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25章 换校区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18 2020-11-18 20:00:00

  段晏秋认真思考了半晌,“你这一提醒,我还真觉得这里前后无人适合作案。”

  佟春夏“咕咚”一声咽下口水。

  “那啥,我快到了,你赶紧回去吧。”佟春夏快走两步,拦住他的去路,“手电给你,你明天还我。”

  段晏秋抬眼望了一下她手指的地方,“你住哪里?”

  “就那里啊。”佟春夏随意胡乱一指。

  “那里是哪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段晏秋很执着。

  佟春夏只好指着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房,“就那儿。”

  段晏秋拿着手电,晃了一下,“你先走,我看着你进去。”

  佟春夏抿唇,想说些什么,最终只好屈服,“行吧。”

  “回家早点休息。”他又说了一句。

  佟春夏只好转身离开,远处有灯光斜斜的落在地上,照得一切都朦朦胧胧的。两边栽种着一些绿植,爬山虎绕过篱笆,生长得依旧繁茂。

  佟春夏步子不急不快,偶尔回头看一眼,却看见段晏秋仍站在那里,他手里的手电犹如一盏长灯,只照出他黑色的身影。

  佟春夏隔空挥了挥手,一声悠长的带着笑的女生在夜空里响起,“秋,快回去吧。”

  果然看见段晏秋身子微微一颤,被雷得外焦里嫩。

  段晏秋看见佟春夏身子一闪,没入了一栋白色小楼房里。那里门口绿植幽幽,瞬间不见她的人影。

  段晏秋收回视线,轻抿唇角,略有些失神的看着手电的光。

  手臂上一丝钻心的疼痛传来,段晏秋抬起手来,才发现这么短的时间里,牙印已经止血了,只留一排暗红色的牙印形状。

  他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想起刚才和佟春夏扭打在一块的场景。

  他竟突然认真的想了一下,若是跟佟春夏单挑,怕是讨不到什么便宜。

  佟春夏就像是一条法斗,看起来个子娇小,实则战斗力相当强。

  法斗,好像还有点可爱,要不养一条?

  段晏秋转身,拿着手电往回走。

  直到走出了老远,身影没入一片黑暗之中,佟春夏还趴在人家花园里的篱笆上。

  她从篱笆缝隙看过去,直到确认段晏秋真的走远了之后才靠在篱笆上松了一口气。

  门“吱呀”一声开了,赵姨从屋子里出来,借着屋里电视机的光线,刚好看见草堆里有一个人影。

  “哎,春夏,你怎么在这儿?”

  佟春夏“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摸着脑袋,手里还拽着一朵花,“赵姨,我看你花开得好,想偷偷摘一朵,结果被你发现了。”

  赵姨笑道:“你要是喜欢就摘呗,你说你偷偷摸摸的,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

  春夏不好意思的拿着花,“那谢谢赵姨了,我先走了。”

  “嗯,早点回去啊。”

  佟春夏手里拿着手,走出赵姨门口,随后朝着自己家走去。

  走出老远,春夏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花随意扔在了路边草丛里。草丛闪动了几下,随后便没了声响。

  走了大概百米距离,佟春夏停在一栋破旧的老式瓦房门前。门前坝子里晾晒着衣服,二楼的房间里有灯和电视的声音,楼下却是黑漆漆的。

  屋子前后都是草丛林子,仿佛独立在天地间的茅草屋,有些可怕。

  佟春夏摸黑拉开了白炽灯,轻手轻脚的洗漱完便上二楼阁楼房间,只听见一声老旧沉闷的“吱呀”声,二婶房间的门开了。

  二婶穿着睡衣,头发蓬松,似睡非睡,见了她问了一句:“回来了?”

  佟春夏闷着脑袋“嗯”了一声,又问:“佟满呢?”

  “佟满马上要考高中了,我让他以后早点回来做作业,以后你一个人晚上回来没问题吧?”

  春夏点了点头,“没什么问题,再说高三就要住校了,以后就只有周末能回来。”

  “说起这个——”二婶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进卧室拿了手机递给她,“你给你爸打个电话吧,你下学期的学费他还没给呢。”

  二婶脸色有些不自然,似有些尴尬。

  其实佟春夏都不知道二婶在尴尬什么,本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有善良的人才会因为讨回自己应有的东西而尴尬。

  佟春夏接过了手机,毫不犹豫的给那个男人拨了过去。

  余光瞥见二婶略关注的眼神,春夏身子微微侧移了半分,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随后便被人掐断了,只剩下冰冷的女生在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春夏就这么将手机贴得很紧,随后对着手机的忙音叫了声,“爸。”

  耳机里面忙音在继续,春夏面色不慌不乱,她低沉着嗓音“嗯嗯”了几声,后将电话递给了二婶。

  迎上二婶关切的眼神,佟春夏故作轻松道:“二婶,我爸让我去办个卡,然后把钱直接打我卡上。”

  二婶似乎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真的?”

  春夏点头,“当然是真的,他好歹是我爸,总不能老不管我吧?”

  “那倒也是,佟南也是良心发现了。”二婶喜笑颜开,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凑上来,看了一眼屋里正酣睡的二伯。

  佟春夏心如明镜,连忙道:“二婶放心,我不会跟二伯讲的。”

  这回二婶放心了,连眉梢都是喜悦,欣慰道:“还是春夏懂事。”

  春夏点头,“二婶你快去睡吧。”

  “哎哎。”二婶连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些,兀自回屋,关上了房门。

  春夏看着那扇门,又看了一眼自己头上那根细长的吊着的白炽灯,耳边传来白炽灯发出“滋滋”的电流声,突然有些心烦意乱。

  有一瞬间,她很想扯断那根电线,然后用手狠狠捶破灯泡。

  良久,她轻轻叹口气,嘴唇轻抿,转身,轻手轻脚的关上了房门。

  很快,屋子里的灯便熄灭了。

  漫长的暑假过去了,佟春夏正式开启高三生活。

  学校很迷信风水地理,都说老校区的地方好,每年的升学率高,于是每一届的高三都会从新校区转到老校区去。

  老校区倒是在市中心,生活方便,门前不远便是绿树成荫的滨江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