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无限流游戏时代

第三十章:伦敦篇(十二)

无限流游戏时代 絮儿妹妹 2044 2020-04-18 14:54:07

  “你回来了,老公?”

  带着烟火气息的房间里,张狂怔怔地站着,一个穿着围裙的长发妇人在厨房忙碌,小巧的小猪形状的钟表挂在客厅的中央。

  “我老婆已经死了快十年了,用这种催眠术你不觉得可笑吗?开膛手杰克?”随着张狂开口,转动的钟表指尖悬停在了九点一刻的位置,所有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不见。

  在静止的时间中,巨熊一样的人影掀开悬停的烟雾站在了张狂面前。

  张狂不自觉地后退一步,眼前的人影超乎想象的恐怖。

  “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只在于你的一念之间。

  只要你愿意,你的妻子,她就依然活着。”

  狰狞的口器一张一合,一整片的黑暗包围了张狂的意识。

  。。。。。。。。

  “已经查到了,神父普奇,住在贝克街不远处的一座教堂,父母在他八岁时全部离世,之后他就被教堂的神父所收养,毕业于剑桥大学的医学专业。”陆羽匆忙地冲进一家高大的民居,此时的陈昊正蹲在地上啃着被冻得结实的牛肉,江茜拿着一份地图不断地标注着什么。

  “现在军方是什么情况?”江茜问道。

  “已经在仁爱医院和怪人正面交锋了,正面的火力还是军方更强。但是怪人的机动性更强,中午从地铁涌出来的一大群怪人已经攻陷了一处军械库,这些怪人拿到武装后,军方撑不了太久的。”陆羽简单地向江茜说明了情况。

  “时间不多了啊。。”江茜漂亮的秀眉就在一起,愁容满面地说道。

  “陆羽,你拿到20英镑了吗?”陈昊抬起满是鲜血的脸问道。

  陆羽扔给陈昊一沓钞票没好气地说道:“那个白头套的警察给了我两千英镑,这时候了你要钱干嘛?”

  “啧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也不知道凯特琳现在会去哪。”陈昊摩挲着开始怀念那个矮小却满口脏话的假小子。

  江茜默默地看了陈昊一眼,想起了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提起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大家拼尽全力吧,不能再给开膛手杰克和普奇布局的时间了,先去教堂寻找线索。晚上,我们去赴宴。”江茜沉声说道。

  “好的队长,知道了队长。”陈昊靠着墙低声回答道。

  “你真的没问题吗?陈昊。”陆羽不安地向陈问道。

  “啧,如果把你当做1的战力单位的话,我之前是5陆羽战斗力,现在应该只剩下3陆羽战斗力了。”陈昊回答道。

  “你妹。”陆羽恼怒地向陈昊竖起一根中指。

  “走了。”陈昊说着将双手撑着地面缓缓起身,双腿虚弱地微微颤抖。

  “上来吧。”陆羽微微地俯下身体将陈昊拉到了背上。

  “啧,就你这耐久,还不如江茜背我背的稳。”奔跑大约两千多米后,陈昊向陆羽无情地嘲讽着。

  “废。。废话,人家lv4,属性怎么样都要比我高,这怎么比!”陆羽疲惫地回答道。

  “到了。”江茜简洁地向两人说道。

  转过一处拐角,一座通体灰黑的教堂就出现在了三人面前,在教堂的侧面是一间极为狭小的房屋

  “普奇就住在这里吗?”江茜皱着眉头问道。

  “嗯,听说普奇作为神父和医生的收入除了维持日常开销之外全部都捐给了贫民窟的穷人,日常生活异常拮据。”陆羽向江茜解释道。

  “啧,帮贫民窟的穷人成为超越人类的灰皮怪物吗?我都想称他为恶人的救世主了。”陈昊从陆羽背上落下向房间内走去,讥讽地说道。

  “啧,这神父得过的奖还真不少,不过怎么都是三等奖。。”

  走进房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满满一墙的奖杯和一张老神父的遗像,但是诡异的是,所有的奖项都是三等奖。

