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64章 挨打了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99 2020-06-10 21:00:00

  景辞没第一时间去回应程易,她把油纸包裹撕开,里面的东西如她所料。

  “还活着。”景辞抬手按下耳麦冷声回他。

  车门大开,雨滴酣畅淋漓地飘进车里。

  周科长和司机已经被麻醉了,硬生生拖了下去,倒在雨泊里。

  外面站着的人西装革履,站在风雨中,四下有十几辆车把她的这辆车围了起来,车灯大开,照亮了她脸上冷静的表情。

  景辞轻呼了一口气,然后抿唇下了车,在雨滴落在脸上的那一刻,她的心猛然一悸。

  “好久不见,Jenny小姐。”站在她面前的异邦男人垂眸跟她说话,那一双眼睛湛蓝无比。

  他高出她至少二十厘米,身形大过她两倍,手里拄着一根精致的铜质手杖,景辞迎着雨抬眼看向他。

  “你认识我?特地为我学的C国话?”

  “是的,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无障碍地跟您交流。”异邦男人摊开手,那柄手杖顺着抬起来,雨水滴上去就裂开,就像是粉身碎骨。

  景辞打量一下这柄手杖,目光顺着又看向他的脸,“来杀我的?动手吧。”

  “不是的。”

  车后座上她的手机不断响铃,界面上闪来闪去,闪过不同的名字和代码。

  景辞没空回头去看手机是不是在响,她听对面这个男人说话都有点费劲,要是她没受过训练的话,恐怕就需要一直让他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了。

  程易压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景辞,别跟他们硬刚,保命重要,等我救你。”

  景辞眼神微冷,嘴角稍微扬起来,“不杀了我?等我杀了你们?”

  “我只是奉命带你去一个地方,杀不杀你,我说了不算。”

  景辞的头发已经湿透了,身上的黑裙子也吸足了雨水,沉甸甸地把她整个人往下坠。

  右手拿着枪,她缓缓把手抬起来,“就算我杀了你们中某一个人,你们也不会杀了我吗?”

  “没错。”

  景辞稍微顿了一下,有点迟疑地把枪指向人群中某一个人,转头看向他,咧嘴笑了一下,“那我杀了他?”

  “随你的便。”

  嘭。

  枪响了,被打中腿部的人此刻跪在地上,殷红的血顺着裤管往下流,雨水打湿之后汇成一弯小流在路上蜿蜒。

  很快就有人来把他搀走,异邦男人眼里没有任何波澜。

  景辞舔了一下嘴角的血,寡淡的脸上难得地有了些欢畅的笑意,不过都是笑不达眼底,冷面冷心。

  她笑了几声,然后把枪丢到脚下,她这才发觉自己是没穿鞋子的,光脚踩在水里的沥青地面上。

  景辞低头看着自己的脚,翘了一下脚趾,然后弯腰把原本修身的裙子顺着侧面的缝合线撕开一点。

  “嘶啦”一声,原本遮住膝盖的裙子很快就变成露着大腿的款式,风格也从原本的端庄变为其它韵味。

  她秀眉轻挑,然后用她本身极快的反应能力做赌注,右脚踢上异邦男人的膝窝,在听到他一声闷哼之前,景辞直接按住他的肩膀死按下去,顺势脚尖勾起地上的枪,利落地伸手接住,然后直接抵上跪在地上的男人的脑门。

  “都别动!”

  景辞右脚死死踩住他那一根手杖,眼神略过旁边蠢蠢欲动的人们,冷笑道,“要是快过我手里的枪,你们就来。”

  这是一条环城高速,雨势这么大,高速口已经被封住了。

  原本跟在周科长的车之后的车逐渐都被雨隔远了,再追上来的时候,前面的路已经被堵死。

  “程哥,前面有山体滑坡,路被堵住了。”

  程易闻言后缓缓睁开眼,拳头很快收紧,指节用力处已经开始泛白,他忍不住大声朝耳麦吼道。

  “养你们吃闲饭的吗?跟车都跟不好?现在还来找借口!”

  姜平在旁边给他递氧气罩,满眼都是担忧,“程哥,你先……”

  程易一把将氧气罩摔掉,满眼通红地看着姜平低声说,“滚!”

  景辞的耳麦里听得清清楚楚,她的眸色一暗,她也很明白,这样僵持着的场面对她没有一点好处。

  她的食指缓缓按下扳机,稍微拧眉的时间里,嘭嘭的连续两声枪响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心惊。

  异邦男人没有发出一句痛呼,他沉默着捂住自己的肩膀,跪在地上的姿势没有变化,但是腿弯处已经在流血。

  “不好意思,我也要活着。”景辞对上他冷漠的眼神,露出一个沉着稳定的笑容。

  看吧,大喜的日子,不流点血是不行的,都怪这个日子太好了。

  她抬脚把地上的铜质手杖挑起来,握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然后目光锁定到离她最近的那个人身上。

  景辞打斗的动作都很完美,几乎就是教科书式的攻击和防守动作,出拳利落,完全不拖泥带水。

  长发贴在脸上和脖颈之间,景辞觉得很麻烦,她顺手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匕首,左手挽握住所有发丝,右手毫不犹豫地割下去。

  匕首不错。

  她几乎是在三秒之内完成了这项活动的构思以及执行。

  面前仅剩的四个站着的男人看见她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互相看了一下,然后犹豫着继续上前来。

  景辞轻呼了一口气,挑眉看向他们,然后活动了一下脖子,提着匕首就往前跑去。

  嘭。

  景辞的右腿被打了一棍,然后她就不受控制地跪下去,她咬着牙往回看去,一把枪抵到她的额头上,冰凉的黑洞枪口对着她的眉心。

  “你做的太过了,Jenny小姐。”

  异邦男人伸手扯掉她右耳朵上的耳麦,狠狠地摔进往远处的公路外。

  她缓缓闭上眼睛,轻呼了一口气,若无其事地点着头,冷静地说,“那就杀了我吧。”

  异邦男人扳下保险,咔哒一声之后,景辞稍微睁开眼,迎着雨幕抬头看向他,眼神里没有屈服和恐惧。

  她是完全抱着这个人不会杀她的心态去看他的,哪怕她死了,至少她没有屈服。

  “别*这么看着我!”异邦男人眼神发狠,直接用枪托打到她的脸颊上,她不受控制地往旁边倒去,嘴角流出些血,滴到地上。

  在车灯的照耀下,景辞清楚地看着这滴血从嘴角滴落,落到雨水里,即刻被冲刷干净。

  这样的雨夜,她从前是最喜欢的。

  但是今天她的角色变了,变成了弱势方。

  

顾檀檀

哇吼吼,辞姐挨打了!   看来一vs多还是有风险的。   问题:为什么辞姐的手机一直在闪?谁会来救辞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