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无限流游戏时代

第二十九章:伦敦篇(十一)

无限流游戏时代 絮儿妹妹 2453 2020-04-17 23:23:05

  顺着每个拐角的箭头,三人小心地前进着,借着晨曦太阳的光芒,三人能够看到整个医院的走廊几乎都被歪七扭八的尸体堆满。

  “照伤口的断面看,基本都是那柄传承肋差造成的。”江茜皱着眉头说道,地面一层薄薄的血水濡湿了她的长裙和鞋子让她的心情不由地有些烦躁。

  “嗯,这样也就能证明我们走的方向是对的了。”陆羽附和着说道。

  沿着箭头走到尽头是一滩血肉模糊的尸体,三人皱着眉绕过了凯特琳的尸体,钢铁的大门在前方紧锁着。

  “真的要就这么冲进去吗?”在铁门的前方,陆羽终究还是犹豫地说道。

  “没办法了,现在时间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打这种炼狱难度本来就一定要冒这种风险!”江茜说着将手枪瞄准铁门上老旧的门锁连开数枪。

  张狂紧跟着一脚向铁门踹去,受损的铁锁瞬间从中断裂,三条狭长的走廊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箭头没有了。”陆羽在三条长廊上分别看过后说道。

  “我们一个一个找!”张狂说着就要向左边的走廊走去。

  “等等,”江茜一边喊着张狂的名字一边退出到了铁门之外。

  小心地靠近了走廊中格外显眼的一滩碎肉,江茜脱下白丝的手套擦拭着被鲜血遮蔽的冰冷墙壁,一道格外狭小的刻痕再擦拭掉鲜血后漏了出来。江茜看着脚下的碎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强大的推理能力在告诉着她有一个身材矮小的女孩在战斗之后死在了这里。

  “向前直走。”江茜向着陆羽和张狂简单地说道。

  接着向前就是彻底黑暗的长廊,江茜从指尖燃起火焰,带着陆羽和张狂一路向前走去。

  走廊的尽头,依然是一道坚固的铁门,江茜和张狂如法炮制地将铁门打开,眼前是上百个密封的罐子和摆在房间中央的化学试剂,罐子中的人全都被某种粘稠的灰色液体所包围,让江茜一时间根本无从辨认。

  “看来那些怪人就是被这些液体和催眠术制作出来的,开膛手杰克应该也是想把陈昊变成怪人才把他扔在这里。”陆羽有些喜形于色地说道,好像发生了什么大好事。

  “嗯,那就说明了陈昊还活着!”江茜轻轻地笑了笑向张狂说道。

  “太好了!陈昊先生一定在这些玻璃罩里面,我这就救他出来!”

  张狂说着就一拳砸在了面前的玻璃罩上,一声巨响后,张狂不可思议地揉着拳头后退,玻璃罩之上竟然只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的裂缝。

  江茜也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玻璃罩。透明的玻璃算不上坚固,但是通过一条条裂纹,江茜能够看到玻璃罩中凝固的液体紧紧地沾在了玻璃罩的外壳之上,这些有着极大的粘性的凝固体将玻璃罩破碎的纹路紧紧地粘在一起,极大地加强了玻璃罩的硬度。

  就在此时,一声气急败坏的短笛声从远处急促的传来,随着短笛声响起,玻璃罩中的人影全都剧烈地挣扎着,而在房间的侧门,一阵阵脚步声响起,零零散散数几十名怪人从暗门向着房间内冲来,与此同时,其他房间也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该死!他们是怎么找来的!还找到的这么快!”看着被打碎的门锁,普奇神父一瘸一拐地躲进角落暗骂着,大部分的怪人还在沿着地道向仁爱医院赶回,现在的普奇也不确定能否将四人留在仁爱医院之中。

  “这些怪人交给我吧!你们一个个把玻璃罩打开去找陈昊先生!”

