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道侣杀我证道

第一百章我愿意

道侣杀我证道 爱吃蔬菜dj 2146 2020-07-21 14:02:50

  不知为何,她们周边一片寂静,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是默默埋头吃饭,偶尔站起来去添碗米饭,不得不经过她身旁时,都是恭敬地低垂着头,匆匆而过。

  安平抬头看了尹滢一眼,察觉到她的目光,尹滢神色自然地吃着饭,不明所以地看着安平,目光清澈。

  尹滢也不过是双雪楼的普通弟子,她哪来那么大的权利,安平暗道是自己多想了。

  这时,腰间的灵牌闪烁了几下,是苏长老在传唤她了。

  她直接丢下碗筷,向尹滢简单说明了下情况,便离开了。

  碗里还有大半的菜未吃,尹滢直接拿起筷子优雅地吃着安平碗里的菜,丝毫不觉得剩饭剩菜有何难吃,反而觉得比自己碗里的菜好吃多了。

  看得周围的人一阵毛骨悚然。

  古朴典雅的房间里,苏妙雪斜躺在椅子上,懒散地拨弄着窗前的花枝,衬得手指越发修长白皙,眼波流转间可见森冷的剑意。

  跪在地上的安平只觉得腿又麻了,才听到不咸不淡地嗓音响起:“听亦竹说,此次,你得了把绝世好剑,拿来,本座看看。”

  散漫的靡靡之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起身,安平将剑递到了苏妙雪手中,一颗心忐忑不安,生怕她会认出这是把上古凶剑。

  眼见苏妙雪一双美眸越来越沉,眉眼蹙得很紧,她的心也到了嗓子眼上,心跳如闷雷般在耳边响起。

  “这剑倒是把好剑,本座以前竟闻所未闻,你好生拿着吧!”

  血液重新流到了胸腔,如释重负般的接过了剑。

  却听苏妙雪又道:“本座近几日也听到了一些不实的言论,但本尊要你谨记,你虽是本座唯一的关门弟子,但这长老之位日后必是你大师姐的”

  犀利的眼眸带着魔力般直透人心,安平道:“谨遵长老教诲。”没有丝毫的不情不愿。

  将自己置于高位,当着她最锋利的一把刀,承受所有的流言蜚语,谩骂污辱,她受了,毕竟她给自己的头衔,又怎敌得过她与大师姐多年的师徒情分。

  人与人之间无非就是利用和被利用。价值有多大,享受的虚荣便能持续多久。

  她几乎能想象得到,当苏妙雪公布长老接位人选时,她一定会被嘲笑到地里。

  不知那时候能不能抬得起头。

  苏妙雪在她出去时,似乎极为疲惫地说了句:“剑无好坏。”

  安平淡淡地关上了房门,手里的剑握得死紧。身为剑灵的小男孩也感受到了主人情绪起伏很大,剑身嗡嗡地响,要不是被主人困在了剑里,他一定出去揍扁那个装嫩的长老。

  后山竹林里,元柯一脸怒容地看着跪在地上禀报的黑衣人。

  摄魂人被抓,加之先前的葫芦人不明所以地就死了,连凶手都未查出来,现如今真是雪上加霜。

  “主人,是否需要通知底下的人转移阵地。”

  呵呵呵

  一阵冷笑,元柯嘴角斜勾,深沉的眸子如幽深罕际的秘林,诡谲难测,“抓到摄魂人就妄想端了我的老巢,真是可笑。”

  来而不往,非礼也。

  九天宗,我埋下的棋,也得抓紧时间行动了。

  入夜

  一道鬼魅般的人影在狱司外徘徊,在月光即将照到他的瞬间隐匿了进去,而那一片被照得亮如白昼。

  来者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被澹台琛耀从漾泉村抓回来的摄魂人,正缩在墙角,窝成了一团睡觉。

  阴冷的杀气令他睁开了眼,瞬间瞪圆了眼眸,细细地颤抖着,背对他的斗篷人转过了身,帽檐下只看到光洁的下巴。

  还未来得及出声,便死了。

  次日,前来开门的弟子吓得直接瘫软在地,摄魂人的头直直地对准他,没了眼珠子的漆黑大洞,阴森可怖,嘴巴微张,似乎临死前想要出声,却被一剑断了喉,血流了一地,将青石地板染的更亮了。

  闻讯而来的众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只是扶着那位被吓坏了弟子出去了,一人前去禀报了宗主。

  安平刚从房里神清气爽地出来,便得知了这一消息,眉头不由得皱紧了几分,这委实是死得太巧了,审问的前一夜离奇死亡,眼珠子还被割去了。

  广场之上钟鼎声响起,弟子们匆匆赶往了大殿,她第一次见到这般庄重的场景还是刚来九天宗那会儿,如今再次见到,殿上的气氛肃穆了许多也沉闷了许多。

  “摄魂人之死,说明九天宗中出现了魔族之人,因此需要尔等前来测探灵息。”

  “领命”

  雄浑的声音响彻大殿,在宗主眼皮子底下测灵息,那些魔族之人想必是无所循形。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殿上的气氛愈来愈凝重,九万六千三百之人全部测完,无一人是魔族。

  底下的弟子个个低眉敛息,大气都不敢出。

  元柯见他脸色很不好看,便道:“如今这弟子皆在你眼皮子底下过了一遍,你应当也没什么不满了,就让他们散了吧!”

  宗主置若罔闻,只是冷冷地瞧着底下众人,威严无情的双眸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细细扫过,似带了刀子,刮得人头皮发麻。

  良久才挥了挥手,让其余人下去,只留了澹台琛耀一人。

  殿外的空气清新怡人,阳光温暖和煦,路上才有了三三两两的说话声。

  走在她前面的唐羽似乎精神不太好,路过她身旁时也只是道了声好,没有了以前的热情,无精打采的样子。

  想到新人比赛时,他曾让了自己,便主动走了过去,这让唐羽有些受宠若惊,安平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昨晚,没休息好吗?”

  他身后的何小江立马接声道:“可不是吗,自从他输了比赛,元柯长老可是发疯似的训练他。”

  “闭嘴”,唐羽低喝了一声,面带微笑地看着安平:“没有的事,就是最近老是头疼,没能睡好。”

  安平敛了眼眸,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瓶丹药:“这是上次比赛得的,说不定有效。”

  其实,她心里清楚,真正的症结还是训练过度,她心里有些愧疚,利用了唐羽对自己的喜欢,这药是她能拿出来的最好的补偿了。

  唐羽开心的接了过去,这是安平第一次送他东西,“大赛上赏的东西,谁人不知都是灵丹妙药,你这一瓶助眠丹正好帮了我。”

  “你喜欢就好。”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对不起。”

  唐羽摆了摆手:“为你,我心甘情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