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05章 我想和你相亲相爱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17 2020-10-29 20:00:00

  “没有啊。”佟春夏摇头如拨浪鼓,嘴硬如死透了的鸭子,“咱们不是同学吗?我是想着咱两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不太像是相亲相爱的同学,所以特意上来给你打个招呼。”

  佟春夏故意露出了含羞带怯的表情。

  这样马德年应该可以信服了吧?

  以后也不会来骚扰她了吧?

  段晏秋“哦”了一声,继续推着车子往前走。

  他一走,佟春夏便跟着走。

  亦步亦趋。

  两个人一前一后。

  朝霞如金,将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夏风轻拂,相顾无言。

  佟春夏看着面前那道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身影,心头有些发憷。

  她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自行车轮子咕噜咕噜,碾过发烫的地面,犹如碾过她的心。

  气氛,真是一点都不尴尬。

  佟春夏这人是个话痨,这气氛一沉默吧,她就想叭叭两句打破沉默。

  “段同学,你热不热?”

  “还好。”

  “那你渴不渴?”

  “一般。”

  “你暑假作业做完了吧?”

  终于那人抬起眼睛来,慢悠悠从唇齿之间吐出一句,“你绕这么大弯,不会是想要抄我的作业吧?”

  “嗯?”佟春夏嘴唇紧抿一条线,她干笑两声,“你别胡说,我可不是那种人。”

  段宴秋淡淡一句:“我经常看见你抄班上同学的作业。”

  佟春夏面色一红,“看来我们之间有很多误会。”

  说罢她上前一步,贴近了段宴秋,鼓足一口气道:“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今天好好促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吧?”

  段宴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手中篮球将两人身体隔开。

  他的眼中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谢谢,不用。”

  佟春夏继续讪笑,“段同学真是客气。”

  段宴秋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好看秀气的眉毛微微皱起,“你……还有事吗?”

  佟春夏摇头,“没事啊。你走你的。”

  段宴秋眉毛皱得更深了,他那殷红的唇紧闭,淡漠的瞳孔里倒影出少女浅浅的模样。

  再不迟疑,段宴秋干脆单腿一跨,坐上了自行车,一个猛蹬,瞬间将那人遥遥甩在了身后。

  身后传来佟春夏亲热的声音,“秋啊,你慢点啊,注意安全啊——”

  声音之大,响彻整个操场。

  一声猝不及防的急刹,轮胎仿佛被地面撕开般的锐利。

  段宴秋缓缓回过头来,隐约可见嘴角抽动了一下。

  少年眉目清冽,阳光落在他的身上,犹如一圈光辉。他的那双眼睛,终于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女孩。

  “夏儿,你叫我什么?”

  ————————————————————

  佟春夏是哆嗦着回到自己座位的。

  她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段宴秋临走时候的场景。

  他说:夏儿,你叫我什么。

  叫我什么——

  我什么——

  不是啊,段宴秋走的不是禁欲系高冷学霸男神路线吗?

  怎么突然骚气满满了?

  他,一定是在报复她。

  佟春夏心口发凉,暗暗发誓,下次再也不拿段宴秋做挡箭牌了。

  那段宴秋,明显比马德年之流的人段数高出数倍。

  她佟春夏这智商,哪里是大佬的对手啊?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

  佟春夏显然低估了市一中的少男少女对八卦的热情。

  她这厢刚拒绝了马德年,并暗示对方自己喜欢段宴秋,几日之后整件事情就如同发酵了的馒头越变越大。

  而且还是人血味的馒头。

  ——你们听说了吗?佟春夏暗恋段宴秋唉。

  ——怎么没听说?我还听我一个同学说,佟春夏疯狂暗恋段宴秋,她的作业本和课本上全部都是贴的段宴秋的照片!

  ——我昨天还看见她悄悄跟踪段宴秋了!

  ——是吗是吗?我在三班的同学说佟春夏悄咪咪给段宴秋写过情书表白,只不过被段宴秋给拒绝了。

  ——我怎么听说是佟春夏拒绝了段宴秋?

  ——不是吧,就她那样,有什么资格拒绝段晏秋?

  此刻,佟春夏正蹲在厕所,贴着墙面听着关于自己的八卦。

  暗恋?疯狂暗恋?跟踪?拒绝?

  年度琼瑶苦情女人励志大戏?

  佟春夏很生气。

  明明大家一起男盗女chang,凭什么就只骂女人?

  更何况她有什么配不上段晏秋的,论长相,一中无人能与她一战。她不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吗?不就是成绩不怎么好吗?不就是体育也不怎么好吗?

  哎,等等,说起来自己除了长相一无是处?

  还有,这件事情不是她把段晏秋拉下水的吗?

  她都这么生气,段晏秋只怕更生气吧?

  同学一年,她大概也知道段晏秋的脾气,反正就是个闷葫芦,经常有事没事带着个耳机,与世隔绝。

  甚至有一段时间她怀疑,段晏秋带的不是耳机,而是助听器。

  总之,段晏秋脾气很不好。

  因为她曾亲眼看见他把一个隔壁班来表白送礼物的女生给骂得嗷嗷大哭。

  其实也不是骂,只是段晏秋这人嘴巴特别毒,就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喜欢脑子不好使的。”

  啧啧啧,惨烈。

  完,要是段晏秋听到这些流言还不得把她给剁成肉馅啊。

  她现在只夜夜祈祷着段晏秋的助听器,哦,不,是耳机质量更好一点,让他听不见这些流言蜚语。

  终于,某日下课后,春夏正准备趴在课桌上补个觉,就听见“笃笃笃”的声音。

  段晏秋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敲在她的桌面上。

  她从手臂中抬起头来,刚好看见段晏秋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认真打量他。

  段晏秋皮肤很白净,五官深邃,锐利得隐隐给人逼迫之感。他的眼睛大而明亮,睫毛很长,干净清新得仿佛跟周围人不是一个画风。

  其他人是乡村爱情,而他却是校园偶像。

  他的下颚线紧绷,看得出来情绪不是很高。

  一看见段晏秋,春夏便想起了四个字。

  秋后算账。

  春夏有些心虚,假装打了个哈欠,心里如临大敌,面上却故作轻松道:“段同学,有何贵干?”

  段晏秋开门见山,“找我的那天,有人跟你表白?”

  春夏打着哈哈道:“天天都有人跟我表白,你说的是哪天?”

  “就是你追着我自行车跑那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