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10章 理不直气也壮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76 2020-11-03 20:00:00

  春夏说这话的时候,头也不抬,只看着书本。

  段宴秋眉头微皱,总觉得佟春夏今天有些奇怪。

  他习惯了她嬉皮笑脸,已经料想让她删帖应该难于登天,少不得要你来我往几个回合。

  可是竟然就这么轻松?

  凡事反常必有妖。

  段宴秋盯着她,少年有些疑惑,杵在那儿有些失神。

  春夏挑眉,“怎么,站在这里不走,是想抄我作业?”

  段宴秋欲言又止,“你…今天…怎么了?”

  这句话说出口,段宴秋觉得自己很奇怪,好像关心别人,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因为家庭原因,他一般极少跟人深交。

  父母也常常敲警钟,让他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多留几个心眼。

  这留来留去,好像竟没什么朋友。

  段宴秋从来不觉得没有朋友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却觉得说出一句“你怎么了”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春夏扯了扯唇角,终究是少年心性,藏不住事,更藏不住情绪。

  她冷冷道:“发生什么事情,你不是更清楚吗?”

  段宴秋抿了抿唇,看着她。

  佟春夏为什么是现在这样的?之前无论她说什么恶毒的话,他都感觉到她应该是极好相处的,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

  此刻,他莫名感觉到她是有些生气的。

  段宴秋只好老实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春夏站起身来,两个人视线平齐。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却让大人介入。段宴秋,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打小报告爱告状的人。你这个人……”春夏深吸一口气,语气平静,隐含淡淡失望,“真没劲儿。”

  没劲儿可以代表很多意思。

  比如你这个人真烂。

  跟你认识很没有意义。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段宴秋微微变了脸色。

  ——叮。

  尖锐的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飞速窜入教室,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有人不小心撞了段宴秋一下,春夏分明看到他蠕了蠕唇,是想说些什么,可是刚好老师也进来了。

  于是作罢。

  其实春夏当时也不知道自己那股怒气从哪里来。

  明明她和段宴秋不过是同班同学,甚至一年来甚少说话,可是心底却莫名其妙涌上来那种淡淡的难以理解的失落。

  大约是她坚信他的画风跟其他的男同学不一样。

  他应该是出水芙蓉,出淤泥而不染。

  而不是悄悄打小报告,把大人扯进他们的是非恩怨之中。

  再说,她本来也准备删掉漫画。

  倒不是因为段宴秋,实在是因为她前几天在走廊上看见赵煜走过的时候,一群女生在背后叽叽喳喳的说小话。

  赵煜何其无辜。

  城门失火,殃及了远在走廊尽头的池鱼。

  显然段宴秋不能接受被人骂他而他不能反驳的情况。刚一放学,段宴秋起身去找春夏,奈何春夏就坐在后面挨着门的位置。

  段宴秋只看到她的位置空空,上面还散乱的摆放着铅笔和画纸。

  人,已不见。

  段宴秋皱眉,看着画纸上她画的五颜六色的三角函数,有些微微出神。

  他心里有莫名其妙的情绪在滋长。

  思来想去,也许就是被那句“你挺没劲儿”闹的。

  春夏在学校门口等陆清欢下课。

  陆清欢跟她以前是一个班,只是后来分了班,她选择理科,陆清欢是文科,两人就此分班。

  春夏选择理科的原因很简单。

  抄答案的时候方便一点。

  文科一抄就是一大堆,理科只需要简单的几个公式数字就行。反正都不懂,干嘛不选个抄得容易的?

  当听完这个理由之后,陆清欢流下了两行后悔的眼泪。

  早知道,她也选理科了。

  放学的人很多,学生们三五成群,如潮水一般涌向学校大门。春夏躲在一棵树下遮阴,一边在人群中张望着陆清欢的影子。

  陆清欢没来,却等到了段宴秋。

  他像平常一样,踩着那辆银白色的自行车,仿佛是人群中最靓的仔。事实上他就是人群中最靓的仔,朝着她而来。

  长得好看的人就是不一样,只要一出现就仿佛自带背景音乐,就连风都吹了起来,吹起少年额前的发。

  佟春夏怕晒,整个人躲在树下。

  段宴秋停在她面前。

  两人就只是这么面对面,还没说话,路过的人都纷纷往这边看来。

  佟春夏瞪大眼睛看着他。

  在她的印象里,段宴秋每次跟她说话都是迫不得已。与其说是跟她说话,不如说是地下dang接头。

  每次都是悄咪咪的。

  段宴秋好像很不喜欢被人看到他们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画框里。

  佟春夏抬起眼皮,没好气道:“干嘛?”

  “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话?”

  “告状精、打小报告、没劲儿?”段宴秋一字一句,字正腔圆。

  其实春夏气早就消了,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脑子抽风了还是怎么,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妥。

  她佟春夏作为一中校花,向来都是温柔可人。

  差点就因为段宴秋变成了泼妇。

  春夏捋了捋头发,“我脑子不好使,忘了。”

  “就因为这个?”段宴秋皱眉,“你还在记恨我说你脑子不好使?”

  春夏翻了白眼,“没有。”

  “好吧,让我帮你理一理。”段宴秋用两只脚稳住自行车,样子看起来有一分滑稽,可模样却很真诚,“首先,是你不想跟马德年在一起,才谎称说暗恋我,借以摆脱马德年的告白对吧。”

  春夏望天,“对…的吧?”

  “其次我因为你,遭受了很多流言蜚语,对吧?”

  春夏抿唇不语。

  “最后,你我交涉之后,你承诺要去解决这件事情,却又悄悄在网上画我和赵煜的漫画,让我又再次遭受流言蜚语,对吧?”

  春夏瞪着他,“你今天是来翻旧账的?”

  “我只是想告诉你,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还要生我的气?”

  段宴秋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疑惑。

  女孩子……都是不讲道理的生物吗?

  春夏双手环胸,犹如村里一霸,她微微眯眼,十分理直气壮道:“所以我做错了事情,我就不能生气了?”

  “……”

  此刻,段宴秋突然发现自己白读书了。

  听听,多么的理不直气也壮。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