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她甜不可攀

043 你算什么人物?

她甜不可攀 霏倾 1053 2020-05-05 20:01:21

  043

  井勤不说话了,只顾喝茶。

  蒋凡晞已然穷途末路,只能哀求:“您就告诉我吧,拜托了。我真的是有东西要给他,也有话跟他说。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很迷茫,我需要他的引导……”

  说着,她声音变了调。

  许是怕她真哭出来,井勤又是皱眉又是叹气的,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复杂,纠结片刻,放软了语气:“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他千交代万交代一定不能让你们这帮孩子知道他在哪里。他很忙的,给不了你什么引导。”

  蒋凡晞垂下微红的眼睛,抿唇不语。

  井勤晚上原本是想跟唐熠叙旧的,见不到老朋友就算了,还被迫与隔山差五就要问一次资助人消息的蒋凡晞吃饭。

  总被追问不想回答的事,井勤早厌烦了,见蒋凡晞这样,口气又不好了:“我今晚一次性跟你说清楚吧,咱们说点实在的。”

  蒋凡晞仿佛听到了希望,眼里有了光。

  “你知道你们这帮孩子每年在德国要花多少钱么?他能出得起这么多钱,不求回报地资助你们这些贫困的孩子,是什么人物,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蒋凡晞怔怔地点着头。

  井勤目光在她脸上身上扫视几道,忽然意味不明地嗤笑一声。那一声很轻,但蒋凡晞还是听出了轻蔑、嘲讽的味道。

  “你算什么人物,就一企业技术顾问,也想见到他?对,你是想见他没错,我也看出你锲而不舍的精神,十年如一日追着我问他的下落。但你有没有想过,他想不想见你?”

  井勤阴阳怪气说完,让侍应过来点菜。

  蒋凡晞放在桌下的十指早已绞得毫无血色。

  她听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以她如今的成就,就算知道资助人的下落,资助人也不一定愿意见到她。因为她,可能现在还没法帮上他什么忙,所以……

  蒋凡晞明白了,也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不断往上睁着眼睛,想阻止眼泪流下,但泪水还是从眼角滑落,砸在桌上。

  井勤刚点完菜,见她这样,忙把桌上的纸巾盒推过去:“你别哭啊,待会人家以为我欺负你。”

  蒋凡晞的眼泪还是止不住。

  井勤没办法了,叹了叹气,说:“你别哭了,我透露一点他的消息给你,但你不能跟别的孩子说。”

  蒋凡晞惊喜,抬手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满目期待地看着井勤。

  “你们的资助人啊,据我所知,他最近在中国。”

  蒋凡晞惊得瞪大了眼睛,急道:“在中国哪个城市?”

  井勤想也没想:“那我不清楚。”

  “你可以帮我问问他吗?或者……或者!”蒋凡晞越说越着急,“你给我他的联系方式?我自己问他!”

  见她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井勤有点恼,板着脸说:“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客气了?”说完,再不理会她,兀自打开手机跟人发语音去了。

  蒋凡晞眼巴巴地奢望着,可直到一顿饭吃完了,井勤都没再跟她透露半点关于资助人的消息,甚至临走前还警告她,如果再麻烦唐熠做中间人帮约,要把她各种拉黑。

  ……

  蒋凡晞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上了车。

  坐在副驾的周恒看过来,关心道:“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蒋凡晞摇头:“没有。”

  周恒也就识趣地没再往下问。

  车子驶离文华酒店,往工业区走。

  蒋凡晞开着车窗吹风,脸上因为哭过而干燥紧绷。

  她想井勤刚才说的——你们资助人,他现在在中国。

  可中国有14亿人口,多少男人姓韩,她到哪里去找啊。

  大约也是太无助,她竟问跟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周恒:“周助,我想找一个人,但只知道他在中国,只知道他的姓,连名字和年龄都不知道,你说有办法吗?”

  周恒思索几秒,问道:“还有其他信息吗?比如身上脸上有什么特征,或者从事什么工作。”

  蒋凡晞回想几秒,说:“什么工作不知道,但应该做了不少慈善,因为他……他资助了不少孩子出国留学。”

  “如果是慈善家,那我帮您查一下吧。”

  蒋凡晞眼里又有了光:“嗯嗯,谢谢你啊周助!”

霏倾

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