  “绘画,象棋,骑马,。。连舞蹈比赛都是三等奖,这未免太巧了吧?”陆羽拿着一枚枚奖杯疑惑地说道。

  “既不显得突出,又不显得过于孱弱。。这恐怕都是这个神父故意取得的成绩。”江茜说道。

  “全都得三等奖其实也挺奇怪的。”陈昊说着接着向房间内走去,又突然停了下来。

  “啧。”陈昊轻轻地踩了踩地板,一声淡淡地回音从脚下传来。

  陈昊向陆羽做出了一个挥砍的手势,陆羽心领神会地举起了双刃斧狠狠地向地板砍下,随着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在了三人脚下。

  看着脚下的坑洞,江茜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强行镇定下来后才说道:“死亡时间最早的起码有十年,最近的不超过半年,男性一名,女性十六名。”

  “看来我们的神父大哥杀人的历史可要比开膛手杰克早多了啊。。”陈昊眯着眼睛吐槽道。

  在坑洞的底部,满是皑皑的白骨。

  沉默着跳了下去,陈昊在白骨中看到了一点微弱的白光。

  一脚踢碎坑洞中唯一的男性尸骨,在尸骨的腹部掉落了一枚发着白光的石块。

  【名称:生命之源】

  【类型:消耗品】

  【品质:优秀】

  【能否带离剧本:否】

  【特效:用浓郁的生命之力弥补使用者的伤势】

  【备注:仁慈的天父不愿看到虔诚的信仰者衰老死去,于是分出自己的一缕浓郁圣光抛向地面,在这位信徒的身体中凝结为这块生命之源,磅礴的生命之力能够治愈任何伤势】

  “呼,这样就不用担心陈昊的战斗力恢复不了的问题了。”陆羽看着这块石头的介绍轻松地说着。

  “啧,陆羽。。我有比把他用来治疗更好的用法。”陈昊说着眯起了昏黄的眼瞳,微笑地看着陆羽。

  “。。。。你要干嘛。”陆羽只感到背脊一凉,有些懵逼地问道。

  “我好像有点明白。。那样的话效率确实会很高。”江茜愣了愣向陆羽投去了诡异的目光。

  “卧槽,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意思!”陆羽毛骨悚然地问道。

  “现在离晚上还有时间,接着找找线索,然后好好想想要怎么赢那个开膛手杰克和普奇神父的组合吧。”

  无视了陆羽的询问,江茜有些烦躁地揉着脑袋说道。

  第三十章:伦敦篇(十三)

  在道路的左边,穿着燕尾服,拄着手杖的绅士们动作娴熟地从马车上跃下后伸出右手,优雅美丽的贵族小姐们则将自己的左手从马车中递给先行下车的绅士们。

  而在道路的右边,穿着破烂,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乞丐和贫民一边狂饮着劣质红酒,一边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

  今夜,在伦敦最为庄严的城堡,车水马龙。

  “几位,请跟我们来这边,我们有专门的服饰供你们挑选,如果想先洗澡的话我也可以带您去偏厅的浴室。”

  带着白色的假发套,高大的英国管家向陈昊三人略微弯腰,轻声说道。

  即使是江茜也没有想到,开膛手杰克的邀请,原来真的是一场华丽的晚宴。

  “你们不知道这是谁组织的晚宴吗?”陈昊的胳膊搭上了管家的脖子,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那位存活在地上的恶魔,杰克先生了。几位是第一次参加杰克先生的晚宴吧,请放心,我们已开始接到邀请的时候也都感到很恐惧,不过杰克先生说了,谁敢不来就杀了谁,后来我们渐渐就习惯了这样的晚宴。”管家微笑着回答。

  “啧,等我宰了开膛手杰克回到现实世界,我一定要好好读一读人类社会学研究。”陈昊一边笑着一边眯起了眼睛,向管家热情地说道。

  “虽然听不懂先生在说什么,不过先生跟我们想的全都一样啊,我们全都想把杰克先生大卸八块呢。”管家依然十分礼貌地回答着。

  一声声娇喘越来越大声地传入陈昊,陆羽和江茜的耳中,陈昊有些兴奋地推门而入,陆羽抬头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瞳孔则向下四十五度弥补向里看去,江茜则连忙红着脸转过头去。

  两名腰肢纤细,身体丰满的贵族少女带着瞪羚的面具在互相交谈着。

  “请不要误会,我们这里并不是什么淫乱聚会,她们只是听从杰克先生的要求,听从自己的欲望行事而已。”带着白发套的管家接着弯腰解释道:“请三位尽快换好衣服和面具来大厅参加晚宴,杰克先生说晚宴结束后回邀请三位一叙。”

