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03章 初见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84 2020-10-27 20:00:00

  2010年的夏天,阳城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闷热。

  整个大地像是一个倒扣的锅盖,里面还轰隆隆的煮着梅菜扣肉。水汽蒸干了,直热得人汗流浃背。

  走两步,汗水便顺着衣衫滑落下来,粘成湿漉漉的一片。

  此时,佟春夏一只脚跨入了高二。

  漫长的数十年的岁月过去,她却还记得这辈子第一次跟段晏秋说话的场景。

  那天天气极热,而一中的大门离教学楼是一个长上坡。

  上学就像是取经。

  而佟春夏背着小书包,走在那一条长上坡,隔着四百米远就闻见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

  树下有人围在一堆,里三层外三层,有人举着手机在拍,有人在起哄,有人在偷笑。

  中间的男孩子穿着一身校服,手里的一捧玫瑰鲜红刺目,脚上的皮鞋澄亮,边上还摆放着几支蜡烛。

  那人是如此的风骚,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头上的发胶,可与日月争辉。

  他脸上的痘痘,一如密密棋盘。

  他嘴角的笑容,是如此的邪魅狷狂。

  不好,又遇上一场精心策划的表白。

  而佟春夏心里“咯噔”一下,脚步骤停,顿在了四百米远的距离。她瞪着眸子看向那人,脑子空白了几秒钟,慢慢往后退去。

  只要速度够快,表白的人就追不上她。

  那能怎么办?难道怪父母生了她一张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脸?

  整个一中,美女千千万,可佟春夏却只有一个。

  能让全一中男生沸腾的,也只有佟春夏一个。

  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

  刚后退两步,“咚”一声撞上了一个柔软的怀抱,背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女声,压抑着一丝丝兴奋:“呀,有好戏看了。”

  佟春夏苦着脸,仰头对上陆清欢的脸,“陆清欢,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

  “上半年有个要为你寻死腻活跳楼的,上上个月有跟踪你的,这个月又是什么?”陆清欢嘴边笑意更深,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佟春夏,你可真是个让所有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女人。”

  “欲罢不能?你说的……是老干妈吧?”

  陆清欢是她在一中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从初二认识,革命情谊深厚,情比金坚。

  清欢唇边一抹邪魅的笑,双手将她推了出去,“你先稳住他,我去帮你叫保安。”

  佟春夏被她推得一个踉跄,以差点狗吃屎的优美状态稳住。

  一抬眸,四百米开外的人群目光已经精准的锁定了她。

  “佟春夏来了!!”

  “来了来了!”

  佟春夏摸着脑袋干笑了两声,朝着众人挥手示意,早有一脸激动的围观群众上前来抓着她往前拖去。

  “马德年,快,你女神来了!!”

  佟春夏被拉着拽了出去,硬生生到了那位名叫马德年的少年面前。

  少年有些胖,略带一些腼腆,他在众人的起哄声和叫好声中脸微微红了。

  他的一双眸子含羞带怯,如春日含苞花蕾。

  他上前一步,嘴唇微微张开,语调激动难以自持:“春夏……我……”

  “这位同学!!”千钧一发之际,佟春夏立刻抬手。

  周遭十几双眼睛纷纷转动,落在了佟春夏的身上。

  四下里一片死寂,风过无声,树叶沙沙。

  佟春夏喉头一滚,眨巴了眼睛,瞬间先发制人:“这位同学,你冷静一下,你先听我说。”

  马德年眉头微微一皱,露出了一个如土拨鼠般愚蠢的表情。

  佟春夏面露羞愧,一脸郑重其事道:“我们今年都高二了,眼看明年就高三了,我……我现在只想以学业为重…考上一个好大学是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提高一分,干掉千人,你…这么聪明…应该懂的吧?”

  马德年的脸一下子变青了。

  他拿着玫瑰的手僵在半空,放也不是,抬也不是。

  佟春夏继续道:“马同学你看啊,我已经成绩垫底,要是再不努力可就连大学都考不上了。什么情情爱爱的,我现在不想考虑那么多。”

  人群中有一声调笑,“佟春夏,就你那成绩,那还有下降空间吗?”

  “就是,回回倒数,还这么求上进啊?”

  一声又一声的讪笑。

  佟春夏叉着腰,杏目圆瞪,“那咸鱼也还想翻身呢。癞蛤蟆还想吃白天鹅呢,就不许我有梦想了?”

  马德年脸色变了又变,嘴唇哆嗦了一下,脸色慢慢变青,“春夏,你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啊?”佟春夏眉头一皱,“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该死,这陆清欢怎么还不带保安来,没看见这里在逼婚吗?

  再不来她佟春夏就要骑虎难下了。

  一中的女神佟春夏,向来温柔可人,甜美动人,怎么可以变身成母老虎?

  “马德年,你这都听不出来,人家女神拒绝你呢!”

  “就是,都跟你说了女神眼光高,看不起咱们这些普通人你还不信?”

  “马德年,人家女神都说不喜欢你啦,你不要缠着人家啦!”

  马德年双手捶下,神情变得有些激动,“春夏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你喜欢我对不对?你是在害羞对不对?”

  对你妈个头哦。

  佟春夏睁大了一双楚楚可人的眼睛,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她的眼睛很大,犹如秋水,盈盈水泽。正如清欢所说,这双眼睛男人看了要心软,女人看了要腿软。

  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伞。

  佟春夏微微咬紧下唇,“马德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完了,白莲花这招竟然不管用。

  要不换种方法,是说自己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呢还是说自己另有对象呢?

  要不选择绝症吧,至少就算马德年恼羞成怒之下也不会打一个病人。

  “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对我三笑留情?”

  佟春夏哆嗦了一下,觉得脑袋瓜子疼,“三……笑……留情?”

  不是啊,她天天傻笑啊。

  说好的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呢?!

  “第一次入学仪式,只有我一个人忘记穿校服,你鼓励了我,此为一笑。第二次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我不小心将鞋子甩了出去,刚好砸到了你背上,你把鞋子扔给我,冲我微微一笑,此为二笑。第三次上次期末考试的时候,你借了我铅笔,对我笑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