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49章 不一样的未来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46 2020-05-26 21:00:00

  姜平好像得了圣旨一样,逃也似的窜走了。

  他躲到一个角落处,然后掏出手机,压低了声音说,“程爷,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哦。”

  程妈妈又在剥橘子,听到这句话之后,正想说什么。

  “没事。”程爷直接回答了姜平,然后挂了电话。

  程妈妈看着他,橘子也不剥了,直接放到旁边,“不能听了吗?老公……”

  程爷看自家媳妇这个样子,二话不说又拨了过去。

  姜平的手机才刚放进口袋里,又响了,他看着屏幕上闪烁着的‘程爷’两个字……

  他的眉头简直要拧成了麻花:要不就把手机扔了吧……不行,他还有手机……一个合格的秘书应该具备几部手机,确保领导可以随时联系到你……

  姜平犹豫着还是接通了电话,毕竟程爷是boss的boss,将来boss的产业都是靠着程爷的。

  “程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声音,姜平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这份工作的艰辛。

  怪不得当初招聘的时候,有“具备超强的心理素质”这一条……明白了。

  医生去看了景辞的手腕,一圈子人都在旁边围着看,分别以许嘉琳、程易为首的两个队伍呈一字排开,有点虚张声势的样子。

  不,不是有点,是很虚张声势。

  果然,她的手腕根本没什么事,再说了,能有什么事?她这么铁的身体,有什么事?

  顶多就是电话那边的程妈妈好像误会了些什么而已。

  晚餐进行的还算顺利,景辞全程没说一句话。

  许嘉琳碍于自己三番两次对程易大声讲话而没说话。

  程易因为大家都不说话,所以他也不说话。

  所以这一通电话,程爷和程妈妈听了个寂寞。

  晚饭后,景辞已经先离开了。

  许嘉琳看向程易问,“要出去走走吗?”

  “可以。”

  许嘉琳几乎没跟这些晚辈的年轻人打过交道,她一向觉得京州甚至是C国的晚辈年轻人都没有与她平辈的那一代人强。

  “程易二十五了吧。”

  “没错。”

  “我家阿辞才十八岁,过几天才十九。”许嘉琳叹了一口气,“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当初你满月的时候,那一场宴会,那时候你妈妈还抱着你弹钢琴。”

  “哦?许阿姨果然是年轻着,陈年往事都记得那么清楚。”程易笑着回答她的话。

  “走,去那边坐坐。”许嘉琳眯着眼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

  程易陪着她坐下,目光落在他来那天正在跟景辞一起捡贝壳的那个小女孩身上。

  “你应该也是被催婚的年纪了吧。”

  ??!程易表示很懵。

  “你爸像你这个年纪就跟你妈结婚了,二十六岁有了你。”

  程易低笑了一声,然后抬眼看向许嘉琳解释道,“许阿姨,我可没被催婚。”

  “没催婚好啊,我就是当年被催的直烦,索性就不结婚了,利落潇洒。”许嘉琳提起自己当年的事情,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

  “许阿姨是京州的一号人物,多少人都借着您做例子不结婚,我倒是还没这个机会沾您的光。”

  程易掏出烟盒,然后抽出来一根...

  许嘉琳一看他抽烟,就想起来前几天晚上她骂他的事情...该不会这小子现在抽烟是在内涵她吧?

  “我这辈子是没遇到缘分,但是生意做的挺大,过的也是风生水起的,又有阿辞这个女儿跟着我。”

  一个排球滚落到他的脚边,程易看着那个小女孩跑过来,头上的两个辫子一颠一颠的。

  程易弯腰把排球拿起来,然后笑着递给她。

  小女孩看起来才三四岁的样子,朝他笑着说谢谢叔叔。

  许嘉琳看着小女孩跑开,眼神也随着年轻变得温和,“这小女孩真可爱。”

  “嗯。”景辞小时候也会是很可爱的。

  “阿辞小时候也这么可爱,爱笑。”

  程易的眼里好像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朝她笑的样子,眉眼弯弯,嘴角肆意扬着,露出明艳的笑容。

  然后喊一句“叔叔”……

  景辞也不是没喊过……景辞是喊过的,她喊他叔叔……

  “她小时候。”程易无意间嘟囔出来这么几个字。

  许嘉琳闻声看向他,表情略严肃地看着他,“程易,你对我家阿辞,到底是怎么的感情?我的辈分在这,料想你不会在我面前说假话。”

  程易沉默了一会儿,指间的香烟随着阵阵海风明灭着火星儿,烟灰也被风尽情带走。

  “我想…保护她,照顾她,了解她。”

  许嘉琳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嘴角稍微扬起了,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他说,“了解她?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比她更了解她自己了。”

  程易笑着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烟,“总觉得她是没什么人可以依靠的,我想做她能依靠的人。”

  “她也可以依靠我,我又依靠谁呢?明明不依靠也可以过好这一生。”

  许嘉琳看着他,就只是看着他,说出的这句话是反驳,也是质问。

  程易也看着她,良久之后才说出来几个字,“许阿姨,你明白的。”

  许嘉琳闻言稍微眯眼,很快她垂下眸去,心里有一种被戳了一刀的感觉。

  的确,这几十年的日子里,谁过的怎么样只有自己清楚。

  每一刻每一分的情绪都能刻在心里。

  许嘉琳再抬眼看着他,“我明白什么?”

  “许阿姨,我尊重景辞,但是我总要尽力试试,不可以吗?”

  程易把快要燃尽的香烟按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抬眼用沉着冷静的目光看着许嘉琳。

  “我总要试着把一个不一样的未来给景辞看看,到最后不管她怎么选,我都尊重她的选择,至少我努力过,也给她看过,让她选过。”

  许嘉琳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程易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至少他身上是有程爷的影子的,就凭他今天的这番话,她就该对他的印象产生改观。

  她的左手摩挲着右手手腕处的手表,然后缓缓抬眼看向程易,“让她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可以,我觉得这个可以有。那么目前来说,我是支持你这个立场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顾檀檀

叮,许嘉琳任务已攻略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