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47章 #L洲某岛被轰炸#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10 2020-05-24 21:00:00

  景辞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腕,感受一下现在这个姿势。

  怪怪的,真的是很怪。

  怎么那么像经典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窗台情盟的站位呢?!

  “辞姐,”姜平颇为难地看向她说,“要不你把程哥的手掰开。”

  景辞感受一下自己手腕上程易用的力度,稍微眯了一下眼,“要不把他手剁了吧,我掰不开。”

  “辞姐说笑了,那怎么可能呢?”

  看着景辞一脸认真的样子,姜平有点怀疑辞姐说的是不是认真的。

  就凭她这个大佬做派,也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

  “那怎么办?”景辞微蹙眉看着他,依旧是一脸认真。

  姜平果断自己上手要把程易的手掰开。

  很明显是徒劳无功。

  程易的指节都因为太用力而有些泛白,景辞的手腕更是被攥出了印子。

  “要不就这样吧,委屈一下辞姐。”

  许嘉琳遥遥地朝着边发号施令,“不可能,怎么可以委屈我的小宝贝,让程易把他的咸猪手拿开!”

  “看吧,这不是我不让的,是她不让。”

  姜平这就有点卑微了,他朝许嘉琳鞠了一躬,“许总……”

  “别给我搞那么多理由,不就是睡着了吗?我就不信,还就叫不醒了。”

  许嘉琳说话间就往这边走,海浪也很听话地没有涌上来打湿她的鞋子。

  “程易!”

  许嘉琳直接伸手推了推担架上躺着的程易,一边喊他,一边用力地掰他的手指。

  哪知道越掰他就越用力地攥着,景辞的眉头就越发拧着。

  许嘉琳眼看着都觉得疼,终于还是送了口,“行了,抬走吧。”

  嗯?!抬走吧?听着这三个字怎么这么别扭呢?

  景辞跳下来,她没穿鞋子,赤脚踩在软沙上,踩出一个个脚印,很快又被扑上来的海浪洗掉。

  姜平让人把那个单人沙发挪到程易床头,然后笑着对景辞说,“辞姐,那就委屈你坐先在这了。”

  “你让人去把我电脑拿过来,还有我的手机,谢谢。”景辞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最后目光落在程易脸上。

  “好的,马上给辞姐送过来。”

  十分钟后,景辞打开电脑,然后敲了键盘到一个界面。

  左手灵活地在键盘上敲打着代码。

  五分钟后,屏幕上一个蓝色的进度条快速地变化着。

  [已完成]

  景辞嘴角微扬,单手把笔记本放到旁边的小柜子上,然后打开手机,找到宿云的号码。

  ‘建议你下次不要做这种无用功。’

  (发送)

  景辞呼了一口气,然后在手机界面上左滑右滑,最后选择点开微博。

  #L洲某岛被轰炸#的话题不起眼地待在角落里。

  景辞根本没注意到,她把热搜榜从上到下翻了一遍,然后点开了一个#袁星陈彬彬结婚#的话题。

  [我家是陈彬彬的网速吗?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他们两个谈恋爱了?]

  [同上,有没有课代表可以扒一扒他们两个的蛛丝马迹?]

  [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

  [啊!吃瓜吃到自己家,我的男神女神竟然结婚了!]

  ...

  景辞默默关掉微博,然后翻到一个号码,编辑了一条只有两个字的短信发了过去。

  ‘恭喜。’

  没一会儿,她就收到了回信,同样只有两个字。

  ‘谢谢。’

  果然高手过招,字字如金,招招致命。

  发完了祝福短信,景辞又开始觉得无聊了。

  手机里有99+的未读消息,所以她决定破天荒地一个一个点开看看。

  景辞才刚打开第一条,看见对话框显示的几个字之后,稍微拧眉,然后直接把手机按灭,然后放到旁边的柜子上。

  消息的来源方Aiden表示他很卑微。

  他明明看到辞姐那边已读,但是就是没等来回信。

  于是Aiden试探着又发了一条。

  ‘辞姐,维护服务器工作已完成,求表扬。’

  ‘辞姐?’

  ‘辞姐...’

  ‘辞姐!’

  二十秒后,他的消息再也发不出去了,并且显示对方已屏蔽。

  Aiden心满意足地关掉对话框,然后打开游戏,开了一把。

  十秒钟之后,他的手机黑屏了……

  景辞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左手敲了几下键盘,然后重启,再打开之后就是一个新的界面。

  桌面是纯净无比的莫兰迪蓝,只有几个简单至极的图标。

  景辞稍微转了转自己被禁锢住的右手手腕,然后看向沉睡的程易,忽然心生感慨。

  其实程易就是傻了点,人还是不错的,长相在她认识的人里也算得上是前三名了。

  第一那谁,第二那谁谁,第三程易。

  。

  与此同时,在景辞这边这么岁月静好的时候。

  L洲某个景辞曾经光临过三天的小岛已经面目全非,千疮百孔……

  宿云此刻满脸灰尘地窝在快艇上,一脸忧伤地发着呆。

  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建议你下次不要做这种无用功。’

  “靠靠靠!我真是……”宿云想直接把手机顺手丢进海里,手机又响了一下,他再拿起来看一眼。

  表情直接僵化……

  他被黑了……被黑了……黑了……了

  不用怀疑,肯定是听辞干的。

  宿云觉得自己简直是犯病了,才会去招惹这个女的,简直是没事找事。

  “妈的!这下好了,岛也被炸了,服务器也被炸了!老窝都被听辞端了!!”

  正在开船的人听到这句话后,深深地对宿云表示同情怜悯,他虔诚地说,“为你祈祷,宿云。”

  宿云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谢谢。”

  “鲨鱼!有鲨鱼!”开船的人忽然看见不远处游动的鲨鱼,顿时一脸惊恐。

  宿云直接缩在了座椅上,抬头看着天嘶声喊:“我……靠!饶了我吧!”

  :难道听辞还能调动鲨鱼来杀了他?!妈的,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她那么变态!啊!!!!!!我知道错了!爸爸!

  景辞正在敲键盘,忽然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扶好腿上的笔记本电脑,继续敲键盘。

  轻微的按键声在房间里响着,伴随着程易的呼吸声,充斥着她的耳朵。

  但是她并没注意到这其中所让她感受到的和谐与岁月静好。

  

顾檀檀

程易:我不想睡了   顾檀檀:不,你想睡   程易:我真的不想睡了   顾檀檀:你再睡会儿   程易:算了,轰炸了吧,我不干了,你爱写谁写谁   顾檀檀:辞姐,他凶我   景辞: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