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18章 打工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79 2020-11-11 20:00:00

  “怎么可能?”佟春夏怒道,“我的身体能抵这么多钱?”

  陆清欢翻了个白眼。

  “他说他买的是二手的,算上折旧,让我赔一千了事。”佟春夏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了无法压抑的笑容,看起来像是村口大傻。

  她双手捧心,夸张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段宴秋是这个世上最好最好的男孩……”

  “呕——”陆清欢边呕边走。

  佟春夏背着她的小书包,摇头晃脑,美滋滋道:“我都想好了,趁着最后一个暑假多赚点钱。高三的话必须住校,我刚好打点零工,把段宴秋和住校的钱都解决了。”

  陆清欢叹口气,神色有些黯然,“你干嘛不找你二叔二婶要。”

  佟春夏脸上笑意不变,“佟南今年初三了,用钱的地方很多,我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再说我有手有脚,难道还能饿死不成?我,佟春夏,是天选之子,总有一天会月入五千,吃煎饼果子放两个鸡蛋的!”

  陆清欢笑了,骂了一句,“真羡慕你,能做个无忧无虑的二傻子。”

  佟春夏当然不知道,当年自己年少无知童言童语,竟然一语成谶。她毕业之后,不仅工资一直卡在五千不涨,还能隔三差五的吃着煎饼果子。

  如果真有时光穿梭机,她肯定很想穿越回去,给当时说这话的自己狠狠几个耳巴子。

  叫你嘴贱,叫你嘴贱。

  叫你说五千,叫你说五千。

  “对了。”陆清欢突然拉着她,脸色有一些郑重,“跟你说个事。”

  放学的人极多,陆清欢将佟春夏拉到一边人少的地方,还特意看了一下身后有没有人。

  场景参考地下特gong接头。

  佟春夏满心以为这样隆重,陆清欢会说出“我们去炸学校”这样惊天动地的鬼话。

  谁知她问,“佟春夏,你知不知道今天赵煜转学了?”

  佟春夏“咦”了一下,“他是不是因为昨天打输了架,自惭形秽觉得无法见人,所以在家躲两天再来?”

  “不是,有人看见他一大早来把东西收拾了,然后悄悄走了。”

  “既然是悄悄走的,为什么会有人看见?”

  陆清欢终于给了她一个爆栗,“这个是重点吗?!”

  春夏有些委屈,“我只是好奇嘛。每次犯罪分子作案的时候,总会有人看见——”

  “给我闭嘴。”陆清欢怒不可遏的如同马景涛般摇晃着她,春夏被摇得甚至听见了自己脑袋里面的水声,“重点难道不是他昨天跟段宴秋打了一架,今天早上就转学了吗?”

  春夏有些不耐道:“那又能说明什么嘛?”

  陆清欢有时候真想掰开她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是面和水。

  每次佟春夏一思考,她的脑子里的水和面自动就搅和到了一起,成为一摊稀泥。

  “算了算了,不想跟你这傻子说。”陆清欢无奈投降。

  春夏睁开被阳光晒成一条线的眼睛,“你是不是想说,这件事情跟段宴秋有关系?”

  “不然呢。”

  “万一是学校方面觉得赵煜打人不对,让他转学呢?”

  “那学校只处理赵煜一个人?”

  佟春夏“啧啧”了两声,“你是不是又要开始阴谋论了?”

  陆清欢伸手去掐佟春夏,“佟春夏,你个臭狗屎,又开始给我装!”

  其实陆清欢觉得佟春夏一点都不蠢。

  佟春夏精明得很,只是不愿意动脑子。

  动脑子对于佟春夏来说,就跟体力活没啥区别。

  于是,佟春夏经常揣着明白装糊涂,外表看起来傻乎乎清纯无害,实则心里门清儿,还爱在背地里默默吃瓜。

  这样的人,真是可恨至极。

  陆清欢一直是佟春夏最好的朋友,总是在背后替她收拾烂摊子。

  而很多事情,佟春夏自己都不知道。

  比如,佟春夏并不知道当时陆清欢找她老爸要了一辆十六万的自行车,比如她并不知道陆清欢辗转找人要到了段宴秋的手机号码,比如她并不知道陆清欢背着她跟段宴秋说了些什么。

  她当时想的东西很简单,也并没有想那么长远。

  她只想着,暑假多挣点钱,最好连大学的费用也挣上。

  她只想着,高三了,真的该收收心努力学习了。

  那年夏天的时候,阳城特别热。

  佟春夏在市中心的商场里,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店家是卖简易晚餐的,主食米面配一点小菜,生意还挺好。尤其到了晚上,商场里的工作人员,逛累的客人们,便成了店里的主要客流。

  店面不大,生意却很好,而且在商场,工作环境也不错。

  最先来的就是陆清欢。

  据她自己说,她是在楼上学钢琴,每次下了课,就到她这里来点一些甜品吃。

  她每次都会点一大堆,然后一边吃一边写作业。

  本来老板很烦这种人,可陆清欢每次点很多,且来的时候都是店里人少的时候,老板便也随她去了。

  陆清欢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

  春夏每次赶她走,她就说家里面父母吵架闹得慌,她在这里清静清静。

  两个人在下午人少的时候,就一起做做作业,吃点东西,倒也清闲。

  只是有一次陆清欢突然跟她说起,段宴秋在五楼的某个教育机构补课,还说看见过陈琛开车来接他。

  关键巧的是,陆清欢刚鬼迷鬼眼的说完这句话后,佟春夏就看见陈琛从楼上扶梯下来,朝他们走过来。

  佟春夏连忙踢了陆清欢好几脚,踢得陆清欢唉哟叫唤,一个回头才看见陈琛正笑眯眯的站在她背后。

  陆清欢骂人的话又生生憋了回去,脸色格外好看。

  因为她前一句说得是:“陈琛是不是段宴秋的保姆啊,天天来接送他,这秘书天天不干正事儿啊。”

  也不知道陈琛听到了没有。

  要知道从后面袭击一个人,是多么顺手的事情。

  好在陈琛仍是笑眯眯的,看着她两在那儿写作业,笑道:“老远看着像你们,结果还真是。”

  说罢抬眼看向春夏,“你在这里打暑假工?”

  春夏点头,“陈大哥要吃点什么?”

  陈琛点了单,佟春夏起身去招呼,他便顺势坐在了陆清欢对面。

  陆清欢连忙堆笑。

  “下次说别人坏话的时候,时刻注意背后有没有人。”他这样说了一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