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电光火石间

第十章 偷梁换柱(一)

电光火石间 武当山童姥 1256 2020-04-24 21:58:31

  列为看过《三十六计》吗?这其中第二十五计叫做偷梁换柱,该则之按语有云:“阵有纵横,天衡为梁,地轴为柱。梁柱以精兵为之,故观其阵,则知精兵之所有。共战他敌时,频更其阵,暗中抽换其精兵,或竟代其为梁柱,势成阵塌,遂兼其兵。”意思是,两军联手共克敌军时,我方在联合阵法中暗自逐步调换兵力排布,以利己势而终占上风。

  这正是X当下的思路:如果本次暗杀的目标只是一个职位,即参与本次全球新技术峰会的页岩油项目组代表,而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那么只要将这个代表名单偷偷替换成其他人的名字,不就起码可以暂时保住何桢性命了?

  方针思路虽大致敲定,但凡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实施方案,还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是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替死鬼,那当然是何祯在K大项目组的不幸的同僚,并且还必须让K大那边尽快更换名单;

  二是让情报传达者(即大使馆那边)第一时间获知新名单,并立即将变动情况上报回国;

  三、必须抓紧时间,明天就是暗杀任务的截止日期了,最好是在今日内完成前两项事宜,以预留各环节反应时间、可能产生的各种变化的应对时间,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进一步核实和推敲。那么,首先还是去一趟老徐那里,路上再行斟酌。毕竟,再完美的方案,此刻也赶不上反应速度和执行力。

  话分两头。

  老徐这厢正梦见自己完美复制出了墨子的木鸢,正在那飘逸梦幻的彩云间欣喜若狂地遨游呢,周身仙鹤环绕、祥云朵朵,忽然好像不小心飞高了一点,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这么到了外太空,逐步呼吸不上来,紧接着一阵窒息……

  被憋醒时,忽然又看到黑暗中一张雪白的人脸横在眼前,黑漆漆的杏眼铜铃似的盯着他……要不是曾经干过一线特工的那心理素质的底子还在——好家伙,这非得把人魂儿吓没不可!

  “X……是你呀……你……你这干嘛呢?”老徐惊魂未定地揉了揉眼,冒了一身冷汗,“好久不见了,还是不知道照顾一下老年人!这三更大半夜的……”

  “张士弘住哪?”X收回刚才捏住老徐鼻子的手,默默在他被子上揩了揩。

  “谁?”

  “大使馆的。”

  “你问这干嘛?莫非看上他了?”老徐终于基本清醒过来了,又是一贯的嬉皮笑脸。

  “差点资料,使馆去过了。但他最近搬家了。”X并不搭理他的玩笑。

  “是的,上个月搬到磁湖雅园去了。”本市各类重要人物的动向老徐一般都摸得很清楚,尤其是这种暗线上的。

  “他没事搬家干嘛?”

  “那我哪知道,兴许是觉得原来家里风水不好?”

  “门牌号?”X葱白般的大拇指和食指不慌不忙地揪起老徐手臂的一层油皮,对向的指甲盖儿轻轻收拢。

  “哎……哎呀……你轻点、轻点儿!御风区甲栋!”

  “走了,下午备点盐水花生。”X轻飘飘起身。

  “说过了我店里不再做那玩意儿!哎,你这刚把人闹醒就溜了!哎,姐姐你能不能走大门?!”

  “就按上次的味道做!”

  窗子开了半扇,夜风潜入,老徐那**笑话过很多次的“花不拉几”的粉色窗帘在夜色下温柔摆动着。

  老徐从枕边摸索出手机摁亮看了看,才凌晨三点,不禁抚额——真心佩服如今的年轻人,既不睡觉,也不尊老爱幼!去别人家里不打招呼也就算了,手臂留下两个月牙印子!出门还不帮忙关窗子!

  但这回见她,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同,好像话比以前稍微多了点?人似乎比以前温柔那么一丢丢?等等,温柔?老徐拍了拍脑袋,半夜扰人清梦、刚把他掐半死的玉罗刹同学还温柔?再怎么说也不能因为熟和自己太善良就昧着良心为她辩护吧!

  温柔?!……这词儿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吗?一定是没睡醒导致的错觉,还是赶紧补个养生觉先,希望那只粉红色的小木鸢还在梦里等我,嗯,去给它画个波西米亚风还是洛可可风的花纹比较好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