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第70章 目前正在追求,目前尚未同意

程夫人又换马甲了 顾檀檀 2078 2020-06-16 21:00:00

  #许氏继承人好事将近#

  #许氏继承人与程氏继承人#

  #三角恋情#

  #脚踏两条船#

  一夜之间,三条爆款绯闻在吃瓜群众的朋友圈里疯狂转发,看见这些消息的人也纷纷艾特许氏和程氏的官博来看这些新闻。

  许氏的公关部半夜两点半召集工作人员开紧急会议。

  程氏的公关部半夜三点召集全体工作人员开紧急会议。

  景辞对此毫不知情,彼时她把手机关了静音,然后在安安静静的环境里睡觉。

  所以在她看到这些让她觉得莫须有的东西之后,景辞的眼睛稍微睁大了一点,仔细斟酌着媒体语言的每一个字。

  照片里是她和宿云在机场的照片。

  有她跟程易一起在L洲海边的照片和散步视频,她嘴角还带着笑容,总而言之,就是有多暧昧剪多暧昧。

  还有程易在生日会上先离开的照片,底下配文说情绪不好,然后再加一张她没表情的照片,暗示闹别扭。

  家居拖鞋堪堪挂在脚尖上,欲坠非坠,她眉尖微蹙又轻挑了一下,平平淡淡地说,“哦。”

  面前站着的坐着的少说有十几号人,看到她这么淡定的反应之后,忍不住要惊掉下巴。

  “景小姐……”

  “要我说,这些都是绯闻。”景辞慢条斯理地把平板丢到一边去,然后懒懒地往沙发靠背长一靠,嘴角勾出与我无关的笑容。

  “但是苏大求婚那条……”

  “什么苏大求婚?”景辞掀眼看向说话的女主管,顺手又拿起旁边的平板。

  嗯?这些东西不是已经被Aiden处理掉了吗?为什么还有?

  “啊!我看到一条程氏的回复,就是回那个说景小姐脚踏两条船水性杨花那条,程氏说:你才水性杨花,你们全家都水性杨花……”

  四周的人都凑过去一点,有的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看。

  景辞默默翻了一会儿平板上的界面,几乎所有人都在骂她,骂什么样的都有,把她知道的所有脏话都骂出来了...不对,她知道的比这些多。

  “等等,程氏发声明了,刚才号被盗了...但是没有删评论,也没对那位网友道歉。”

  “程氏又发了,是转发的...说...”

  景辞的目光正落在程氏转发的那条微博上。

  程易:目前正在追求。

  程易醒了?

  景辞把平板丢下,然后站起来往卧室走去,留下十几号人站在那争辩。

  三分钟之后,她穿戴整齐走出来。

  “景小姐?”女高管看着她走出来,“那在公关方面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们随便写,就写,”景辞把手臂上搭着的黑色风衣穿上,然后平淡地说,“目前尚未同意。”

  撂下这句话,景辞扬长而去,但是走到门口之后被抵上墨镜和口罩。

  “景小姐,你现在在网络上的状况有点复杂,建议你遮一下。”

  景辞伸手把墨镜接过来,打量了一下之后,直接踹进风衣口袋里,“遮了大家就看不见我了?”

  掩耳盗铃而已。

  只要有人想拍,就是换一张脸也能被拍到。

  一路驱车从程家到中心医院,也不过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

  程家所坐落的地段那真不是一般的好。

  程妈妈坐在程易的病床旁边,看见景辞进来的时候,一脸姨母笑地站起来走到一边坐着的程爷旁边坐下。

  “小景,你坐那。”

  “谢谢阿姨。”

  程易刚睡着,听到‘小景’两个字之后,一瞬间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景辞。

  “嗯……你觉得好点了吗?”景辞坐在程妈妈让出来的位置上,平静地看向程易。

  他的脸色比之前好多了,看起来要比她当时恢复得快。

  程易只是沉眸看着她,自喉间发出一声轻嗯,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太想说话……”景辞看向旁边往外挪的程妈妈,和硬生生被拽走的程爷,感受到了一丝丝诡异的氛围。

  随着门被关上,景辞默了一下,才又捡起刚才的话题继续说,“所以我尽量多说一点,你少说一点。”

  “嗯。”

  “你是什么时候就发现有点不对劲的?就是生日那天晚上的事。”

  景辞有点压住兜里的墨镜,她把墨镜从兜里掏出来放在桌子上。

  “我一直知道,京州有什么不一样我都知道。”程易的嗓子很哑,像是干涸了两三天没喝一滴水一样哑沉。

  他看向桌子上的那一款墨镜,发问道,“你带墨镜来的?”

  “没有。”

  “那就好,这个不适合你戴。”

  景辞稍微眯眼,伸手要把墨镜拿过来看看,却被程易先拿走,他直接把墨镜丢进垃圾桶里。

  “不适合我?那也不至于扔了吧。”景辞稍稍微心疼了一下那个墨镜,看起来挺贵的。

  “不吉利。”程易沉沉地说道,“这是我戴过的。”

  “好吧,”景辞摊手无奈地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是病人。”

  “景辞,照片里的那个人是谁。”程易眉眼沉郁地看着她,俊朗的一张脸上在她看来都是满满的醋意。

  不至于吧……

  “呃,我朋友。”景辞把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很普通的朋友。”

  “嗯……”

  很显然,程易好像不太满意她这个回答,脸上的幽怨之气更严重了。

  景辞考虑一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一个在A联邦认识的朋友,大概有几年了,以前追过我,现在没想法了,普普通通一个码农,敲代码的那种,你明白吧。”

  “知道。”程易脸上的沉郁之气消散了一些,但是在她看来依然是满满的醋意,甚至酸得更严重了?

  “我都说完了,你不能开朗一点?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允许你情绪一直低沉啊,我先交代到了。”

  景辞觉得自己从来就没个样子关心过一个人,从来没有说话这么温柔过,处处照顾对方的情绪,照平时来说,她多一眼都不会看别人的。

  可能是因为同病相怜吧,毕竟程易是世界上第二个得S22的。

  “你今天太异常了。”程易拧眉看着她说。

  “怎么了?”

  “过分照顾我的情绪,好像在谦让我似的。”

  “你是病人,还有伤,”景辞又添了一句,“说到底,你受伤不还是因为我,我惭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