳嗽。

  唯一咳嗽自覃山海。

  桑教授慈爱目光弓翊,笑道:“童言无忌,弓翊笑话哈。”

  弓翊笑话,适才皱眉因小女孩“覃叔叔”。

  竟小津亲生女儿吗?按,就算人亲生,应该男孩子啊。

  弓翊厘清思绪,小女孩又抛一炸弹,炸覃山海外焦里嫩。

  “位爷爷,闻见身位漂亮阿姨味道。”覃浪花,笑李梦瑶一。

  李梦瑶顿脸红。

  覃山海却扎心:爷爷漂亮阿姨,额,差辈分呢!

  覃湖李梦瑶,又覃山海,心里满:弟弟老实话啊!显昨晚住客房。

  覃山海躲闪姐姐一又一扔刀,心里嘀咕:就牵完手舍洗嘛,被?小女孩儿鼻子狗鼻子吧?

  桑教授则覃湖投询目光,难掩内心雀跃:明明孙子婚礼,儿子竟洞房花烛吗?就叫双喜临门?老子,一定灵施法吧?

  餐桌一片诡异安静里,覃小津手机响。

  “小津,!”清电话焦灼道。

  

李子谢谢

谢谢桃花依旧笑春风a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