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八十五章找人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218 2020-06-04 07:54:24

  房中只剩下了她们两人,颜芷惜无聊地摆弄着手指,正想找话题聊时,却见安平突然推开窗户,跳了下去。

  人影很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颜芷惜撑着身子往下跳得动作一顿,她本来就看不惯安平,何必要管她,若是她此番回不来了,那才好。这般想着,她又喜滋滋地躺回到了床上。

  客栈里的人很多,公孙亦竹等了一会儿,才拿到了姜汤,回了房,只见房中只有颜芷惜一人,她道:“安平呢?”

  起初,颜芷惜还不愿说,最后在公孙亦竹越来越冷的目光中,才勉强道:“你一出去,她就跳窗户走了,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遇见……”

  她话还未说完,公孙亦竹也跳窗走了,她随即想到了什么,立马传信于其他三人和公孙亦竹汇合。

  安平凭着追息术,到了一座破旧的房屋前,在冷风的摧残下,老旧的门窗不堪重负的发出一声声嘎吱,像重病的人在垂死挣扎,又似恶鬼在张牙舞爪。

  她抽出宝剑横空一划,斩断了结界,迈步走了进去,残枝枯草的踏碎声在寂静的黑夜清晰可闻,门被推开了,周围空无一人。

  唯有正中央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葫芦,正是她见过的那只,只是那邋里邋遢的老头不知去到了何处。

  门窗噼里啪啦的响着,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安平拿起了桌上的葫芦,怎料葫芦口竟似被吸住了,无论如何也打不开。

  她手上的寒剑散发着森冷的寒意,这是临行前,苏妙雪将她的佩剑借给了安平。

  银光一划,那坚不可摧的葫芦裂开了,与此同时,山顶上的老头吐出了一大口血,气息不稳,周身开始散发出阵阵黑气,那气看似随意地飘出,细看这下竟是一个个人形。

  本命法宝被毁,千钧一发之际,进阶失败,老头脸上布满狰狞神色,这世间能摧毁他法宝的利器并不多见,所以才将之留在了房中,为了以防万一,还布下了结界。

  竟然还被人破坏了。

  心神激荡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他连忙收敛心神,运功调息,而那些原本安安静静的黑气开始剧烈的反噬,老头的七窍开始流出了鲜血,身体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无定形般的随意改变。

  “你们不过是我炼制的工具罢了,还想噬主,自不量力!”唇齿之间尽是鲜血,狰狞扭曲的大吼着。

  黑气翻涌奔腾,来势汹汹。

  老者双手结印,打出一张青光网。

  破屋

  葫芦四分五裂同时,也飘出了一个个身影,不过他们的颜色已近透明,俱是闭着眼睛竟像睡死了过去。

  安平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她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几乎要将她吞噬,手中输出灵力。

  那些人影开始争先恐后的吸食,安平的脸色愈发苍白,慢慢的那些人影睁开了眼睛,对着安平叩首拜谢。

  她一剑插地勉强稳住身子,目光不停地在人群中搜寻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只是知道自己一定要找到,否则会后悔一辈子。

  “怎么没有”

  “怎么没有”

  “怎么没有”

  ……

  上百个人影,没有一个是她要找的,其中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小姑娘道:“小公子,你在找什么?”

  “找人”,她嘴唇翕动,脸色苍白。

  “哦,这里以前也有个很奇怪的小哥哥,他刚被抓到这里也是在找人,可是我们已经死了,为何还有找人?”,被困在葫芦里不知日月,不辨晨昏的灵魂体在经过老头日夜的淬炼之后,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亲人,朋友。

  “他是谁?”

  小姑娘也挠了挠头,她好似听过这人的名字,可是为什么这么模糊,她记得这人被那个臭老头折磨的不成样子,还在一个劲儿的喊着祝大小姐。

  “……小公子,你再容我好好想!”小姑年皱着眉头开始冥思苦想,她已经被老头淬炼过多次,记忆力下降的厉害,往往三刻钟前发生的事情转眼就能忘,可她记得那个人声嘶力竭地喊着祝大小姐的模样,也记得他那疯狂固执的眼神,可是

  她的头好痛,整个灵魂体都开始不稳定,大喊着:“祝大小姐,祝大小姐……”

  安平神色一震,似乎记忆深处也有人这么叫过她。

  肮脏的茅屋前,被绳子套脖的男孩子。

  [祝大小姐,我生为人保护你,死为鬼亦将守护你!”]

  被封印的记忆开始破土而出,无数画面和信息汹涌而来,冲散了她的意识,喉间涌出了腥甜的血水,她嘴唇翕动“栗越”。

  赶来的众人看到安平如一朵破碎的花,整个人身子向后仰倒,澹台琛耀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人稳稳地接在怀中,一把将人打横抱起,留下其余人处理事物。

  再次醒来,已是竖日一早,她眨了眨眼,流出了两行清泪。

  “少宗主去处理昨晚的事了,你灵力透支,所以才会晕倒,如今好好休息!”

  公孙亦竹也似乎是一夜都没合眼,眼中带着点红血丝,她看到安平晕倒时,脑海中闪过了她那可怜的妹妹,故而一直守在安平身边,现在,看到她醒了,她心中的巨石也放下了一半。

  “我想去看看昨晚的那些灵魂体”,安平面无表情的说着,这是她第一次没有用敬语和她这般说话。

  闻言,公孙亦竹皱了皱眉,不知是在不悦她说话的语气,还是什么别的,道:“不行,你得休息。”

  “你总想着这是为我好,你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接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曾经那么努力的想要记住一个人,你却将他封印在我脑海的深处,如果,我早点认出他来,他就不会死”,说到最后,安平又吐了一口血,本来勉强撑着的身子倒在了床上。

  公孙亦竹出门的脚步一顿,扭头的动作生生的停住了,只是侧着脸道:“你好好休息。”

  门被关上了。

  被带回来的灵魂体为了不惊扰到客栈众人,澹台琛耀将他们安置在了几人房中,所幸他们没有实体,不然房间都得撑爆。

  虽然这些灵魂体的记忆下降得厉害,甚至有的如同一张白纸,但从他们的支言碎语中也能大概拼凑出一些东西。

  约莫是鬼宗的弟子修习邪法,以魂魄炼制魔力,此番被安平误打误撞地破坏了本命法宝,这些灵魂体才得已重见天日,只是这些被淬炼过许久的灵魂体几日之后也会消散。

  房间内的众人神色凝重,申屠坐在椅子上,一手捏拳狠狠地砸在桌上道:“这鬼宗害人不浅,我早晚也要灭了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