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14章 两个小傻子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11 2020-11-07 20:00:00

  春夏一时错然。

  “我图这个。”春夏恶狠狠道,随后用手捂住要露不露的大腿,抬起头来瞪着段宴秋。

  段宴秋被她盯得有些发怵,他的气势微微弱了下去,“你自己干的,不能怪别人。”

  春夏想哭唧唧,怎么回家啊这样。

  段宴秋看着春夏就在那儿捂着自己的裙子,心中觉得她又可怜又好笑。尤其是难得见佟春夏这样左右为难满脸涨红的样子,段宴秋觉得自己被打的阴霾也驱散了不少。

  “喏,这个给你。”段宴秋从自行车上取下了篮球。

  那篮球用篮球网包住,他还很体贴的拉长了肩带。

  他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将篮球网从她脑袋挂了下去。春夏觉得肩膀一沉,篮球刚好落在她烂掉的裙子处,遮掩了她的尴尬。

  只不过,挂着一个篮球摆件的佟春夏,看起来更像个二傻子。

  于是,段宴秋看见她欲言又止的神态,终于笑出了声。

  佟春夏也觉得自己这样很搞笑,可是却笑不出来。

  “你这样,回头率百分之百。”

  “对,像市第四人民医院患者。”

  段宴秋一时接不上她的梗。

  春夏又道:“第四人民医院,专治精神病。”

  段宴秋乐不可支,笑得前俯后仰。

  看着傻乐的段宴秋,佟春夏竟然觉得他有些可怜。这孩子,怎么她一说话,他就笑啊。

  好像个傻子啊。

  平日里看起来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笑得跟村口大傻一样。而且他脸上都开花了,大笑的时候更滑稽了。

  校草的高冷人设,崩得那是一塌糊涂。

  佟春夏指了指篮球,话像是从牙齿里蹦出来的一样,“我谢谢您。”

  顺便谢谢您全家哟~

  段宴秋终于止住笑,“我身上就穿这么一件短袖,你不能指望我脱下来给你吧?”

  春夏知道他说得在理,抿了抿唇,没接话。

  段宴秋推着自行车继续往前走,佟春夏连忙跟上。她一动,篮球便在身上滑来滑去,春夏只好两只手稳定住篮球。

  市一中新校区在郊区,平常这条路很少人,走大概一公里多,便能看见大马路。

  眼看就要到了人多的地方,春夏觉得有些话再不说出口,可能今天晚上自己要失眠。

  于是,她在背后大着胆子说了。

  “段宴秋对不起。”

  声音小的她只能自己听见。

  “都怪我手贱,乱写乱画。对不起啊,下次我一定不这样了。”

  声音更小,趋近于内心OS的音量。

  没办法,她又怂又要面子的啊。

  终于,段宴秋听见背后疑似有人在嘀嘀咕咕。他转过身,便看见佟春夏双手抱着篮球固定在裙边,一面低着脑袋走路,一面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的眉头轻轻皱起。

  佟春夏大约是他遇见过最奇怪的女孩了。

  很怪异,很闹腾,可是又很有趣。

  “你在嘀嘀咕咕说什么?”

  “啊——”春夏一声惨叫,果然,这次又完美无缺的撞上了他的自行车。

  春夏再次以一个大鹏展翅的姿势稳住。

  春夏这次真生气了,她半弓着腰,摸着自己被撞的膝盖,瞪着段宴秋,“我说,你停下的时候能不能把你这破自行车微微挪开那么一丢丢的距离?我现在有证据怀疑你在精准投放故意整我。”

  段宴秋摊手,“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佟春夏,你应不应该反省一下你自己?”

  “我不反省,我完美得很,都是你精准打击。”

  “佟春夏,你见过死鸭子吗?嘴巴跟你一样硬。”

  佟春夏因为疼,哼哼了两句,也没气力反驳。

  段宴秋道:“你刚才一个人在那儿嘀嘀咕咕说什么?”

  佟春夏站起身来,腰边挂着的篮球就像是腰鼓队的领头dancer。她突然大声道:“我在跟你道歉,不行吗?!”

  段宴秋愣了足足好几秒钟,“你这态度,像是道歉吗?”

  “这是霸道总裁式的道歉。你看见我眼底这三分凉薄和七分后悔了吗?”

  段宴秋觉得佟春夏的脑回路好像跟别人不太一样。

  她的思维是天马行空的,发散状的,要骑着摩托车才能跟上。

  “为什么要道歉?”

  春夏迟疑了片刻,面上有一抹异样的尴尬。

  段宴秋皱眉道:“你是不是从没有跟人道过歉?”

  哪里有人道歉这么张牙舞爪的。

  春夏想了一下,“那只能代表我没有做错过事情,不需要跟人道歉。”

  好吧,又开始强盗逻辑顾左右而言他。

  段宴秋实在想不出她道歉的理由,便问:“那今天是为什么。”

  佟春夏嗯啊了半天,脸色绯红,低着脑袋,似乎极难为情的样子。

  段宴秋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笑了。

  少年极好看,温和而淡雅。

  “如果是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情,大可不必。你虽是起因,可最主要的是原因还是赵煜欠打,你顶多算是蝴蝶效应里的一环。”

  佟春夏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当下很认真问道:“什么是蝴蝶效应?”

  段宴秋眉头轻蹙,“按理说今天下午应该讲到这里。你下午又没听讲?”

  佟春夏觉得有些委屈。

  下午段宴秋都不在,自己一颗心七上八下,生怕他回来打自己,哪里还听得下去。

  “算了,也不指望你好好学习。”段宴秋一副“老父亲”模样,“你不被老师抓住就算是幸运。”

  佟春夏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他,“那你是不生气了吧?”

  “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好吧,那你下午为什么打赵煜?你平常看着跟鹌鹑似的……”接到段宴秋一记眼刀,佟春夏立马改口,“不是不是,你平常挺团结同学的。”

  “没什么,就看他不顺眼。”

  “哇哦,好酷哦。”佟春夏夸张的做捧心状,随后又问,“那你为什么不肯叫自己的家长来?”

  佟春夏虽然没去班主任办公室附近溜达,可早有人去盯梢。

  说是赵煜的家长很快就来了,但是段宴秋的家长却迟迟不来,据说是他留的紧急联络人电话打不通,段宴秋也不愿意说其他的联系方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