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24章 正是跟踪时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79 2020-11-17 20:00:00

  佟春夏被吓得叫了一声,她如一只泥鳅一般滑动,试图挣脱,奈何女孩子的力气哪里敌得过男生?

  “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

  段晏秋气得只差没将耳机线缠绕在她脖子上,然后把她勒死在这里抛尸了。

  佟春夏不说话了。

  她静静的盯着他。

  女孩子的眼睛深邃如星空下的湖水,宁静而纯碎。

  段晏秋的耳机线扬在半空之中,因为她的沉默,而显得有些傻气和尴尬。

  不对啊,犯罪分子怎么能这么嚣张呢?

  不对啊,怎么好像他还做错了似的?

  佟春夏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的道:“段晏秋,你觉不觉得我们这姿势……有点……”

  这一句话让段晏秋的脸“腾”一下红了。

  淡淡月色下,佟春夏看见段晏秋的脸一片一片的红到了耳朵根子,直到耳垂也变得血红。

  段晏秋连忙起身,佟春夏也起身,两个人各自默默无言整理衣衫。

  有种浓浓的事后感是怎么回事?

  还是佟春夏脸皮后,她咳嗽了一声,余光瞥见了段晏秋手上的一排血牙印。她刚才好像咬得挺狠的。

  突然,心里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了。

  “你过来。”佟春夏招手。

  段晏秋十分警惕道:“你干嘛?”

  “怎么,怕我辣手摧花啊?”佟春夏竟觉得有些好笑,“到底你是女主剧本还是我是女主剧本?”

  段晏秋有时候跟不上她的跳跃思维,只好道:“你看着斯斯文文,疯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

  “你是骂我还是夸我?”佟春夏吹胡子瞪眼,“赶紧过来。”

  段晏秋迟疑了片刻,走了过去。

  佟春夏往前走了十几米,段晏秋便在后面跟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直到佟春夏在路边的角落里蹲下。

  段晏秋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是埋设在地下的水管,因为修路暴露出一段来,佟春夏扯开两段水管连接处,哗哗的水便流了出来。

  佟春夏抓过他的手,往她刚才咬的地方冲刷,有些疼,有些痒。

  佟春夏一边拿水冲伤口,一边还絮絮叨叨道:“你拿耳机就拿耳机,干嘛一直跟踪我?你知不知道我以为我今晚要命丧于此了?”

  说到这里,佟春夏突然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她刚才骗段晏秋自己住在网吧那里,段晏秋跟了一路,岂不是知道她刚才在撒谎了?

  他为什么一直跟着自己,难道就是想知道她到底住哪里吗?

  如果段晏秋问起,她该怎么回答?

  段晏秋感觉到刚刚还叽叽喳喳的佟春夏,此刻突然没了声音。她低着头,半张脸被一侧头发遮住,只看见她有些走神。

  段晏秋有些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很想将她的神思给抓回来。

  段晏秋动了动,提醒道:“好了,差不多了。”

  佟春夏回过神来,松了手,又灵活的将两处水管头给接上。

  段晏秋不免有些好奇,“这水管为什么是橡胶的,好像还很细?”

  “乡下都这样,引的是山泉,比自来水干净一点,还能直接喝。”佟春夏甩了甩手上的水,“你伤口记得上点药。”

  段晏秋下意识的捂住了手上的牙印。

  佟春夏又从地上捡起了手电筒,抿了抿唇,看着远处的网吧,又看了一眼段晏秋,随后将手电递给段晏秋,“你身娇肉贵的,手电给你,你回去吧。”

  段晏秋神情有些许不悦,“我什么时候身娇肉贵了?”

  佟春夏举手投降,“我说错话了,看在你不计较我弄丢你自行车的份上,我把手电借你行不行?”

  段晏秋打开手电,对准另一个方向,“走吧。”

  佟春夏皱眉,脸色有些警惕,“你要去我家?”

  段晏秋瞥她一眼,淡淡道:“这路是你家的?许你走不许我走?”

  “……”

  “哥,我真不用你送——”

  “我赏月。你别管。”

  佟春夏翻了个白眼,还好意思说她死鸭子嘴硬,她看段晏秋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

  此刻已快晚上十一点。

  路上半点人影也没有,山林狂野之间,只剩两个人的脚步声。

  多了一个陪伴,此刻佟春夏倒也没那么怕了。

  “哎哟”一声,佟春夏一脚踩到了一个浅坑里,好在她及时胡乱一抓,刚好完美抓住了段晏秋的手。

  两只手贴合,他的手热得发烫。

  段晏秋转过头来,眉头轻皱。

  佟春夏讪笑,指着身后的小坑道:“是坑先动的手!”

  段晏秋道:“你是不是算准了前后无人,所以迫不及待对我下手?”

  佟春夏有些尴尬的小心翼翼的抽开手来,摸着脑袋道:“我也不是那种色欲熏心的人吧?”

  “你不色欲熏心怎么会暗恋我?”

  佟春夏无辜弱弱道:“那不是说着玩的吗?”

  “你都玩我了还不足以证明你色欲熏心?”

  “那这样看来我真的色欲熏心?”

  “嗯,没错。”

  佟春夏哑然。

  她眉头紧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她好像陷入了一个逻辑沼泽里。你越想吧,思维就越混乱。

  哎,不对,段晏秋什么时候嘴皮子功夫这么厉害了?

  她余光瞥过去,怎么总觉得段晏秋在笑?

  段晏秋见她打量他,板起脸来,“好好看路。”

  “哦。”

  “你过来点,离手电筒的光那么远,待会又该掉坑里了。”

  佟春夏象征性的挪动了一步,靠在他身后很近的位置,委屈辩解道:“那不是怕你说我色欲熏心对你下手嘛。”

  段晏秋抬起手来,轻轻敲在她额头上,“巧言令色。”

  佟春夏不懂就问,“这成语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像骂人?”

  段晏秋低咳一声,“是指一个人说话灵巧,令听的人神色高兴。”

  两个人又走了一段,眼看四下仍是黑漆漆,几栋民宅出现在视线尽头。

  段晏秋突然很认真的问:“这么晚了,你家里都没有人来接你吗?”

  “以前都是我弟弟来接,今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你一个人不害怕?”

  “你没出现之前,我是不害怕的。”佟春夏瞥他一眼,却只看见他的后脑勺,“你干嘛开始的时候不叫我,悄悄跟着我身后,你是觉得我欠你太多人情,所以准备在这里偷袭埋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