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无限流游戏时代

第二十二章:伦敦篇(四)

无限流游戏时代 絮儿妹妹 2393 2020-04-15 13:04:54

  “没多少时间了!得快点去停下这辆车!”江茜一边装填着子弹一边焦急地说到。

  “我一个人去,”陈昊转过头一边将双刃斧扔给陆羽一边说道,一条条血纹在身上蔓延,血液在体内奔涌,展开佩戴石鬼面后拥有的血族的形态,陈昊的体力飞快地消耗着,陈昊向着其他三人说道:“现在只有我的速度来得及去停下列车了,这个催眠术一旦环境更迭很快就会结束,等我把列车停下,你们找机会跳窗跑路他们就不会再追了。”

  “肋差给你!小心点。”陆羽说着扔过了手中发着红光的肋差。

  “陈先生小心!这里就交给我吧。”张狂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排座椅蛮横地从车底拽起扔在车厢的过道阻拦人潮的靠近。

  陈昊再不迟疑,肋差劈向左手边的车窗,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陈昊攀着窗爬上车顶,体内好像有一股源自血液的力量在奔涌,来自血族的血能让陈昊的身体格外轻盈,反应和协调也大大提高,在飞速开进的地铁车顶,陈昊稳稳地狂奔着。

  而在车厢之内,张狂一个人顶住后方的人潮,双臂举起沉重的双排座椅顶在了走廊的过道之上,无数人潮被顶在座椅之后,而江茜和陆羽则相互支撑着将一个个突破火墙的人影打倒或射杀。

  这时,一个原本混迹在人潮中穿着厚实风衣的人影陡然加速穿过火墙,一柄尖刀就要刺向正在换弹的江茜。

  “什!”江茜眼见一柄尖刀刺来连忙扔掉手枪,炙热的火焰化为火球狂野地释放着产生巨大的推力将人影推开,陆羽抓住机会用双刃斧狠狠地砍掉了人影的头颅。

  “这。。这是怪物吗?”陆羽惊疑不定地看着地上的尸体,掉落的头颅通体灰白,双眼深陷,皮肤好像纸一样地在火焰带来的风中不断凋零。

  “小心点!”气喘吁吁地江茜捡起手枪向着陆羽身后开开数枪,陆羽连忙转头,又是一个皮肤灰黑的人影倒下。

  “啧,早知道把肋差留下来了。”陆羽说着护在了江茜身前,火焰中,越来越多地低着头,不发一声的人影在靠近着。

  随着几声枪响,张狂的身上也多出数个血洞,张狂痛哼一声,也只好扔下座椅,向前方狞笑着举着大口径火枪的几道身影挥舞拳头,几声闷响后,张狂扔下手中的尸体,半跪在地上接着挡住人潮。

  “我们也去车顶?”陆羽提议到。

  “别,这些人已经疯了,真的在车顶打可能更危险,我们再坚持一分钟,相信陈昊!”江茜以座椅为掩体,躲在陆羽身后一边开枪一边说道,每见到低着头的灰色人影,江茜的子弹都会在附魔的作用下爆出极度绚烂的火光。

  此时的车顶,在一片黑暗当中,陈昊好像一支利箭掠向前方,沿途的车厢不停有混了头的人潮攀爬着车厢的窗檐向陈昊扑去,闪着红光的肋差划过这些人的手指,这些已经意识模糊的男女也就一边从手指喷出血液,一边麻木地在铁轨上被碾成碎泥。

