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九十八章剑灵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031 2020-07-18 23:02:16

  “你到底是谁?”

  闻言,小男孩歪着头,思索了一下,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巴着,脆生生道:“世人都叫我泣血,不过我不喜欢,姐姐替我取一个吧!”

  最后他有点讨好地说着。

  而安平在听到泣血二字时,身体不由得狠狠颤了几下。

  魔刀泣血,见血封喉,凡出剑,必伤人,乃上古凶器,几百年前曾为枯骨老人所持,后来下落不明,未曾想竟然会在这小小的山村出现,并且看样子,这剑还被封印了。

  小男孩继续纠缠着安平,撒着娇道:“姐姐,给我取一个吧!”

  “你为何不喜?”

  “嗯,大约是这名字太难听了,像我这么可爱的男孩子,怎么着也得取个好听点的吧!”

  小男孩的稚言稚语在空荡荡的山洞中回响着,莫名让人觉得威武霸气的上古凶剑竟然会孕育出如此……天真的剑灵。

  “姐姐,快替我取一个吧!”小男孩迫不及待地说道,似乎在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新名字而高兴。

  安平手撑着下巴,看了看被冰封的剑以及小男孩眼巴巴的目光道:“不如就叫……寒芒”

  说完后,她自己又觉得这名字起得实在是有点草率,这小男孩听了大约又会纠缠着重起一个,想了想正要重新改口取一个时……

  “……寒芒”,小男孩欣喜地念着,两眼发光的看着安平,“这名字,我很是喜欢,以后姐姐就是我的主人了。”

  他一把抱住了安平的细腰,头亲昵地蹭着,安平低头看了眼才到自己身高一半的小剑灵,目光复杂,想了想,她道:“不知……可否放了外面的人?”

  “嗯……姐姐是以主人的身份在命令我吗?”小男孩狡黠地说着,大眼睛扑棱扑棱地闪着,像两把刷子,挠得人心痒痒。

  这一瞬安平沉默了,她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这剑灵尽管看起来童稚无害但再怎么说,也是成名许久的上古凶剑,想来他们在阵法中也必不好受,若是自己不答应……

  小男孩歪着头:“姐姐,那些人和你是不同的,他们是修仙之人,姐姐注定是要和他们走不同的路,说不定以后还会是仇人,就让他们在阵法中死去也好”,他满不在乎地说着,根本不将人命当回事,满心满眼只有他的姐姐,冷漠得可怕。

  “……原来会死!”

  安平看了看山洞,尽管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

  小男孩也不急,就这么抱着安平,似乎她的回答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舒服得眯起了眼。

  “放了他们吧!”

  安平似乎有点有气无力,身子虚晃了几下。

  “好吧!”小男孩撇了撇嘴,既然主人都这么说了,毕竟他最喜欢自己的主人了。

  外面还在死死抵抗阴风的众人,只觉身上的寒冷骤然消失,身体逐渐回暖,澹台琛耀动了动僵硬的四肢,看向了四周,忽然道:“安平呢?”

  一直在他们身边的安平竟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公孙亦竹的一张脸,冷得可怕。

  女鬼抱着阿宝从树上飘了下来,她自从成为鬼,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的阴风,那是深入灵魂的冷,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颜芷惜的眼睫冻得结了一层冰霜,一眨眼,扑朔朔地掉了下来,此刻她都不忘落井下石,结结巴巴道:“说不定……就,就是她和小男孩串通好的……”阿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继续道:“置我们于死地!”

  无缘无故失踪的安平以及不见踪影的小男孩无疑是最大的嫌疑人,即使公孙亦竹极力想否认,却也找不到反驳的依据,只是看着颜芷惜的目光愈发不善。

  澹台琛耀:“大家先调息吧,我去找。”

  “我也去!”颜芷惜刚说完就想站起来,结果还没站直身子,腿一软又跌回了地上,原来腿已冻得僵了。

  脸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

  澹台琛耀:“你先好好休息。”说完便走了。

  山洞内的小男孩似乎是看出了安平的顾虑道:“主人,您放心,寒芒剑是不会被那些牛鼻子道士发现的。”

  仙门百家之首的九天宗出了一个拿着上古凶剑到处溜达的弟子,这场面真是可笑。

  “主人快去拿剑吧!”,小男孩催促道。

  冰槽里的三尺青锋寒光凛凛,哪怕是已被封印了,却依然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

  安平试探性的伸出了手,寒冰顺着掌心蔓延开来,从上到下逐渐覆盖着她,安平心想被冻死在这里也好,可是,有时候,天不遂人愿。

  内心深处似烽火燎原,寒意竟被逼退了,水珠滴答滴答落下,剑的封印被打开了。

  小男孩痴迷地看着安平,喃喃道:“寒芒剑,我知道,你想它了,其实,我也想它。”

  剑被拔出寒光四射。

  “好了,我们该出去了!”安平不咸不淡道。

  “嗯嗯”小男孩欢快地点头,一蹦一跳地,好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了,在前面心满意足的领路。

  澹台琛耀正用追息术搜寻着,微弱的灵息,连判断大致方向都做不到,像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转,忽然他拐向了东南方,往前走了数十步,便见到了小男孩身后的安平,看起来毫发无损。

  他狐疑地看着小男孩,上下打量着他,小男孩被看得恼了,气冲冲道:“我是主人的剑灵,怎么会伤害主人!”

  说着便抱住了安平似在求安慰。

  安平冲澹台琛耀点了点头。

  回去后,其它几人都调养好了气息,见他们回来,女鬼瞪大了眼,“你竟是女孩子”

  不过大家都没理她,小男孩道:“我是寒芒剑的剑灵,此前受了伤,见此处水质充沛,故而在此调养生息,入画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

  一个孕育出剑灵的剑,那必定是一把绝世好剑,若是剑灵受伤,被外人知晓,那一定会引起各大门派腥风血雨的争夺,因为剑灵受伤,此时剑的威力也会大打折扣,更容易被驯服。

  只是没想到,这等好事竟会被安平碰上,颜芷惜有点不甘心地绞着手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