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59章 你加他微信了?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34 2020-06-05 21:00:00

  景辞稍微垂眸盯着手指看了一会儿,一直到手机传来清脆的一声消息提示音。

  聊天界面上很简洁,程易的聊天框只有两个字:程易

  Aiden的电话拨过来,景辞顺手接起来。

  “怎么了?”

  “祝辞姐生日快乐!”电话那端响起来整整齐齐的祝福声音,随后Aiden笑着说,“辞姐,生日快乐呀!”

  “哦。”景辞惜字如金地轻哦了一声,然后吸了一口气继续说,“谢谢你们。”

  “是我的主意,教他们说这句话就用了我五分钟呢。”Aiden邀功般的语气顿时带起电话那端一阵唏嘘声。

  景辞听着他们争论着到底用了多久才学会这句话,难免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Aiden,他们都会说C国话,还用得着你教?”

  她的语气难得地柔和,电话那头的众人慢慢安静下来。

  Aiden看着大家这么沉默着聚精会神地听电话,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辞姐什么时候回来?”

  景辞算了一下日子,然后斟酌着说,“大概过了明天吧。”

  “你这一走就是半个月,NS没了你就没了主心骨。”

  “别在我这儿溜须拍马,有这个时间,你不如赶紧考虑一下跟我的对赌条约。”景辞脚尖轻点,手指弯曲着握住铜钥匙。

  “什么对赌条约?”

  “学钢琴,你要是输了,中文名字就由我来起,这么快就忘记了。”景辞戏谑一笑,稍微抬起头,笑容正好对上旁边看她笑着的许嘉琳。

  Aiden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哦哦哦,我知道了,我给忘了,现在我就出去学。”

  电话那头没了Aiden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嘲笑声。

  “辞姐,他跑了。”

  “辞姐,Aiden连钢琴都没摸过,肯定不行。”

  “怎么不行,我觉得Aiden还是有赢的可能的。”

  “你都说了只是可能而已啦!”

  “哈哈哈哈哈……”

  老板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远远的让人听不太清,有点训斥的意思。

  “聚在这儿干什么?都没事做了?”

  许嘉琳朝景辞走过来,然后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倾身把咖啡杯端起来,优雅地抿了一口。

  优雅,永不过时。

  景辞把电话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开始自顾吃薯片。

  “少吃点薯片,等下就吃饭了。”

  “那不是还要等下吗?”景辞朝她笑笑,指了一下手机,“喏,肖恩舅舅。”

  许嘉琳把咖啡杯摆回刚才的位置,连角度都不差一分,缓缓摆摆手低声说,“没什么好说的。”

  “许嘉琳,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老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沉重,他稍微调整了一下,然后才用恭喜的语气说,“祝你四十岁生日快乐。”

  景辞看着干妈的表情越来越黑,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拿起薯片袋子准备离开。

  “我去你的吧,老娘十八,永远十八。”许嘉琳有点恼地挂断了电话,然后气哄哄地站起来朝外走去。

  走到一半忽然回头对景辞喊道,“吃饭了!还吃零食,你不胖才怪!”

  景辞往嘴里递薯片的手定在了半空中,张开的嘴巴又缓缓合上,看着许嘉琳傲娇又狂躁离开的背影,她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嫌自己胖”,然后那一个可怜兮兮的薯片最终被送进了她的胃。

  经过一整晚的发酵,京州许嘉琳私生女的话题不断衍生出新的版本。

  原本只是一张模糊到极致的照片,隐约可以看出来许嘉琳的笑容和景辞模糊的背影,是在商场里购物的环境。

  发酵之后就变成了许嘉琳的私生活状态和疑似生父是谁。

  景辞第二天一早起来后,还是在秦知意的消息提醒下才看到这个热闻。

  “辞哥,你真没看见?”秦知意一脸疑惑的表情在手机屏幕上逐渐放大。

  景辞冷静地说,“你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把脸贴到镜头上,要把手机吃了?”

  秦知意闻言之后果然往后退了一点,“辞哥,我是觉得吧,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这么一天了,除了我竟然没一个人通知你这个事情。”

  “这有什么,除了你,恐怕也没人看得出来那是我吧。”

  微信弹出来一个聊天框。

  程易:许阿姨没解决这件事吗?

  景辞稍微愣了一下。

  “怎么了?辞哥?”秦知意正往嘴里塞着橘子。

  “程易给我发消息了,问我是不是干妈没解决这件事。”景辞挑了一下梳妆台上的口红,看了几支之后,选了一管润唇膏。

  “噗……”秦知意嘴里的橘子直接喷了出来,被呛得脸通红,一直笑着咳嗽,“哈……哈哈……咳咳...哈哈……”

  景辞有点嫌弃地看着她,眼神很平淡,表情也很平淡。

  很快,秦知意就不笑了,反而一脸狼狈地严肃问道,“你加他微信了?”

  “对。”景辞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抬手把头发扎成马尾,然后摸着耳垂说,“昨天晚上加的。”

  “他加你还是你加他?”

  “他先加我,然后我加他。”景辞把衣服整理好,然后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好了,不跟你说了,挂了。”

  “……”

  秦知意摸着自己的短发,开始露出怀疑自己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辞哥会加程易?

  完了,我彻底没机会了。

  “喂,Aiden!我失恋了!”秦知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打给Aiden。

  Aiden摸着钢琴键,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对着电话说,“知道了,我练琴了。”

  然后秦知意的电话里就穿来断断续续的一首‘两只老虎’。

  “我跟你说,辞哥竟然加了程易的微信!”

  弹琴声戛然而止。

  “什么?”

  “昨天晚上加的。”

  “我靠!程易这么厉害吗?竟然搞到了辞哥微信!他怎么做到的?”

  秦知意有点愣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重点难道不是辞哥加了程易的微信吗?为什么你的关注点和我不一样?”

  “是一样的啊,不就是加微信吗?程易是怎么找到辞哥的微信号的?当年我花了半个月才破解了她设下的迷魂阵,找到了真微信号……喂喂?秦姐?”

  Aiden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疑惑地说,“怎么把我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