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九十六章阿宝被放了出来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204 2020-07-04 08:11:22

  一直听他们默默分析的安平这次开口了,“这么说来,这老李说谎,而道长就藏在村民之中,女鬼则是因为孩子的魂魄被抓走故而逗留在村庄中,不肯投胎。”

  公孙亦竹:“看来还得过了今夜等女鬼现身时,才能得到验证。”

  其余人都赞同了,天色在众人的期待中逐渐变暗了,从暮色四合逐渐到月上中天,前半夜风平浪静,后半夜时驱风铃开始剧烈的摇晃,女鬼如约现身了,阴风阵阵。

  这次生擒女鬼容易了许多,不多时,女鬼便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异响,一人突兀地出现了,正是白天的老李头。

  目光狂热地看着女鬼,似乎是在看猎物,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道:“仙人,这女鬼害人不浅,可否交予我来处理!”

  女鬼一见他便开始剧烈的挣扎,似乎看到了万年不共戴天的仇人,红线竟然有挣断的趋势。

  安平连忙输送灵力才勉强压制住。

  颜芷惜听到老李的说辞,冷笑了起来:“你不过一介凡人,如何处理这女鬼,若是交给你,怕是要被这女鬼撕碎了。”

  老李被她说得脸色青红交加,那言辞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刮得他脸生疼,心里直冒火,面上却强装镇定道:“仙人,我是村长,这女鬼我自有处理办法,快交给我。”一番话说得甚是急切。

  竟然还想动手抢鬼。

  颜芷惜:“好啊!那我这就给你”

  老李欣喜地跑了过去,还未接过手中的红绳,便被颜芷惜出其不意地定住了。

  “仙……仙人,你这是做什么”,他惶恐地说道。

  “啧啧啧,还装,道长,您不出来吗?”颜芷惜围着他绕了几圈。

  “我听不懂!”

  老李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和他那张憨厚无奇的脸不相匹配,惨淡的月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很是怪异。

  “听说,这女鬼之前特别恨这道长,妖言惑众,杀他儿子,此仇不共戴天,您竟然不肯承认,那就把这女鬼放出来溜一圈好了。”,颜芷惜笑着便要解开女鬼的绳子。

  这其实也是他们几人在白天想出来的计策,这女鬼别的地方不去,偏来这老李家,若是说老李是杀他儿子的直接凶手,这女鬼找他报仇也说得通,但这老李偏偏给他们的感觉怪异的很,所以只能兵行险招,若是情况不对,再将老李救了。

  老李见自己说不动颜芷惜,罕见的沉默了,女鬼被放出来的一刹那,猛地扑向了老李,似要将他碎尸万段,老李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一缕黑烟从他身上急速地飘了出来,眼看老李就要命丧鬼爪。

  离他最近的安平连忙拔剑抵挡鬼爪,与此同时,澹台琛耀几人施术控住了黑影,将他迅速收进了法器里。

  黑影渐渐凝聚成人形,真是那道长。

  原本当初这道长便是魔修,他修炼的乃是怨鬼煞,需阴年阴月阴时生的孩子魂魄为引,走遍大江南北多年,愣是被碰到一个,偶然路过漾泉村,算出此处正好有他需要的引子,本来他想直接动手杀了。

  转念一想,若是这孩子受尽折磨惶恐而死,那死去的魂魄必将更为强大,便想到了这阴毒的点子,原本一切尽在这掌控之中,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也会自杀。

  震惊之余也带着惊喜,这女鬼死时,带了极大的怨气,可以练成母子煞,必将威力大增,可惜前算万算没有料到,自己收服了引子,女鬼怨气大增,自己竟不是她的对手,只得脱离肉身,附身在村民身上,躲避女鬼的追杀。

  此番也是看这几人不惧女鬼,才想把这女鬼抢回来,不料竟然在栽了。

  他在法器里不甘地四处乱撞,皆被符文逼退了回去,身上的黑气开始有蒸腾的迹象,他才气愤地盘腿坐了下来。

  此刻,女鬼也安静了许多,血红的眼珠直直地看着眼前几人,,许久未曾说话的声线,显得及其沙哑:“仙人,我想要我的阿宝,让他还给我!”

  她手指着透明法器,带着强烈地恳求。

  澹台琛耀:“是你把这村庄变成了一幅画吗?”

  女鬼不解地看着他,歪了歪头,疑惑地眨着血红的双眼,显然不知他再说什么。

  莫非村庄被困,另有其人。

  女鬼见他又不说话了,便飘着到了离她最远的安平,道:“让他把阿宝还给我。”

  被那双血红的眼珠盯着,安平浑身都有点不自在了,她稍微往后退了几步,女鬼前近了几步,不依不饶,甚至还嗅了嗅空气,一脸陶醉的神情:“真香,好想吃掉。”她咂了咂嘴。

  见状,颜芷惜冷笑:“喂,我可告你,她这人骨头硬得很,小心咯了你的牙”

  公孙亦竹蹙了蹙眉,显然不喜颜芷惜的称呼,但她并未开口。

  这时的澹台琛耀却忽然道:“你为何觉得她香,你能闻到其它人的香气吗?”

  女鬼狡诈地眨了眨眼:“把我的阿宝还给我,我就告诉你。”

  澹台琛耀抽出了法器,将黑影放了出来,此时经过炼化的魔修,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乍一眼重见天日,还未来得及欢喜,便被女鬼紧紧地扼住了喉咙,“把我的阿宝还给我。”

  魔修被掐得直翻白眼,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迹象,公孙亦竹道:“你先放手,他快死了,否则你的阿宝再也回不来。”

  闻言,女鬼不甘地放下了手,只是血红的眼珠离魔修极近,似乎只要他一有什么不对的动作,随时都会杀了他。

  魔修扬手一个人影被抛了出来,正是阿宝,他一见娘亲便立马紧张兮兮地抱住了她,惶恐地看着周围的人。

  “阿宝别怕,这几人是仙人,你不是以前最向往这些人吗?”她爱怜地摸着孩子的头发。

  然而阿宝却更害怕地往她身后躲,似乎想要把自己永永远远地藏起来,他就是被自称仙人的道长给害死了,他现在是从骨子里的害怕。

  澹台琛耀:“现在,你可以解释为什么她身上有香气了?”

  女鬼笑道:“这位仙人最容易招惹妖邪,她身上散发香气会让妖邪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想要顶礼膜拜,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妖魔之人……至于,她为何会有香气,我也不知!”

  闻言,除了澹台琛耀,几人俱是面面相觑,一直埋在母亲怀里的阿宝也抬头看向了散发香气的安平,随后便放开了母亲,一头扎进了安平怀里,乖巧安静。

  被抱住的安平神色很是尴尬,低垂着眉眼,手轻轻轻摸了摸胸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