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九十一章异变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092 2020-06-11 07:07:23

  过来了片刻才讷讷道:“仙人哥哥,你好生厉害”,边说边要拉安平的衣袖,在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后,面上闪过一丝阴郁,在他抬头的瞬间又被很好地掩饰了过去,天真无邪地在前面蹦蹦跳跳地领着路。

  风吹树叶声,在林海中起伏,可是,在安平听来却更像是呜咽声,茂密高大的遮天蔽日的林木,让这个树林看起来比外面黑得更早。

  “仙人哥哥,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合我眼缘之人了。”正在安平观察着四周,冷不丁传来小文的声音。

  他的面容掩盖在高大的林木之下,使人瞧不清脸上的神情,但安平感觉他应当是在笑得。

  她心中警惕,比起不能动的死物,眼前这个扮成小男孩的鬼怪才更值得留心。

  指尖夹着一张现灵符,她不动声色地向着小男孩靠近了几步,道:“我得和我的朋友商量一下。”说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了小男孩的额头,她还未来得及拔剑,就见小男孩将额上的灵符拿了下来,好奇地左右打量。

  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鬼怪

  不可能

  她一向直觉很准,刚才她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儿,才岀此计策,她眼光复杂的看着小男孩。

  只是小文的心神好似都被眼前这张稀奇古怪的符纂所吸引了,半点都不提刚刚的问话,拉着安平又开始问东问西,“仙人哥哥,这符是做什么用的?”,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左右来回翻腾着符纂。

  安平闪过一丝不自然,她捂着嘴假装咳嗽了几声,道:“约莫是……保平安的”

  闻言,小文欣喜地道:“仙人哥哥,你可以多给我几张吗?我想送给阿娘和阿爹”,被这么一双充满希翼眼睛望着和一颗拳拳的孝子之心,即使心怀顾虑,对小男孩还存在猜疑的安平也忍不住弯了唇角,笑道:“可以啊!”

  与此同时,澹台琛耀也跟着老李去了他家,屋子竟然是盖在背阴处,一路上一直板着脸的老李,此刻竟然带上了笑意道:“仙人您就在这处屋子住下吧”,怎么看都觉得笑得不怀好意。

  说完便推开了面前的大门,这间房子似乎很久没有住过了,不过里面看起来倒是焕然一新,显然,是经常打扫的,老李道:“这间屋子一般是不当作客房的,不过,您身份特殊,这屋子就留给您了。”

  澹台琛耀微微颔首道:“多谢了”。

  老李一张脸成了猪肝色,这人刚才在街中央不知用了何手段,令自己双腿剧痛难忍,却又跪不下去,现如今又摆着这么一副人模人样的姿态,他脸上的笑意都僵在嘴角。

  一旁的澹台琛耀做足了礼仪,便不再理会他,径直迈入了房间,他眉头有一瞬间的微皱,随即便舒展开了,笑道:“不错,是间好房间,有劳了。”

  “那您就好好休息吧,仙人”,最后二字,他拖的极长,微抬着的眸光闪过几分狠戾之色,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安平跟着小文也回到了住处,此时月上西头,从山上往下看,整座村庄似乎披了一层轻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小文的父母听见门响声,急急忙忙地从屋里走了出来道:“听村里的人说,仙人您选了我们家,特地给您做了几道菜。”

  夫妻两个面容慈祥,笑呵呵地拉着小文的手,一家三口齐乐融融,似乎安平的到来,让这对夫妻很是高兴。

  不知不觉中,安平的眼眶有点湿润,她忙低下头,用衣袖擦了擦。

  进了屋,扑鼻的香气令人唇齿生津,小文父亲道:“仙人快快坐下吧,你尝尝孩子他妈做得饭菜,是否合您胃口。”

  桌子的四角各摆着一条硬邦邦的长凳,安平撩了下衣袍,坐了下来,小文眼巴巴地看着安平,导致她筷子里的鸡肉都拿不稳了,将其夹到了小文的碗里了,小文神色一愣,他父亲在一旁厉喝道:“小文,愣着做什么,这是给仙人吃得。”

  竟隐隐有动怒的迹象,小文母亲则事不关己般在一旁机械地嚼着嘴里的青菜,跟刚才一家三口欢乐和睦的迹象截然相反,小文嗫嚅着说:“父亲,我也想吃。”

  “什么!”小文父亲一掌拍桌而起,暴喝着,慈祥的面容在晕黄的烛光下带着狰狞,月光下原本白森森的牙齿也泛上了冷光。

  小文母亲还在埋头吃饭。

  眼看巴掌就要落在小文身上,安平手指一动,灵力束缚住了小文父亲,他恶狠狠地瞪着安平,目露凶光,上下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似要生吞她的肉,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吃肉,吃肉……”

  小文似被吓傻了,连忙跑到了安平身后,可怜兮兮地揪着她的衣角,此时埋头狂吃的小文母亲忽然抬起了头,赤白的眼眶里布满了红血丝,,咧着嘴笑着,那笑容越扩越大似要一直咧到耳后跟,牙齿上沾着些青菜碎末。

  额上青筋暴起,在最后一声笑声落地,她猛得扑向了安平,安平侧身一躲,身后的小文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的利爪就要落到身上,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一张小脸惨白的吓人,而小文的母亲一直都不为所动。

  安平略一思忖,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宝剑,指甲与剑刃交错,发出一声金石交错的响声,激起了一些火星。

  被束缚的小文父亲见状,嘶吼得越发剧烈,而整个村庄却安静得诡异,如此剧烈的响声,竟没有一家灯火亮起,就连狗的吠声都不曾听闻,似乎都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安平一时也顾不得的其它,一手拿剑抵挡着妇人猛烈的进攻,一手怀抱着小文。可恨,捆仙神只有一根,否则就不会如此被动了。

  妇人的进攻逐渐快了许多,也狠了许多,安平的体力已渐渐不支,最后一个侧身躲避,衣袖被抓破了,所幸穿着防御服,没有抓破。

  两人缠斗了一柱香后,妇人忽然长啸一声,暗夜里四周出现了七八个似人非人的怪物,皆咆哮着跑到了妇人身后,血红的双瞳直直地盯着安平。

  怀里的小男孩小声道:“仙人哥哥,逃出这间院子里就没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