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铜罗镇爱情

第十七章 风起南州城

铜罗镇爱情 一杆老炮铳 3234 2020-04-23 10:12:49

  淑蓉现在的公司太大了,已经不再是她原来一直从事单纯做收藏。有些事情做起来就力不从心。于是她聘请了一位职业经理来管理。

  这位经理也是女的,叫素丽。在这样的职位上算是很年轻,还不到三十。不过,跟淑蓉很投缘,很快她就放放心心把一切都交给她打理了。

  到后来,她的一些秘密和心思也经常会说给素丽听。

  听老板倾诉也好像成了这位职业经理人工作的一部分。

  两个人有时候喝茶,有时候也喝酒。

  淑蓉想找人说话了,就预先给素丽打招呼,让她安排好公司的业务,然后找地方陪她说话。

  地方一般都是在自己公司下属的酒店里面。

  这天又约了素丽,因为近期重要的事情太多了。

  这回说话的内容比价沉重,淑蓉选择了喝酒,地方就在他们家里。

  阿端来到南州城几乎什么事也帮不上帮。

  不过对淑蓉言听计从,像一个乖孩子。

  不过他也有点闲不住,单不愿意做收拾房子之类的琐碎活,而喜欢跟园丁一起打理房前屋后的绿植。

  淑蓉本来是像让她学一些体育运动类的项目,一来好打发时间,二来看上去也像一个有钱人的做派。

  阿端实在不喜欢,虽然照她的话去学了,学的并不好看上去也不开心,淑蓉只好由他去。

  素丽是他们家的常客。她一来,阿端就知道是跟淑蓉有话说,他很礼拜的跟素丽点头,然后就去找园丁了。素丽的车不走他就不会进家门,免得打扰她们说话。

  在家里,她们是在淑蓉的书房说话的。保姆预先准备好东西,也回避了。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淑蓉才显示出柔弱的一面。

  “素丽,你知道吗?我跟铜锣镇的镇长展雄风是有仇怨的。”

  “是在镇上生活的时候欺压你们了吗?”

  “那倒不是!是我们一家要一起离开铜罗镇的时候,他阻止了我们。”

  其实有些事情淑蓉已经说过了。

  而且是好几遍。

  素丽已经知道,淑蓉当年在铜罗镇本来生活的很安静,每天看着铜锣山就觉得心里踏实。自从有了阿拜之后,才突然醒悟过来,觉得人生其实还有很多比藏品更重要的事情。

  她决定带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回归现代社会。

  阿端想了很长时间,最后终于同意跟她出去生活。

  于是他们坐上一辆车进镇子来送东西的车准备离开。

  没想到的是半路被镇长老展带着人截住。

  “我们要回娘家去?怎么了?镇上那么多人可以自由外出,凭什么我们不行!”

  淑蓉极力争辩。

  “淑蓉少奶奶,你可以离开。阿端少爷和阿拜小少爷是不可以走的!”

  “为什么,你们这样可是限制人身自由。是犯法的事情!”

  “他们是属于铜罗镇的,是这个镇子的守护神,是不可以离开的。我也没办法!”

  那些人不容分说,夹持着阿端,抱着阿拜,返回镇子上去了。

  但是容不得多想,淑蓉只能自己离开。

  “那一次是我这一生哭的最伤心的一回。”

  淑蓉每次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会不由得流泪。

  不过,夫妻、母子骨肉割离的那种痛楚让她重新燃起了夺走大铜锣的欲望。

  阿端看起来傻兮兮的,其实可能早就预料到了什么,临走之前把他脖子上挂着的小铜锣送给了她。

  淑蓉是内行,她一看到这件宝贝就知道也是一件珍品,虽然不及大铜锣珍贵,但再也没有什么铜器的价值可以比的上。

  预先根本没想到阿端会被限制自由,只是担心小镇长大的他出来走散了,曾经叮嘱过,“壶镇有家南城古董店是咱们家开的,万一有什么意外,记得去那里找人帮助你!”

  从铜罗镇出来,她去找过官府的人权部门。当时还是帝制,得到的答复是,阿家的人世代享受俸禄,职责就是坚守铜锣山,不得擅自离职。

  淑蓉在壶镇住了几天之后就咬咬牙回到南州城,她决定多多的赚钱,然后想办法把镇子里的人搬迁出来,那样就不用再给他们敲铜锣了。

  后来是阿端忍受不了思念之苦,想带着阿拜偷跑出来找他。阿拜被八路截回去,只有他一个人跑出来了。

  “再以后是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北方集团公司的老板竟然就是阿端的生母真珍。”

  这事其实也说过好多回了,不过善解人意的素丽知道一个人一生中发生的最难忘记的事情才会一回又一回的拿出来说。

  于是每一次她都像第一次听见一样。

  “这可真是个奇迹!那真珍老太太可是传奇人物。”

  “我原本是想跟她合力来对付铜罗镇的,试着接触过一回,那老太太跟我的理念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难道她不想救她的丈夫出来吗?”

