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电光火石间

第十一章 偷梁换柱(二)

电光火石间 武当山童姥 1513 2020-04-25 22:40:08

  从老徐家出来以后,X又去了趟大使馆。

  X那英姿飒爽的身影如入无人之境般潜入大使馆。她的夜视力很好,抓地性能极强又柔软的特制鞋助她避开熟睡的值班人员,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查探了资料室和主要工作人员的办公室。

  走廊尽头是资料室,没什么发现。隔壁第二间是经济贸易处参赞张士弘的办公室,其书桌右侧抽屉上了老式机械密码锁,X戴着手套轻轻试了几次,只听里面“咔”地一声弹开了。抽屉里放着一大沓资料,在最下一层,X找到了整个页岩油项目组的成员资料。大致扫了一遍几人的资历表,从中挑出了最合适的替死鬼人选:陈奕鹏。说最合适,是因为此人发表的学术论文其姓名排位一般都在最后,但在项目组成员那一栏里的成员排序里名字却相对靠前,这种情况基本能说明,其日常心思一定没有花在正道儿上。当然了,X还有一个特别严肃的筛选依据:面相——他长得油头粉面,三角眼、下三白,还下唇外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以貌取人这事儿吧,乍听起来不太靠谱。毕竟,一个人的内在品行如何,难道就能武断地仅凭外貌条件来判断吗?但老话说的相由心生,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之前情报分析处的同事还做过一份题为《面相与性格对应关系概略》的报告,深入浅出地对二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进行了量化分析,一时在情报局内部广为流传,顺带引发了一波内部人员面相分析研究大讨论。

  X当时随手翻过这份报告,边看边对这套鉴定方法嗤之以鼻:细节过多,难以操作,过于依赖主观经验……毕竟绝非拿到这本“秘笈”,就能摇身一变成为街头拥有无敌“透视眼”的黄大仙,任是见谁都能念叨几句前世今生、指点几分迷津。相反,没有足够的阅历和悟性的人,学了点皮毛就断章取义地去分析,极可能变成偏见和有色眼镜,从而影响整体论断的正确性。不过,在报告不那么显著的位置里,倒是有一个相对简单又相对具操作性的判断依据可以用于实践——那便是眼神。眼神是面相的灵魂,心术正不正、性格是刚是柔,以及近期的精气神,打眼一看都能感受到。

  对了,当时唯一一个没什么争议的面相大概就是老K了——左眉断、三角眼,外加鹰钩鼻子,大家公认绝对“是个狠人”——这一点,其实都不需要依靠报告里的判断依据。

  因此,换成面露奸猾之相的陈奕鹏,八成不冤枉他。

  确定替换的目标人选之后,剩下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具体执行了。

  通常来说,这种临时性与会人员变更,何桢自己提出一个临时性的事由来换人是最说得通的——凭她的直觉,如果有人跟何桢商量让出这个名额,他八成会同意。那么,就安排陈奕鹏尽快去说服何桢,并且跟进后面的流程好了——刚好,这应该也是陈奕鹏最擅长的事。

  至于如何让陈奕鹏这么做?不瞒你说,X满身的技能里,有一项正正好是传说中的催眠。

  催眠,跟洗脑不一样,不管在意识还是潜意识层面,其本质上其实并不能改变人的意愿和情绪,但它可以激发和显化原有的微弱的或者潜意识里的意念。像陈奕鹏这样泥鳅似的人物,即便不给他机会,他也要削尖脑袋往这样的高端会议活动里钻。这次只是因为进组时间短,害怕自己实力不够,再加上跟何桢照面少没有混熟,有贼心没贼胆而已。所以催眠的目的,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助力,让他相信这事儿完全有可能性,得抓住机会赶紧试一试。

  因此,X从大使馆出来,便直奔陈奕鹏家去了——她天生过目不忘,刚才在大使馆看的资料中记录着每个人的家庭住址。

  抬起玉腕扫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凌晨四点零三分。天助她也,这刚好是人处于深层睡眠向浅层睡眠过渡的时间段,潜意识比较活跃,梦境也会比较多。顺势给他的梦境加点料,是最简单的操作。

  陈奕鹏今天的梦委实有些奇怪,居然破天荒头一次梦到了观世音菩萨,谁说这不是真真儿的祥瑞之兆啊!

  梦里,他赶紧五体投地,大礼跪拜。只见菩萨但笑不语,塞了张纸到他手里,嘴里念了句“去”,便消失了。他恍惚中从梦里醒来以后,抓破了脑袋却怎么都记不清那张纸上写了些什么,但仅凭一个“去”字实难勘破菩萨的深意啊!他一百万分地懊恼。又试了下接着睡,却也接不上这十年难得一遇的祥瑞梦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