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08章 算账来了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66 2020-11-01 20:00:00

  文化人遇上泼皮无赖,段宴秋竟也只能吃哑巴亏。

  可到底是段宴秋,见佟春夏笑眯眯的样子,终于激发了人性中的恶。

  此时段宴秋已经快有一八二的身高。

  往前一步,便像是一座山一样朝她压了下来。

  佟春夏那固若金汤的城池瞬间点起了烽火。

  少年再往前一步,而佟春夏为了表达自己的勇气,不肯后退。

  于是,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空气仿佛被挤压了一般,春夏觉得有些无法呼吸。

  她不敢抬眼,生怕蹭到了他的下巴或是脸。

  她只能僵在那里。

  其实她只是虚张声势,实则内里空虚一片。

  段宴秋凑近她耳边,用一种接近魔鬼的声音缓缓道:“其实也不是拿你没有办法。”

  春夏眉梢一扬,“什么办法。”

  “你说我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你会怎么样?”

  佟春夏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里,抬起眼来瞪着段宴秋。

  不知为何,段宴秋心情终于好了那么一点点。

  “你要知道,女人这个弱点,永远也斗不过男人。既然你耍无赖,我也只好以牙还牙。”段宴秋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刻意在模仿佟春夏笑眯眯的样子。

  因为佟春夏笑眯眯的时候最是可恶,也最能让对方乱了心智。

  干净斯文的少年,终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二傻子。

  佟春夏仰头,唇角抽了抽,“你有本事……就来……”

  段宴秋优雅一笑,“当然这是最后的手段。只要你乖乖的把漫画撤下来,并以后不再发表这些东西,我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也别逼我,你要无赖,我只好奉陪。”

  春夏抿了抿唇,粗气从鼻孔里出。

  “那个…你当真没有考虑过赵煜?”

  段宴秋冷道:“没有。”

  “为什么?是他不够好?”

  “……”

  “你应该考虑一下,群众对你们的呼声很高。”

  段宴秋一记眼刀飘过来,“你知道这里是几楼吗?”

  “…五…五楼?”

  “你知道从这里把人丢下去会怎么样?”

  春夏咽下一口口水,“大约收拾收拾就去下辈子了?”

  段宴秋将手重重放在她肩上,“那你想去下辈子吗?”

  春夏摇头,“你别威胁我。你这哪里有三好学生团干部的样子?”

  “你要知道,人被逼急了,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春夏点头,“知道,狗急跳墙。”

  “……”

  当春夏把整个事情讲给陆清欢听的时候,陆清欢是乐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两个人一起上学放学,走在学校大道的林荫道上。

  天气很热,两人手里一人一根冰棒。

  陆清欢笑的时候,抖得差点将冰棒掉地上。

  最后,陆清欢终于来了一句,“那现在只能把以前发的删了?”

  春夏咬了一口冰棒,冻得她牙关发颤,她恶狠狠道:“那要不然怎样?段宴秋有句话还真说对了,只要男的耍起流氓来,再没皮没脸的女人都对付不了。”

  “可我看他就是威胁你,这种事他干不出来。”

  “是干不出来。可万一他为了整我,三头两头的过来跟我说点悄悄话什么的,再来点亲密的若有若无的肢体接触,我还不被他的粉丝团给砍成薯片啊。”

  陆清欢频频点头,“这倒是。暗恋他的女生挺多的,变态的估计也不少。”

  “是吧是吧。”春夏点头如鸡啄米,“你说他怎么这样啊,之前我看他沉默寡言的,还以为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呢。”

  “段宴秋?老实巴交?”陆清欢翻了个白眼,“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有点闷骚。”

  “我也看出来了。”春夏认命了,“为保平安,我看我还是把漫画删了吧。”

  “别啊,我也在追啊,画得可好啊。好多人都在追呢,你要是不更了,估计也要被人追着骂。”

  “合着我继续画会被段宴秋整死,不继续画就会被追的人骂死?哇哦,真是很容易选择呢。”

  陆清欢幸灾乐祸,“所以嘛,谁让你一开始手贱,画什么基情漫画。”

  “谁让段宴秋说我脑子不好使?”

  “你不经常也说自己脑子不好使吗?”

  “我自己说,那叫自嘲。别人说,那叫侮辱。”

  陆清欢顿了一下,笑眯眯道:“其实许多人都说你脑子不好使,也不止段宴秋一个。”

  “可当着我面说的,就他一个。”春夏越想越气,“就许他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不许我英勇反抗?”

  “我看你是英勇就义还差不多。”

  春夏泄气。

  眼看快要到了学校门口,春夏看见不远处的林荫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

  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正低头看手机。

  不知为何,春夏第一眼便觉得这个男生好像不太寻常。

  也许是因为他头发梳得极其的一丝不苟,也许是他站立的姿势太过笔直像是军人,总之,他不一样。

  那人抬头,看见了春夏,冲她招手,并笑着叫了一声,“是佟春夏同学吗?”

  佟春夏和陆清欢对视一眼。

  那青年男子朝她们走了过来,佟春夏舔完最后一点冰棒,将木棍扔进了垃圾桶,才对他道:“叔叔…你是……”

  叫叔叔好像有点太老了。

  那年轻男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

  可是总不能叫“大哥”吧,又不是混子。

  “春夏同学你好,我是…”那青年男子犹豫了一下,方才道,“我是陈琛,是段宴秋同学的…朋友。”

  陆清欢看她一眼,两人对视之间,似都有疑惑。

  段宴秋哪里来的这么大年龄的朋友?

  陆清欢咬着冰棍,“忘年之交?”

  陈琛面有一丝尴尬之色,却不理会陆清欢,对春夏道:“春夏同学,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未等春夏回答,陆清欢却一把拉住了她,“不能。”

  “我在和春夏同学说话。”

  “我是她的监护人…呃…代理人。你有什么跟我说。”

  陈琛轻轻推了推眼镜,“那好。”

  说罢,陈琛从包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春夏一看就知道是她发布在网上的漫画。

  她突然就心虚了。

  完,秋后算账的来了。

  “春夏同学这是你画的吧?”

  “不是。”陆清欢掷地有声的否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