  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怪人,张狂提起了陆羽携带的长柄双刃斧,站在暗门之前,张狂的利斧大开大合地挥舞着,狂野地将任何胆敢靠近的怪人切碎。

  怪人们嘶吼着扔出手中的短柄斧,张狂大斧横扫扫开了一半的飞斧,剩下的两柄砍进张狂的左肩,一柄砍进右腿的膝盖。

  狞笑着向前一步,张狂忍着膝盖的疼痛向前连踏三步,手中长斧也随之连挥三次,眼前的数十名从暗门中赶来的怪人就全都已经被斩杀。

  将卡在身上的短斧拔出,张狂闷哼着向走廊走去,在那里,数量更为恐怖的怪人正在聚集。

  而在房间中,江茜一边向着后方不断开枪,一边协助着陆羽开罐头,可惜每一个罐头都异常牢固,让两人的效率也显得十分地低。

  胡乱地用手在罐头中的男人脸上摸了摸,陆羽焦急地说到:“也不是这个。”

  “不是锤子啊!就是我啊!”被液体包裹了快十个小时,终于能够大口喘息的陈昊忍不住骂道。

  “卧槽,差点看错了。”陆羽尴尬地说着用右手拉起了陈昊。

  “快走吧,张狂要顶不住了!”江茜说着就提着手枪向前走去。

  “你的枪和刀呢?”江茜向陈昊问道。

  “废话,明摆着被抢了啊。”陈昊一边咳嗽着一边向前迈出一步,没想到脚下一软竟然摔倒在地,殷红的鼻血就从鼻腔涌了出来。

  “我算你人情价,枪支250积分,弹药20。”江茜一边背起陈昊一边说道。

  “不会吧,这个游戏还能丟道具吗?”陈昊有些惊讶地问道。

  “输了不会,存档自动删除,但是你丢了道具赢了游戏道具就真的丢了。”熟读规则的陆羽向陈昊解释道。

  “那血亏啊。。那柄肋差如果真的买的话应该要上千积分了吧。”陈昊讶然道。

  “没错,如果赢了的话出去记得赔我两千积分。”陆羽说着冲进了怪人堆中,配合着张狂将一个个咆哮着冲来的怪人击退,而江茜则一边背着陈昊,一边射出能够爆出火焰的子弹,为张狂和陆羽减轻压力。

  一路冲到了走廊尽头的铁门,从身后和两边都同时涌来了从泰晤士河中归来的,浑身沾满污水的怪人。

  “张狂,你带着他们两个走,我用你的药剂应该能撑一会。”江茜望着身后海潮一样的怪人们说道。

  “不行的!”张狂怒吼着向前开路,皮肤一点点变得血红。

  “你还不能死!”张狂怒吼着说道:“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炼狱模式通过的希望,江茜你绝对不能死,你是我们想赢的关键!”

  “你。。你什么时候喝了狂暴药剂?”江茜垂了垂眼帘,背着陈昊和陆羽一起靠着张狂的脊背向外一边突围一边问道。

  “在腿废了的时候,”张狂笑着说道,右腿被短斧击中的伤口早已经伤到了骨髓,如果不是靠着狂暴药剂,张狂不可能坚持到这里。

  用臂膀撞过挥舞着短斧的怪人海洋,张狂转过身去留给陈昊等人一个坚实的脊背。

  “啧,小张,我会帮你赢下来的!”陈昊向着张狂说道。

  江茜和陆羽毫不犹豫地向着医院外奔跑,张狂的腿已经不可能再支撑着他离开,他们每多停留一秒都只是对张狂的折磨。

  一声沉默的钟声在教堂敲响,好像是在预示着张狂的末路。

  等到陆羽和江茜已经远远离去,张狂狂暴地一次又一次挥舞着长斧,狂暴药剂的效果让他不知疲倦地杀戮着。

  “呵,大个子,这钟声可不是为你而鸣啊。”

  低沉沙哑的声音竟然让张狂悚然一惊,意识模糊的张狂尽力看向了前方。

  灰色皮肤的怪人们全都向两边让开,一个浑身笼罩着黑袍,头上带着纸袋的暴熊一样的人影提着巨大的钢刀,缓步走向了张狂。

  “开膛手杰克。”张狂沉声说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