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63章 景辞,你还好吗?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50 2020-06-09 21:00:00

  瓦特?what?你说啥?

  景辞拽侍应袖子的手又狠了一点。

  侍应明显被掐住肉了,忍不住痛呼出声,“啊!”

  “不好意思...”景辞很快松了手,然后尴尬地揉了揉鼻子,“那个...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掏出来一张卡片,递给她看。

  景辞接过来,那是一张灰色的卡片,上面印着男人的照片,个人信息,背面是一个林立场的logo图标,还有程易的签字。

  “这个是我的身份证明,现在景小姐可以相信我了吗?”

  “恐怕还不行,周科长。”景辞把卡片还给他。

  周科长挑眉轻笑,然后指了指她手里的手机,“程小爷知道你会这么谨慎,所以已经在您手机里发了语音,您现在可以听。”

  景辞沉默着打开手机,翻开微信,从众多红标未读对话框里找到程易的那个,果然有两条语音,她点开。

  “景辞,我安排了人在侧门接你,是林立场的周科长,你的车出了问题,说来话长,先保证你的安全。”

  “给你打电话没打通,在司机手里的包里找到你的手机,手机你拿好,有任何不对劲就联系我。”

  莫名其妙,好像有什么没说完似的。

  “这下可以相信我了吗?景小姐。”周科长帮她拉开后座车门。

  “勉强可以。”景辞提着裙子坐上了车,刚上车就把耳钉摘了下来,把玩在手心里,慵懒地出声,“今晚到底出了什么事?”

  “事情很多,也很杂乱,需要让我一件一件说明白吗?景小姐。”周科长坐在前面副驾驶上,时不时按动自己的耳麦,像是在听什么情况。

  “可以麻烦你讲一下吗?我比较好奇。”

  “总而言之一句话,有人想对景小姐不利。”周科长按下耳麦,然后冷静地说,“程哥,已经接到景小姐了。”

  “有人想对我不利?可是我才新来京州。”景辞稍微动了一下,叠腿坐好,左脚的高跟鞋在脚尖挂着轻晃。

  “甭管是新来的还是怎么样,景小姐既然是作为许老板的干女儿,但就是这一个身份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周科长说话的声音微顿,按下耳麦说,“程哥,对,景小姐就在车上。”

  景辞眉头微皱,稍微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严重,她的眼神放在周科长身上,他把耳麦摘下来,然后递给她。

  “景小姐,程哥要跟您说话。”

  景辞伸手接过来,递到耳边,逐渐听清程易的呼吸声。

  “程易?”她皱眉开口喊他的名字。

  那头依然只是呼吸声,还可以清楚地听到有枪声,很杂乱的声音,局面听起来很糟糕。

  “程易?”她又一次喊他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耳麦里才传来程易忍耐压抑的声音,“景辞。”

  “嗯?”

  程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你别回家,我已经通知许阿姨也不要回家,你们两个先去程家住着,我已经安排人去接许阿姨了。”

  “好。”景辞没有多问,直接应了下来,举着耳麦的指节稍微收紧,“你在哪?”

  “我在城郊。”

  他那边的枪声更乱了一些,“你跟着周科长,不要擅自出门。”

  “知道了。”景辞很沉稳地继续应答。

  程易的声音再传来已经是一分钟之后,“早点睡觉,不要多想。”

  “知道了。”

  “把耳麦给周科长。”

  景辞稍微前倾,把耳麦递给周科长,“谢谢。”

  “程哥。”

  他们俩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景辞听不到,但是很快她就从周科长的话里开始分析。

  “去陈江路接你们吗?”

  “那直接到城郊。”

  “好的。”

  她已经打开了京州地图,总结可知程易他们现在正在南郊,具体哪一片就不知道了。

  景辞把手机收起来,慢悠悠地把刚取下来的珍珠耳钉又戴回去,稍微一掀眼就看见了前边坐着的周科长手里的手机屏幕,上面有定位。

  哦,南郊某某路那啊,那她熟。

  只要是跟郊区带瓜葛的,她一般都挺熟的。

  “景小姐,我们现在正在往程家去,稍候许老板也会被接到程家的,林山公馆已经发现有失窃物品,目前很不安全。”

  “失窃?什么被偷了?”她拧眉问道。

  景辞经常随身带着的几件东西都在林山公馆放着,要是真被偷了,再补起来还有点麻烦。

  “您的手提电脑。”

  靠...肯定是同行,还是知道她身份的同行,这是故意来搞她的啊。

  “已经派人顺着线索去找了。”周科长看了一下时间,“大概在三十分钟内就能找到,请您放心,找到之后就会直接送到程家。”

  嗯哼?这么肯定?

  “谢谢。”景辞缓缓点头,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眼神放在车窗上。

  雨势越来越大,雨水从车窗玻璃上滑过,完全挡住了她看外面的视线。

  能见度极低。

  “程易什么时候回来?”

  周科长闻言后,很快就在她阻止之前按下耳麦问,“程哥,景小姐问您什么时候回程家。”

  几秒钟之后,周科长回头跟她说,“程哥说大概会在我们到程家之后一个小时内。”

  景辞抬眉抿唇没再说话。

  毕竟她随便问个什么,都有可能会被周科长回报给程易,显得她多么关心程易似的。

  嘭……

  高速行驶的黑车撞到了不明物体,景辞没系安全带,整个人在一瞬间被惯性推往前面,额头狠狠地撞上了前面的椅背,然后又往后倒去,磕到了后脑勺。

  “靠……”景辞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轻轻舔了一下,然后很快掀眼看向前面。

  “景小姐。”周科长只是喊了她一下,动作迅速解开了安全带,把自己的耳麦递到她手里,然后很快从侧门拿出来一个油纸包裹好的东西递给她。

  车玻璃在下一秒被爆破。

  景辞手里拿着耳麦和油纸包裹,本能反应捂住头部,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冷。

  车窗的碎玻璃都洒到座椅上。

  下一秒,伴随着雷声,四个车门都被打开。

  景辞摸索着把耳麦戴到右耳上,戴上的一瞬间,哗啦啦的雨声在她的左耳盘旋,右耳上的耳麦传来程易的声音。

  “景辞,你还好吗?”

  

顾檀檀

听说凉笙墨染想看点不一样的,我先预告一下,这几天会写的。   怎么样才能让大家来看书呢?快来快来都快来,檀婆卖书,自卖自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