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27章 狗咬的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50 2020-11-20 20:00:00

  佟春夏仰头微微一笑,“那可不?你放心,我一定拼死维护您老人家的晚节。”

  “那我还要谢谢你?”

  “那就不必啦,以后多把你作业给我抄一下就行啦。”

  自行车动了起来,些许凉风吹来,吹起她的长发。

  她的双手,很自然的搭在段晏秋的双肩上。

  可到底是一路上家长同学也多,而她和段晏秋又是话题人物,佟春夏感觉到那些家长们投过来的注目礼,始终有些不自在。

  眼看就要出了校门,只听见前面段晏秋突然沉声道:“佟春夏,跟你说个事情,你随机应变。”

  佟春夏探出头。

  “你正前方百米距离,班主任老刘。”

  佟春夏一看,果不其然看见了一颗光溜溜的秃顶脑袋。佟春夏一声尖叫,随后手足无措的又持续尖叫了几秒,而自行车还在飞速往前,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眼看就要到了班主任面前,佟春夏很是干脆的将头往段晏秋背上一埋,像个鸵鸟似的抱紧了段晏秋的腰。

  自行车反而加速,如雷电闪,“咻”的一声从班主任老刘身边而过,惊起了他仅有的几根长发。

  只要速度够快,老刘就追不上你。

  两个人一边大笑着一边疯狂穿行过市区,直到停在不远处的一栋商场门口。

  “好险,差点就被抓住了。”佟春夏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对了,你想买什么?”

  段晏秋将自行车锁了,随后道:“就住校用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佟春夏叹息一声道:“你说只是出来买个东西,怎么有种私奔的感觉?”

  段晏秋冷冷一哼,“你想得倒挺美。”

  两个人顺着电梯往商场里面走。

  按电梯的时候,佟春夏看见了他手上的牙印,已经成了几块淡淡的粉色伤疤。

  佟春夏有些不好意思,问道:“这是…留疤了?”

  段晏秋抬起手来,看了一眼小臂上的牙印,点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

  佟春夏有些心虚道:“你怎么跟你爸妈说的,他们不会来找我算账吧?”

  段晏秋瞥她一眼,“你放心,我跟我妈说我逗狗的时候被狗咬了一口,陈琛还带我去打了狂犬疫苗。”

  佟春夏愣了一会儿,咬牙切齿道:“那…可真是多谢你了?”

  出了电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巨大的落地玻璃橱窗,摆放着各式各样精美的商品,佟春夏也不留恋,直接往目的地走。

  正要走,佟春夏似想起了什么,拉了拉他的衣袖,随后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一千,你点点。”

  段晏秋视线落在信封上面,眉梢轻轻一扬,迟疑了片刻,他伸出手收下了。

  佟春夏如释重负。

  段晏秋和佟春夏在逛街方面都是一个类型,属于直奔目的地买完就走绝不停留。

  佟春夏是因为贫穷,而段晏秋则是直男思维。

  不多一会儿,段晏秋便进入了一家日用生活品点指点江山,颇有一种“除了这个其他全部带走”的企业家气息。

  段晏秋刷了卡,服务员打包好后,段晏秋示意服务员将所有东西给佟春夏。

  佟春夏大包小包跟在身后,像是一个保洁小妹。

  终于,在走到第三家店的时候,佟春夏一屁股坐在商店门口的椅子上,气喘吁吁道:“大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当苦力?我虽说平常得罪过你不少,但你也用不着这样坑我吧?”

  段晏秋居高临下,语气淡淡:“你也知道你平常得罪我不少?”

  佟春夏尬笑一声,“我就随口一说,知道您大人大量,怎么可能跟我这种人一般计较?不过我堂堂一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让我提这么多东西,这不合适吧?”

  “手无缚鸡之力?”段晏秋眉头轻皱,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牙印,“你看一眼,这是谁咬的?”

  佟春夏抿唇,认真道:“你刚才不是说你逗狗的时候被狗咬的吗?”

  段晏秋竟被她给气笑了,撇下坐在长椅上的佟春夏,自顾自折身进了一家床上用品的店。

  背后传来佟春夏的声音,“喂,哥,先说清楚了,我绝对不会再帮你提东西的!绝不!我很坚定!”

  过了半晌,段晏秋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深蓝色的包装袋,隐约像是床上三件套。

  佟春夏见他走过来,马上后退三尺,表明自己的态度,“不不不,你休想让我做苦力,我跟你说士可杀不可辱,就算辱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辱——”

  “你自己的东西自己不拿?”

  佟春夏“咦”了一声,段晏秋顺势将东西扔进她怀里。

  春夏打开一看,才看见是浅蓝色的碎花床单被套等等,纯棉的,摸起来很柔软。

  佟春夏抱紧床单,“什么意思?”

  段晏秋在她身边坐下,云淡风轻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挺好看很适合你。”

  佟春夏指着旁边一家金店认真道:“你不觉得那个金块更好看更适合我吗?”

  段晏秋想起那一晚的板砖,沉声道:“你还想拍我?”

  佟春夏一下子反应过来他还记恨上次她用板砖拍他的事情,有些委屈道:“那上次不也没拍到吗?”

  “你反正胆子是挺大的,发现有人跟踪不快点跑,还想着跟人直接动手?佟春夏,你觉得以你的小身板能打得过犯罪分子?”

  佟春夏不服道:“少性别歧视啊,我可下过地插过秧,七月天里收过玉米,单手能挑粪喂猪,那犯罪分子我见一个打一个!”

  段晏秋也不知为什么,越听越来气,越想越后怕,瞪着她:“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念头,就不能安分一点,别让人操心行不行?”

  佟春夏扭头过来,段晏秋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后在佟春夏清亮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补了一句,“别让你爸妈操心……”

  佟春夏低着脑袋,抱着她的床上三件套突然跟个鹌鹑似的没声了。

  “今天差不多了,先回去吧。”段晏秋一边说着一边帮她提着东西,佟春夏这回也不敢多说话了,老实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出了商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