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56章 叫爸爸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66 2020-06-02 21:00:00

  景辞看到Aiden又发来的消息的时候,眉头忽然一皱,然后抬眼看向程易和姜平消失的地方。

  她愣了一下,然后忽然释然一笑。

  “一起去吃饭吗?小景。”

  “好啊。”景辞把手机收回兜里,然后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右手食指的指节,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牛啊,厉害啊,程易手底下能人不少。

  上午十点钟左右,景辞拿出手机,随便翻了翻。

  Aiden已经给她发来了几条消息,无一不是有关黑客榜的,景辞看了以后没有丝毫动容。

  她的指尖敲下几个冷漠的文字,然后按了发送。

  “所以你还是没进前三。”

  。

  两天后,大家在九月十二号启程回国。

  景辞和许嘉琳下了飞机之后,简单和程爷夫妇道别之后就回林山公馆。

  第二天一早,景辞下楼的时候,许嘉琳已经在看新闻了。

  “干妈,我出去一趟。”景辞换了一件休闲的灰色卫衣,黑色裤子,一双帆布鞋,说话的时候正在戴帽子,抬眼看向许嘉琳。

  许嘉琳正在看电视,闻言后看了她一眼,“让张伯给你安排一辆车。”

  “好,要一辆最便宜的。”景辞调整一下帽子的高低,然后朝门口走过去,“大概晚上不回来了。”

  许嘉琳沉默了一下,然后还是应了一声好。

  但是她看着景辞离开的背影时,还是表现出来一些不放心。

  :算了,她不欺负别人就好了,哪里会有人欺负她...可是毕竟是个小姑娘。

  “干妈,别让人跟着我哦,要不然的话...”景辞又折返回来,拿起玄关处的钱包往外走。

  “知道啦。”许嘉琳倾身端起咖啡杯子,说话的声音略低,但是也足够让她听到。

  景辞开了一辆黑色陆巡,一路上稳稳当当地开到了京州西北区的三十九号街某一号房子。

  她下车之前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稍微抬手调整了一下帽子的帽沿,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只黑色口罩戴好。

  长长的黑发没有绑起来,压在帽子下,随意地散着,随着她每上一个台阶摆动。

  老旧的楼梯间里没有人,只有景辞一个人,一阶一阶地往上走。

  她稍微抬头看了一眼楼上关闭的门,站定在台阶上,掏出钱包里的一张深蓝色的带有金色线条的卡片,在门上的锁孔处划了一下。

  伴随着滴的一声响,可以清楚地听到锁心转动的声音,门缓缓打开。

  景辞把卡片收回到钱包里,然后继续往上走,推开门走进去。

  老旧的门,老旧的房子,老旧的楼梯间,没有人能想到,这扇门后掩藏着的是五百平方开阔的大平层工作室。

  她环顾四周,然后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

  “人呢?”

  “来了。”

  景辞回头朝身后看,低声说,“有事快说。”

  戴着眼镜的宿云抬手摘了眼镜,然后愣了一下坐到她身边,语重心长地说,“辞姐,我想请你帮忙。”

  景辞听到了,但是没表现出来任何态度。

  “一百万,帮我这个小忙。”

  “两百万?求求你了。”

  “辞姐,辞姐,两百五十万,不能再多了。”

  “姐~再给你加一万。”

  短短一分钟,宿云开的价就从一百万‘飙升’到两百五十一万。

  景辞的目光放在他搭上她胳膊的手上。

  :是一双好手,十指健全的。

  “我帮你一个忙就值这点?”景辞的语气冷冷的,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睛也透露着冰冷的感觉。

  宿云沉默了一下,很快就松开了手,叹了一口气说,“我不该开玩笑的。”

  “你明明知道林多岛是我的岛,”景辞稍微抬手掏出兜里的照片丢给他,“好好一个岛就被炸成这样了。”

  宿云张张嘴,明显地考虑了一下才说,“我也想不到程易会炸岛啊。”

  “五百万,友情价,算是你赔了我的岛,另外我帮你这个忙不要钱。”景辞掀眼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此刻沉寂如冰。

  宿云显然有些收不住这个价格,他低头搓了搓手,然后再抬眼看向她沉声说,“我没那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

  “三百万。”

  景辞沉默了一下,十指轻轻敲着旁边的沙发真皮,语气稍微和气了一点,“那就三百万。”

  “你这是要榨干了我...辞姐。”

  “另外两百万,买你以后别叫我辞姐。”景辞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很快她抬眼时又是云淡风轻的眼神。

  宿云拧眉看着她,迟疑着问道,“那我叫你辞哥?”

  景辞原本平放着的腿缓缓叠放起来,脚尖微点,她语重心长又一本正经地说。

  “叫爸爸。”

  叫爸爸...

  爸爸...

  爸...

  宿云直接惊呆了,惊呆了!

  “你说什么,让我叫爸爸?”宿云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诧异地问她。

  “对。”景辞摘下帽子,稍微挑眉看着他,右手食指依然有序敲着沙发。

  “我我我我...”宿云有点语无伦次,一时间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两百万。”景辞左手缓缓比出一个二来,眼神坚定地看着慌张的宿云。

  “辞哥...那个...我能不能先欠着?”

  宿云戴上眼镜,看了一眼这间空旷的平层工作室。

  “不能。”景辞稍微想了一下,眯眼看着他,“你欠着?我忽然想起来你还欠我钱来着。”

  “爸爸。”

  宿云决定了,不就是叫爸爸吗?大丈夫能屈能伸,叫个爸爸怎么了?

  景辞受用地点点头,拉长嗯字,但是并没有要去帮他的忙的意思。

  “辞姐?辞哥?你再不出手,我这儿老窝就被掘地三尺了,再也盖不起来了。”

  宿云推了一下眼镜,抬手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辞姐?”

  “辞哥?”

  景辞稍微抬眼看向他,缓缓地说,“你叫我什么来着?两百万?”

  宿云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再次下定决心...

  “爸爸!”

  大丈夫能屈能伸...

  “什么事?”景辞动作缓慢地站起来,抬手搭上宿云递过来的手臂。

  一步一步如老佛爷似的往工作台走。

  景辞掩盖在口罩下的嘴角带着笑,眼睛也逐渐弯起来。

  宿云一脸英勇地扶着她,仿佛是得了大靠山的狗腿子,他咬着牙根子恨恨地说。

  “爸爸!帮我淦他!”

  

顾檀檀

如大家所见,辞姐喜欢让人叫爸爸。   这将是辞姐爸爸史上划时代的一刻,宿云一小步,爸爸一大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