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电光火石间

第十三章 引蛇出洞

电光火石间 武当山童姥 1353 2020-05-07 01:45:31

  早在湖边,X就敏锐地发觉了何桢怀表的秘密——这块精心打造的物件儿外表看来是个怀表,暗地里还是个定位器,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在户外会用到的一些小功能——毕竟,要是连这点最基本的反跟踪警惕性都没有,还能活蹦乱跳到如今?基本就交待在初入职的阶段,然后本故事瞬间忧伤地变成一个马大哈女鬼特工的故事……

  怀表上那个“Z”的来由,她心里暗暗奇怪过一阵。因为毕竟一般手工制品上的铭刻,一般会用拼音首字母或者直接用姓来表示。其中,如果是拼音首字母的话,一般会标注上主人或制作人的姓的首字母,而非名。她先以为这是何桢的特意这么要求的。但是刚才,在翻阅赵书音的作品时,X有留意到她设计的高端珠宝中有类似的手表款式,而且也是有着繁复花纹的欧式风格。再加上那个“Z”的字体是手写花体——她曾因此一度怀疑过他的品味,毕竟男生用花体字的话会稍微有一点点娘,而且那风格毕竟与他简朴的气质也不大相称——如此看来,其实极有可能指代的是赵书音的“赵”字。那么,这应该是他小姨为他亲自设计的款式了。这一点上,就解释得通了。

  她发现怀表特殊功能的第一时间,就出于职业习惯屏蔽了其定位功能。但现在,她又取消了屏蔽,直接开着定位功能往张士弘家飙车而去——她想试试看,这个张士弘,跟赵书音以及何桢之间,到底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把怀表小心翼翼地包裹好,放在了张士弘别墅正脊的一处凹槽里。然后饶有兴致地坐在甲栋和乙栋两座别墅之间的一颗枝繁叶茂的合欢树的树冠里——看来这个树种在本市相当受欢迎或者有什么有趣的渊源,正好——这种树树冠巨大,非常适合藏身。

  忙活了一大早,终于到了可以悠哉游哉坐收成果的时候了。她好整以暇地靠在巨大地枝桠上。

  果不其然,何桢行色匆匆地赶到赵书音家里,眉头深锁、气喘吁吁。

  X不禁回想起,这两人甫一见面便那般轻松愉悦,那种彼此深深了解而可以任意玩笑的亲密无间,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心生羡慕。羡慕?这是一种危险的情绪,代表了对自己现状的不满足,她一把将其摁死在襁褓里。

  她的目光再次看向甲栋——那扇正对着乙栋的窗户玻璃里反射出相片里的那个高大颀长的人影。隔得有些遥远,依稀见着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像是嫉妒,又仿佛带着一丝丝慌张。他的一连串火急火燎的操作,似乎也是在求证什么。

  拿到结果之后,他又陷入了良久的沉思。有那么一刻,她感觉他对着窗外巡视的眼神似乎扫到自己,心下一惊。好在视线并没有对焦,便又缓缓移开了。她不禁边抚额,边摸了摸面前那根有她腰粗的树枝,枝上粉嫩的合欢花随风温柔地摇摆和颤动着,仿佛在让她安心。

  她直觉断定:张士弘喜欢赵书音。当然,这给他的人设增加一丝不靠谱——容易受感情左右的人,在情报这一行都属于定时炸弹。

  此时,就能特别明显地看到“敌在明我在暗”的好处了:人前,大多数人都可能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设”戴着面具去表演。只有独处状态下,人是最放松的,因而最能观察到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虽然对于她来说,透过层层伪装,去看穿对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并非难事。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何必舍近求远呢?

  唔……总之,这的确是个解释他匆匆搬家的非常浪漫的理由。但最好还能看看有没有导致他忽然搬家的其他客观佐证。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她自己亲眼所见,不能片面地采取类似直觉这种主观证据支持,除非实在找不到其他证据了。

  一直等到华灯初上,甲乙两栋的人都先后回屋了,她才利索而敏捷地翻到甲栋屋顶上取回怀表,屏蔽掉信号——她的计划应该是起作用了,他今天已经第一时间往国内传送名单变更的消息,接下来还是等……

  万一——也仅仅是万一——上面没有因为这些关键因素的临时变化而实时做出更换暗杀目标的决定的话,她还得琢磨一下作为备案的B计划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才能在所剩无几的时间里达到目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