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八十三章大师姐羞怒了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302 2020-06-02 07:36:31

  她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回禀宗主,弟子听闻山中一小村有妖邪作崇,前去绞杀的师兄师姐,尽数折在里面,弟子恳求前去。”

  一时间是鸦雀无声,低下观战的弟子们俱是目瞪口呆,她不求灵丹妙药,仙宝秘籍,反而请求绞杀妖邪,就连在一旁站着唐羽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安平。

  按理说新人弟子十年之内是不得下山的,就是为了防止他们还贪恋着凡尘的那点亲情而动摇了修成大道的心思。

  “好,不愧是我九天宗的弟子,准。”

  安平欣喜地站了起来。

  “另外嘉赏你上品灵草三颗,中品符纂三十张,防御法宝护身甲一件。”

  安平拱手作揖:“谢宗主。”

  “禀宗主,安平毕竟是一新人,弟子愿意陪她一起前往。”澹台琛耀拱手作揖道。

  颜芷惜:“禀宗主,弟子也愿随少宗主一同前往。”

  公孙亦竹:“禀宗主,弟子也愿随少宗主一同前往。”

  申屠:“禀宗主,弟子也愿随少宗主一同前往。”

  楚廉:“禀宗主,弟子也愿随少宗主一同前往。”

  宗主欣慰地挥手道:“准”

  台下的人都被上面的情况弄懵了,他们好似犹在梦中般,有几个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小声道:“我不是在做梦吧,少宗主领着四位大师兄和大师姐,陪同安平一起斩杀妖邪,这可是近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盛况。”

  “我原本以为这安平是个傻子,没想到人家精明着呢,请求绞杀妖邪,打得是一等一的好算盘,法宝符纂灵植在手,又有少宗主和那四位陪同,怕是下山逍遥自在地走一遭。”

  “对啊”

  其余人小声地交头接耳附和着,流露出艳羡之情。

  这也出乎了安平的意料,原本打算着是自己一人下山走一遭,如今身边多了五人,到时候也只能随机行事,走一步看一步了。

  五人领命之后,都各自回房准备了。

  自从在安平房中睡了一夜,她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如今已早早地在房中等着安平了,推门而入的安平,险些被吓了一跳,往常她都是在院子中等自己,冷不丁见一人坐在房中,她惊呼了一声,随后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笑道:“你怎么在我房中?”

  “你这次要走几天?”

  “少则半月,多则一月。”

  “嗯”,尹滢淡淡道,便没在说话了,只是看着安平。

  收拾东西的手不由得一顿,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的安平问道:“怎么了?”

  她轻盈地走到安平身边,对她施了个法决,白光一闪,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俊俏的少年郎,安平摸了摸头上的发式,眼里带着困惑和不解。

  “安平,你长得这般好看,去了人间界,我恐你多生事端,如今幻化成男儿身,也行事方便,虽说比以前是丑了些,但也不至于引起混乱。”

  略一思附,安平也觉得甚有道理,她此番下去是有要事去做,若是被人了认了出来,确实也不大方便,感激地握着她的手道:“还是你思虑周全。”

  储物袋里的东西约莫都装好了,安平对她摆了摆手,便走了。

  其余五人已在殿中集合,颜芷惜看着姗姗来迟的安平,言笑晏晏地道:“就差你一人了。”

  言外之意便是在讽刺她没有时间概念,这人还真是随时随地都想找自己麻烦,也不知自己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她如此这般费劲心思的算计自己。

  她正要道声抱歉时,澹台琛耀已道:“起剑。”

  六柄仙剑被祭起,白衣划过,以澹台琛耀为首,人字队形排开,安平在最末尾,前面便是公孙亦竹,往着人间界的方向御风而去。

  下面的万家灯火都变成了点点繁星,刹是好看,安平几乎看得入迷了,就连公孙亦竹的话,她都没有听清。

  俊俏的少年郎笑盈盈地看着底下的人间界,眼中流露出了真正的笑意,这是和在九天宗那种皮笑肉不笑完全不同。

  见状,公孙亦竹的眉毛不由得拧起,说话的声音刻意提高了几分,重复道:“安平,为何扮成男装?”

  声音中带了几丝灵力,站在澹台琛耀身旁的颜芷惜也困惑地回头看着安平,能让公孙亦竹重复说话的人没几个,再者,她也想知道安平怎得扮成了男装。

  听到问话,方才入梦初醒,看着前方的公孙亦竹,以及扭头正在看着自己的颜芷惜,笑意收敛了几分,恭敬道:“禀公孙师姐,安平以为扮成男装更好行事”

  闻言,公孙亦竹一双好看的眉眼皱得更紧了:“你入派时间短,这变身术是何人替你弄得”

  安平:“禀大师姐,是我央求尹滢师姐弄得”

  公孙亦竹不说话了,打量了一下安平便又继续御风而行,脸上似乎带了怒气,不知是在为安平自作主张生气,还是在为别的。

  前面的颜芷惜挑了挑眉又扭头回去了,安平也收回了心思,一颗落在人间界激动的心也瞬间平复了。

  行驶了大半天,天色愈加晚了,公孙亦竹道:“回禀少宗主,可否在清风镇休息”

  本来心如一滩死水的安平抬起头迅速看了眼公孙亦竹,随后又装作若不其事的继续前行,一双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

  另一边的申屠也道:“回禀少宗主,不如就在这清风镇吧!”

  澹台琛耀状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眼安平,道:“也好”。

  众人齐刷刷地落剑,颜芷惜和公孙亦竹都变幻了一副男子容貌和原来的基本八九不离十,唯有安平的容貌和原来差之十万八千里。

  落地还未站稳的安平看着两人都变化了容貌,更是不解了,她们两人的实力都是九天宗的佼佼者,根本不必要如此麻烦,自己是因为实力不够才变化的,她们又是为得哪般?

  一直以来都对安平抱有敌意的颜芷惜也被她眼中的困惑不解取悦了,难得和颜悦色,不过声音里带着幸灾乐祸道:“你的公孙大师姐,因为早年下人间界做任务时,被一男子看上,死活要娶她为妻……”

  被当作透明人的公孙亦目光一寒,冷声道:“颜芷惜,你找死吗?!”

  笑嘻嘻的颜芷惜立马恢复了正经,然后悄悄地趴在她耳边迅速道:“为了摆脱那男子,她就在故意在他面前幻化成了男身,结果那男子吓得……”

  话还未说完,森冷的剑已划破了颜芷惜的胳膊,若非她躲得快,恐怕整条胳膊都被砍了下来,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其余人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唯有申屠上去帮忙了,不过是帮着公孙亦竹对付颜芷惜。

  一旁的安平连忙拉住了正准备入街的楚廉,他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手道:“你没来之前,这颜芷惜经常隔三差五地找公孙亦竹的麻烦,她们两个心中都有分寸,你不必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