  “她竟然想修复矿区的生态,让那地方水源恢复,然后把阿支老头给救出来!”

  其实素丽是赞同真珍老太太的做法的。可是她太了解淑蓉的性格了,她只想到针锋相对,根本不会想着迂回。

  后来的事情素丽也知道,本来淑蓉想让阿端去说服的,可是阿端跟生母有隔膜,死活不愿意去。

  后来她知道自己无法关注阿拜,又放心不下,就把这意思透露给真珍老太太。在这一点上,那老太太到是尽心尽力,让她在好多方面不再挂心。

  最近她其实一直在关注阿拜能不能顺利从镇子里面出来。因为担心阿端被镇上的人弄回去,她现在还不能直接联系阿拜,但她想知道她的下落。

  “素丽,这些事你可能听烦了,那我现在就说今天想跟你探讨的正事。”

  “我怎么会烦,你什么说烦了,我也不会烦!这种经历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素丽不管做事和说话总是会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来进行。

  “阿拜终于自由了!我很高兴。只是就在得到阿拜自由的消息同时,也得到了镇长老展三个人启程出来追踪的阿端的消息。”

  “不至于吧?现在靠几个老头,能把阿端追回去?”

  “我可是研究古董的,知道有些宝贝确实有奇特的功效,有时候用科学都解释不了。”

  “最多是个障眼法,不必太认真!”

  “不是的!素丽。那三个老头一路就是向着南州城来了!据我所知,铜罗镇的人一般是不往这边来的。而且我出来以后并没有露出踪迹,他们竟然一路追过来了!”

  “我不相信有那么神,他们可能是查到你的底细了,知道你是南州城的人。”

  “不会的!我去铜罗镇,连阿端都不知道我是从那里来的。其他人更不可能知道。他们手里真有祖传的宝贝,有一些古董真的很邪门,比如阿端送给我的小铜锣就很神奇,不管遇到什么难事,都能让我心想事成。”

  “哈哈,你越说越离谱了,那不就是一个挂饰吗?只是流传年代较长看上去有些搜狐仓价值而已。”

  “真的,素丽!前不久我就捧着小铜锣许过愿,一定要让阿拜离开镇子走到外面的世界来。阿端说不可能,因为阿支那老头肯定不会放他走!”

  素丽没说话,因为涉及到阿拜,万一说错了,淑蓉会翻脸的。

  “我当时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就冲阿端发火,‘那就你回去!把我儿子换出来!’那傻子竟然当真了说‘好吧!’”

  “你们家阿端其实很实在,你让他回去换儿子,可真敢去!”

  “是啊!不过,阿拜还真出来了。但我决不能让铜罗镇的那些腐朽的老头们把阿端给弄走的!眼看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我不能再让丈夫离开!”

  “那你说吧,需要我怎么做!或者我们应该这么做。这方面我这职业经理人可没学过!”

  “之前我就知道展老头会追踪术,用的是祖传的小铜锣,所以请教过好多许多老手探讨过那种追踪方式。”

  “有结果吗?”

  “有人建议在阿端身边布置一个也是从铜罗镇出来的人,而且出生时辰差不多的人,可以混淆视听,扰乱他们的追踪套路。”

  “你看我理解的对不对?就是说,安插一个各方面因素跟阿端差不多的人,然后让那些人追踪到这里,发现了这个人,以为追错错了。”

  “对,就是这意思。”

  “那好,我现在就发微信让他们拟招聘公告。不过,我们不能直接说是找铜罗镇的人吧?”

  “当然不能!这难题就交给你,必须尽快找到人。”

  “没问题,如果在南州城找不到,我就派人开车去北方拉个人回来。”

  素丽说着就拿起手机发微信安排事情去了。

  “不好了!展老头三人已经坐着火车进了南州城。”

  淑蓉也拿出手机看的时候,突然叫了起来。

  素丽还没来得及回应,淑蓉又叫了一声。

  “阿拜已经进了都城音乐学院!”

  “你当时为什么不安排他进我们的自己的学校上学呢?”

  “我不想让儿子在自己的学校上学,一来学不好,二来现在还不是公开我们关系的时候。只是还要委屈我儿子一段时间,她可能一直以为妈妈不要他了!”

  “你不是说阿拜在铜罗镇也没有耽误学习吗?”

  “是啊,真珍老太太在这一点上做的是太好了!镇上的人不防备她,她才可以做一些事情的。阿拜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大学老师给教的。”

  “京都娱乐的学校门槛也挺高的啊,那是培养明星的地方,阿拜能进去也算不简单!”

  “哈哈,不简单事情还有。我儿子竟然成了京都娱乐唯一继承人的艾米的女朋友!这才两天时间吧?我儿子长大了,会谈恋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