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20章 拿稳白莲花人设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83 2020-11-13 20:00:00

  马德年冷笑一声,“佟春夏,你都这样了,别给脸不要脸。”

  马德年大约是不知道佟春夏的嘴能有多脏,否则他根本就不会招惹佟春夏。

  主要是佟春夏对白莲花的人设很痴迷,本着表面和气背后捅刀的原则,从来表面都是温温柔柔楚楚可怜。

  可是那天,也许是生理期要来的荷尔蒙波动。

  也许是马德年脸上的笑容太过淫dang。

  也许是天气太好适合当个泼妇。

  总之,佟春夏将抹布往桌上轻轻一放,随后微微一笑,语速又快又急如连珠放炮,“马德年,我给你脸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以为老娘平日里对你笑呵呵的,你就能骑我脖子上撒野?你信不信老娘一抹布下去,打得你刑事犯罪科都鉴别不出来?”

  “你……”

  “就你,两千五?两千五就让一个美丽烧大鹅落在癞蛤蟆身上,你这只癞蛤蟆想得还挺美。”

  佟春夏一张小嘴不停,抱胸站在马德年面前,衬得马德年跟个鹌鹑似的,“还有你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学什么中年老男人包养纯情学生?你配钥匙呢你,你配吗配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打给你妈,说你性骚扰女学生,看你妈不送你个男女混合双打无限量供应套餐。”

  马德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佟春夏。

  在他印象里,佟春夏不过是个很爱笑的脾气很好的漂亮姑娘。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很容易下手的。

  可是眼前这个泼妇是谁?

  为什么他一个字都插不进去?

  “还有,你一个大老爷们,背着这个五颜六色的书包是怎么回事?你以为你是巴拉巴拉小魔仙变身怎么着?还是说你要去巴黎时装周走秀?我再年轻十岁都没你骚。”

  “我给你十秒钟消失在我眼前,否则我将去后厨房寻找一个马桶搋子捅到你脸上,捅烂你的如花美颜。十…九…八…七…六……一”

  春夏慢悠悠的数着数,马德年则开始疯狂收拾自己的东西。

  十秒之中,马德年果然背着他的小书包消失在她眼前。

  佟春夏看着马德年一路狂奔的背影,冷冷一笑。

  背后前台的老板叫了一声,“春夏!”

  佟春夏扭头,脸上出现了标志性的八颗牙齿笑容,“老板,来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刚好从扶梯处下来。

  段宴秋几乎是下意识的往佟春夏的方向看去,却只看见靠窗的位置是空的。

  少年抿了抿唇,眼底有一丝惘然,他愣了足足好几秒钟,随后才绕过扶梯,径直走了下去。

  而佟春夏显然低估了马德年。

  本来以为马德年要一直躲她到开学,谁知过了几天,马德年就又卷土重来,这次还带了几个伙伴。

  他的这几个朋友人高马大,衣服斜斜穿着,耳朵后面别着烟,脖子上套着大金链子,春夏目测应该是下水能浮起来的那种。

  很是社会。

  春夏一看这情景,想着要完,上次骂得太狠,估计这次要来找回场子。

  春夏看见马德年坐下那一刻,心里早已盘算了七八回。

  她又想了想欠段宴秋的那一千块钱,于是决定这回的战术是楚楚可怜小百花,该缩头时就缩头。

  她佟春夏为一千块钱折腰,不算屈辱。

  明明知道马德年是来找场子的,可春夏沉得住气,只要马德年不先撕破脸,那么她就假装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和和气气。

  可是,春夏明显感觉到马德年和那几个社会朋友不停的打量她。

  无论春夏去到哪里,总有几双眼睛黏在她背后。

  她余光瞥见闪光灯一闪,“咔擦”一声,回过头,马德年正手忙脚乱的按手机。

  偷拍?

  佟春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眼瞅着那几个人在饭桌上窃窃私语,还时不时的看向她,春夏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妈的还打不打。

  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非要这么吊着她是吧?她道歉的台词和表情都在心里反反复复排练了好几遍了,男主却跟瘟鸡似的半天不上场。

  终于在结账的时候,领头的那个大高个小胖子发威了,他站在春夏面前,拦住她。

  春夏心里乐开花。

  终于出招了。

  “喂,你是佟春夏?”

  废话啊,盯我半天不知道我谁啊?

  佟春夏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大哥,是我,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可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春夏笑得那么甜美纯真,挑不出一丝错处。

  小胖子眉头轻皱,好似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语气也恶不起来了。

  “你看见没,那边马德年,我兄弟。”

  春夏点头。

  小胖子脸上的肥肉挤了挤,“听说你上次欺负他了?我跟你说,没人能欺负我兄弟,不管他做了什么,你今天必须给他道歉。”

  “道歉是吧?”佟春夏脸上的笑容愈发得体,“没问题。”

  小胖子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怎么跟预想的不太一样呢?

  马德年不是说这女的相当彪吗?刚才他们几个还一起排演了如何兵不见血刃的让她道歉,怎么一个也没用上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招胜有招?

  佟春夏小碎步走到了马德年面前,随后九十度鞠躬,神情恭敬,“对不起,马德年同学,上次是我心情不太好,说了一些伤你的话,但是那些都不是我的本意,请原谅我。”

  当然不是我的本意。

  我的本意,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马德年在原地足足愣了好几秒,少年的脸慢腾腾的涨红了,好似受了什么侮辱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现在马德年一看见佟春夏那笑眯眯的样子,脑子里就浮现起那日她口吐莲花的样子。

  别看她现在仍是笑眯眯的,可他就是知道,佟春夏正在心里疯狂嘲笑着他。

  马德年心脏一阵阵的抽疼。

  半晌,他指着春夏颤巍巍道:“你…根本就不是诚心诚意道歉。”

  该死,要求还挺多,信不信把你脑袋拧下来?

  佟春夏脸上的笑容愈发无可挑剔,“那马德年同学想怎么办呢,我都可以的。”

  “你不准笑!”马德年觉得自己受了侮辱,有些语无伦次,“你现在心里一定在嘲笑我对不对?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不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