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九十五章真相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124 2020-07-02 15:43:19

  一旁的颜芷惜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揪起老李的衣领怒道:“闭嘴”

  可怜的老李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人。

  众人见他安静了,安平思索了片刻,便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老李不想说,不过在颜芷惜威胁的目光下,瑟缩了几下,才开了口。

  这漾泉村因为几月前发生了大旱灾,村民实在是没办法,活不下去了,很多人不是渴死在村子里,就是在出去找水源的路上死了。

  不久后,来了一个自称仙家的道人,说我们村子里出了妖孽,乃是诅咒,只要找出妖孽将其杀了,诅咒才会破,大家都将他当成了救苦救难的菩萨,纷纷央求道长找出妖孽……

  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公孙亦竹忽然开口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怀疑过,万一这人是神棍,或许妖孽就是他随口一说骗你们的?”

  起初大伙也不相信,只是那人开坛设法做了一场法事,果真下了雨,此后村民便纷纷跪地拜他,请求道长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老李说到此处时,忽然顿住不说了,小眼睛瞅着在坐的几人,颇有点惶恐,好似说出来之后,这几人就会杀了他似的。

  公孙亦竹冷道:“怎么不说了”,泌凉的眸子里似盛满了冰渣,冷得冻人。安平扭头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公孙亦竹此刻处在暴怒的边缘。

  老李头一个哆嗦跪在了地上,吓得双手捂住了头,本能地看向了这里权势最大的人澹台琛耀道:“仙人,我也是被逼无奈地,若是您可一定要报我一命啊!”

  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哭得涕泗横流,滑稽得令人发笑,生不出一点同情之心,反倒给人恶心之感。

  此时的颜芷惜也嫌恶地松开了手,似乎抓了什么无比肮脏的东西,拿出绣帕反复擦着手,只把手擦得红肿破皮了,才施了个术将那帕子烧得一干二净。

  在老李可怜的目光中,澹台琛耀点了点头,却也不着痕迹地退后了几步。

  得了保证,老李长舒一口气,才继续开了口。

  那道人算出妖孽乃是村尾寡妇家的儿子阿宝,村民将寡妇家团团围住,可怜她没了男人,只有儿子相依为命,死活都不肯将儿子交出来,并污蔑道人才是妖邪。

  我身为村长,怎么能允许一个妇道人家随意侮辱菩萨,便指使村民将他儿子强行抢了过来。

  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离开了寡妇家,将阿宝交给了道长。

  那道长看了甚是欢喜,大是赞扬,说漾泉村命不该绝。

  于是村民纷纷恳求道长赶紧解决这妖孽,解除这场大旱。

  道长说这场旱灾乃是这妖孽将这里的水吸干了,只要将让他将水放出来就行。

  公孙亦竹拍桌而起,“简直是荒唐,若他当真是妖孽,这里的水都没有了,他应当是立即带着他母亲跑了,怎么会留在这里乖乖被你们这群人抓!”

  “是是是,您说得有道理,可当时大家都被这即将到来的水源冲昏了头脑,谁都没想那么多,更何况,之前村民也想了很多办法,哪怕想到了这不合理处,也是死马当活马,哪顾得了那么多!”老李弓着腰,恨不得头埋在地里,不知是为自己当初将阿宝抓了而愧疚还是当初纯惧怕公孙亦竹。

  这时一旁的颜芷惜接了话:“这漾泉村数月大旱,渴死的孩子不计其数,那些父母莫不是肝肠欲断,更何况死了一个寡妇的孩子可以救更多的人,哪怕这法子是错的,也值得一试。”

  “牺牲一个无辜孩子的命,来验证错误,这就是错上加错”,公孙亦竹毫不留情地回讽。

  火药味十足,安平适时地开口说道:“村长,你继续说?”

  老李冷汗涔涔地看了一眼彼此之间谁都不理谁的两人,瞟了眼澹台琛耀见他并无反对之意便继续说了。

  村民听了道长的话,立刻欢呼了起来,询问道长,如何才能让妖孽将水放出来,道长说,只需将这妖孽的血抽干即可。

  大家都沉默了,谁都不敢上前放血,可我身为村长,这伤天害理之事,还是只能我来承担。

  我割破了那可怜孩子的手,尽管他一个劲儿恳求我自己不是妖孽。

  他的血流了一地,恰巧,她母亲竟然挣脱了绳子跑了出来,看到她儿子倒在血泊之中,气息全无,疯了一般将村民推开,一把将她儿子抱在了怀里。

  大伙儿见这妖孽的血已经被放干了,便也没有理会她,谁知,她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刀,抱着她儿子自刎而死。

  而这里的旱灾也一直没有解除,村民猜测是这对母子死前诅咒了村庄,便央求道长将那对母子的魂魄收了,可那道长只说自己法力不够便离开了。

  老李头说到这里便一直低垂着头,不再言语了,故事已经说完了。

  只是澹台琛耀蹙着眉一直没有舒展开,反而在听到老李头最后一句话,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可那人低垂着眉眼,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老李头见众人一直不说话,气氛诡异的安静,他道:“各位仙人,若是没有其它事,我就下去了。”

  澹台琛耀淡淡地点了点,老李头如释重负地下去了。

  安平见他脸色不好看,道:“少宗主,怎么了?”

  澹台琛耀:“我总觉得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违和。”

  一直在院子里待着的申屠见公孙亦竹一直没回来,便想她应该是去找少宗主了,料想她应该是没什么危险,便向这户已恢复正常的人家打听了一下村史。

  顿时,脸色大变,赶忙去与少宗主等人汇合。

  “你说,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记得当年的神棍是否离开!”安平诧异地重复道。

  申屠点了点头。

  颜芷惜:“若一人不记得还正常,而这里全村的不记得那真是太怪了。”

  她边说边走,如玉的手指摩挲着下巴,“而老李说,他记得那道长走了”

  所以,这道长到底有没有走?

  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沉默,澹台琛耀插话了,他道:“之前,我说过,那女鬼问了我一个问题,问我是不是仙人,并让我将她的孩子还给我。”

  “所以,我猜,刚才那老李是说谎了,这阿宝魂魄是被那道长抓走了,而这道长……”

  没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