  灵活地翻入带着地铁奔跑的火车头中,果然,驾驶员已经死在了车头,一台录音机摆在广播的位置上时不时发出声响。

  “啧,我可真是个傻逼。”陈昊一边骂着一边按下了刹车按钮。

  在他身后,黑色的人影身形类似张狂,格外高大,肌肉隆起,人影的头上倒扣着一个棕色的纸袋,眼睛和鼻子的地方分别扣出了三个孔洞。

  这辆地铁怎么样也不会脱轨,因为开膛手杰克自己也在车上。所谓的失控不过是让陈昊上钩的谎言。

  一柄长有一米多的刀刃从袖管中慢慢探出,透过棕色的纸袋,陈昊能够看到面前暴熊一样的人影脸上的笑意。

  五名灰色皮肤的杀手带着手枪和短柄斧从走廊穿了进来一边开枪一边靠近陈昊,开膛手杰克则挠有兴趣地抱着双臂站在一旁。

  狭小的空间,陈昊默默将红色的肋差反握在右手,随着一声枪响,陈昊旋转着用肋差划向一名杀手的胸膛。

  陈昊面前的杀手毫不在意地让陈昊的肋差剖开他的胸膛,手中的短柄斧砍进了陈昊的左肩,自己则瘫软地倒下,其他四名杀手沉默着散开,用交叉的火力攻击陈昊。

  处于四人的中间,陈昊只能暂时地保持静止不动,下一秒,四人同时摸到了扳机。

  “啧,”血红的纹路再次奔涌,从体内为陈昊压榨更多的力量,陈昊高高跃起,左手指尖生长出的一点尖利骨刺深深地抓进了车顶的铁皮中,而几声枪响则在陈昊完成这一切动作后才响起,子弹也只是徒劳地打烂了几层铁皮。

  趴在车顶,陈昊从手中拿出了刚刚剖开灰色人影胸膛时顺手摸到的手铳,瞄准右侧的人影扣动扳机。

  老式的手枪准确性很低,后坐力也很大,但是威力却不容置疑,威力巨大的子弹只用一枪就打烂了右侧人影的胸膛。

  从车顶再次落下地面,陈昊的肋差挡开面前的短柄斧后平切而过,再次斩落一个灰色人影的头颅。

  剩下的两个灰色的人影互相对视一眼扔下了手枪,全都提着短柄斧向陈昊冲来。

  “荷。。荷,”陈昊大口地喘着粗气,皮肤上的血纹也开始一点点暗淡起来,迎着两柄短斧,陈昊咬着牙向下弯腰,以左手撑地,右手握着肋差切过两道人影的小腿。

  精良级的武器瞬间将两人的小腿切断,两个灰色皮肤的杀手重重地倒在地上被陈昊割去了头颅。

  站在五具尸体中央,陈昊身上的血纹全部褪去,体力的巨大消耗让他的力量降低到了正常状态的七成以下,看着眼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应该就是开膛手杰克的黑色身影,陈昊压低了身体想要去摸地上的手铳。

  “啧,怂了吗?”

  陈昊话音未落,开膛手杰克一拳已经快如闪电地打在陈昊的胸口,陈昊重重地砸进身侧的玻璃之中,染血的玻璃渣镶嵌在黑色的风衣上左右摇晃着,呼啸的污浊空气冲进车厢之内混淆陈昊的视野。

  好快!陈昊来不及管胸前断裂的肋骨,仓皇地横起肋差提前挡在身前。下一瞬,银色的刀刃猛地撞在红色的肋差上,巨大的力量推着陈昊撞出了驾驶舱之中,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落在隧道中不断地翻滚。

  看着跌落在隧道中的陈昊扶着肋差一点点爬了起来,人影勾起一抹笑意。

  “竟然被他挡住了,哎呀哎呀,前功尽弃了啊哥哥。”

  人影在只有一个人和五具尸体的车厢自言自语。

  而这时,靠着血族形态赋予的血能勉强将破损的内脏粘连在一起,陈昊艰难地扶着肋差爬了起来,极度的虚弱让他看不清前路。

  “啧,”一具灰色的尸体从经过的车厢中掉落在陈昊身旁,陈昊沉默了片刻,缓缓地蹲下身体咬住了尸体的脖颈,甘甜的血液顺着陈昊的牙齿涌入身体,弥补着陈昊流失的能量。

  大约在吮吸了数十秒后,陈昊勉强恢复了一半的体力,技能生命吮吸的效果也达到了极限。

  忍着剧痛一步一步向前走着,陈昊能够感受到胸前的伤口在一点点恢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