  “怎么样。。要参加吗?”陆羽犹豫地问道。

  “啧,这里不是现实,所以是不会得病的。。”陈昊认真地分析着。

  “喂!”江茜红着脸拧了一下陈昊的胳膊。

  “痛痛痛。。别捏了,”陈昊倒吸一口凉气从江茜手中抽出胳膊上的嫩肉,无奈地说道:“现在谁知道这个开膛手杰克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啊。”

  “哼!”江茜带着鼻音哼了一声,跺了跺脚,低着头向房间中走去。

  “啧,等等啊队长。”陈昊摇着头跟了上去。

  穿着较为肮脏的客人似乎被安排在了别处,被选来的客人貌似也有着颜值的要求,自动过滤了房间中的雄性生物,在房间中,陈昊一直跳着眉毛向陆羽发表着自己的看法,陆羽则故作高深的一言不发,偶尔赞同地微微点头。

  “喂!陆羽,陈昊,过来帮我。”江茜手中拿着一间在房间中算得上十分保守的低胸吊带和兔子面局向着陈昊,陆羽招呼道。

  “啧,要我帮你换衣服吗?我不是很擅长这个啊。”陈昊挑了挑眉,面色复杂地说道。

  “不是!”江茜说着一拳砸在了陈昊的右臂,随着一声脆响,陈昊感觉到了一股钻心的剧痛和骨骼的错位。

  “啧,我的错,什么事啊?”陈昊一边皱着眉头将错位的骨骼掰了回去,一边问道。

  “站过来!”江茜一边说一边拉着陈昊和陆羽的衣角将他们拉到了一处角落,好像门神一样将江茜围在中间。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后,江茜红着脸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带着搞笑白兔面具的江茜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样,会不会有点怪?”

  “啧,原来衣服的选择对身材真的这么重要。”陈昊皱着眉头说道。

  “挺漂亮的。”陆羽附和道。

  “嗯,你们也去换衣服吧,我们低调点进去也好。”江茜揉着脑袋说道,陷入思考的她并没有注意到陈昊的目光。

  几十秒后,陈昊和陆羽就换上了一身得体的西装,陈昊带上了一只灰狼的面具,陆羽则带着红鹿的面具,三人一同向着晚宴的大厅走去。

  “喂喂,小哥!看看这个。”一个身形佝偻,头发微秃的中年人在看到陈昊进入大厅的一瞬间靠了上来,手中摇晃着白色的粉末。

  “只要一点点就能飘飘欲仙哦,100克一英镑,这可是只有在这里才能拿到的价格哦。”中年人一边说着一边凑近了陈昊,露出口中恶心的黄牙和肥猪一样油腻的脸庞。

  陈昊想了想后也向中年人笑了笑,中年人连忙更加兴奋地搓着手向陈昊凑了过来。

  微笑着用左手拍了拍中年人的脑袋,陈昊沉重的右拳击打在中年人的下颚,中年人倒飞着摔落在地上,口中吐出带血的黄牙。

  “跟着自己的想法行事,感觉还真不错。”

  昏黄的瞳孔扫视着,大厅中的人在一瞬间的沉默后,一连串的叫好声不间断地响起,陈昊举起右手好像凯旋的英雄一样接受众人的欢呼,大群的或是纤细或是壮硕的女性围拢着想要触碰陈昊的身体,将江茜和陆羽挤到了一旁。

  “小哥,看起来很年轻啊,”在人群中,最为光彩夺目的少女带着斑马的面具说道,随着这个少女的到来,其他女性纷纷自惭形秽地散开,“要不要找一个单独的房间玩玩啊~”

  无限娇媚的声音从面具下发出,细嫩的手指划过陈昊的胸膛。

  陈昊歪着头笑了笑,眼角的余光看到陆羽和江茜也都分别尴尬地应酬着大厅中的男女。

  转过头粗野的挤开人群,陈昊好像这场晚会的君王一样瞩目。

  结实的手臂搂住面色绯红的江茜柔软的腰肢,陈昊一脚踹飞了江茜身边散发着一股腐臭气息的酒鬼。

  “就让我看看你想展示给我们的是什么吧,普奇,还是杰克?”陈昊喃喃自语。

  “要喝几杯吗?”

  穿着蓝色神父服饰,带着豺狗面具的男人端着红酒站在陈昊面前问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