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51章 我看见他从辞姐房间出来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34 2020-05-28 21:00:00

  “靠……”

  姜平举着手机,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某屋门...

  程哥又从辞姐屋里出来了,关键时这会儿才六点半!

  程哥火速啊!昨天晚上明明他亲眼看着程哥回屋的!什么时候就偷偷跑到辞姐房间去了!

  “怎么了?姜平?”电话那头的程爷有些不悦地拧眉看着自己的手机。

  “唉唉,程爷,没什么。”姜平很快决定蹲下掩护自己,他抬手捂着自己的嘴低声说,“我看见程哥了。”

  “程易又怎么了?”

  “呃……”姜平看着他走远,然后一直消失在一扇门后,“我看见他从辞姐房间出来。”

  “……”

  “什么?!”程妈妈略显吃瓜的声音从听筒穿出来,姜平直接被吓得心跳漏了一拍。

  “夫人,我刚看见,程哥从辞姐房间出来了。”

  “哈……”电话那头明显有夫人的一声笑,然后直接静了音。

  “夫人?程爷?”

  “安排一下,我们就出发了。”

  “啊?什么?你们也要来?”

  电话那头没有继续回答他的问题,但是明显传来了程爷的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要求三十分钟内出发。’

  喏,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姜平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缓缓摇了摇头:我为这个程家付出了太多了...

  。

  “程哥,程爷和夫人说要来。”

  “什么?”

  正在喝茶的程易动作微顿,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轻轻哦了一声。

  姜平对程易的反应有点惊讶,“程哥?”

  “有事?”

  “没...”

  姜平很快就为自己找了新的工作,赶快离开这个心情不好的程哥,免得遭什么灾。

  一旦程哥这么淡定,这么低气压,绝对就是心情不好。

  譬如六年前,程哥赌球输了...他就因为没眼色被派去打扫卫生整整一个月。

  譬如三年前,程爷和夫人吵架了,程哥做了受气包...他就因为没眼色被派去K洲调查市场整整三个月。

  譬如今天,如果他再没眼色...后果不堪设想。

  就这样,姜平本来就很充实的一天变得更充实了。

  晚上十一点整,有一队直升机缓缓驶向L洲的某一座小岛。

  “干妈,还要等多久。”景辞打了个哈欠,一脸疲色地看着站在窗户边的许嘉琳。

  许嘉琳穿着一件很休闲的裙子,看不出来任何精心打扮装饰过的痕迹,但是这的确是景辞陪着她挑了两个小时才敲定的穿衣方案。

  “马上到了,等他们下了直升机咱们再出去。”

  景辞窝在沙发上,说话间又开了一局游戏。

  “Aiden,你看着点啊,没看到有人吗?”

  “上!前边,正东北200米有人。”

  “Aiden!唉,秦知意,你看着点!”

  景辞自顾玩着游戏,许嘉琳走过来为她挽了头发,一边还在叮嘱,“小宝贝,一会儿见了他们记得问好。”

  “好的,干妈。”

  手机里还有秦知意和Aiden的声音传来。

  “辞姐,你是偷偷背着我们练手速了?”

  “对天发誓,我没有。”

  秦知意甜甜的声音传过来,“许阿姨好!爱许阿姨!”

  许嘉琳闻言后也回她一句,“小秦呀,什么时候来找我玩呀!总是缠着阿辞玩,都把我忘了。”

  “我怎么敢忘呀!等辞姐走了,您随时觉得无聊,我就去陪您!”

  “好的。”

  外面的声音渐渐嘈杂起来,许嘉琳朝外边看了一眼,然后拍了拍景辞的肩膀。

  “等你打完这一局?”

  景辞无所谓地把手机放在沙发上,“游戏有什么重要的,走。”

  她穿着一件休闲的T恤,一条牛仔短裤,膝盖上方的疤就这么露出来。

  “哎呀,你腿上的疤怎么回事啊!”

  许嘉琳这才注意到她腿上的疤,因为之前她一直在穿的都是长裙,今天换上短裤之后她才看到景辞腿上添了伤疤。

  “没什么。”景辞无所谓地说,“工伤。”

  许嘉琳听了以后,想直接跳到许肖恩面前给他一巴掌的心都有了。

  但是碍于现在有迫在眉睫上的礼节问题,她暂时按下不表,等安排完这件事再说。

  许嘉琳忍住情绪,扯出一个笑,轻轻拉住景辞的手腕往外走去。

  程妈妈挽着程爸爸的胳膊,站在他身边,正在跟程易说话。

  许嘉琳和景辞一前一后地朝他们走过去。

  “许总。”程妈妈看见她们往这边走的时候,眼睛有一瞬间都在放光,她朝她们招了招手。

  “易总。”许嘉琳笑着走上前去跟程妈妈说话,然后对景辞说,“景辞,这是你程伯母,程伯父。”

  “伯母好,伯父好。”景辞也微笑着看他们。

  程妈妈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程爷不动声色地拍了拍他胳膊上她缓缓收紧的手。

  “景辞呀,名字真好听,小姑娘真漂亮。”

  许嘉琳转而跟程爷说话,“程总,怎么想着带太太来这儿了?”

  “程易在这儿闯了祸,我能不过来收拾?”

  “程少闯祸了?”许嘉琳疑惑地问。

  程爷淡淡地看了程易一眼,冷静地说,“他炸了个岛,我过来商量一下赔偿的事。”

  “哦,这样啊。”

  许嘉琳看向景辞:程易炸岛?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景辞淡淡地瞥了一眼程易:干妈,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所以这就是他喝酒的原因?

  程易:...我这是典型的做好事不留名,故事的主角都不知道这件事...

  程爷看出来自己儿子的想法,于是又点了点这件事,“我听说,是为了救景辞啊。”

  “啊?”许嘉琳有点惊讶,很快又恍然大悟地说,“是呀,哎呦,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了。”

  景辞略有吃惊,但是很快也恢复平淡,是她忽略了那天的轰隆火力,只顾着看程易睡觉了。

  “没事,只要孩子没事就好,景辞没什么事吧。”程爷略表关心。

  这次轮到程易吃惊了。毕竟他爸都没关心过他这个亲生儿子。

  “我没事,程伯父,我挺好的。”

  “景辞很有气魄,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大气的孩子。”

  潜台词:这孩子够刚,都不带怕的。

  程易再惊讶,他爸这是又夸景辞了?

  

顾檀檀

顾檀檀:程爷和程妈妈未免对你们儿子太有信心了。   程易:原来我还是那个爸妈不爱的孩子,他们显然更喜欢景辞……不过,我该庆幸这件事,毕竟景辞是我媳妇。   景辞:呸...   程爸程妈看着景辞,把宝贝两个字写在脸上。   顾檀檀:咳咳,程妈妈,矜持一点   程妈妈:走开,别打扰我看我宝贝女儿。   景辞:……   程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