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四季梦我

第028章 文明讲话

四季梦我 弥香君 2042 2020-11-21 20:00:00

  回学校的时候,段晏秋帮着把东西提到了楼下,佟春夏有些惊愕道:“这些东西都给我?”

  大包小包里装满了刚才挑选的毛巾、香皂、洗发水等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满满当当。

  “有什么问题吗?”段晏秋皱眉。

  “不是说帮你挑吗?”

  “我给你买,你以后少气我就行。”

  佟春夏噘嘴巴,“那不太行……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眼看段晏秋眉头紧蹙,作势要打人,春夏连忙道:“行行行,肯定行……”

  段晏秋满意一笑,弯腰提东西,兀自往楼上走。

  佟春夏大惊失色,连忙跟个土拨鼠一般拦在他身前,“哥,求你,放我一马。坐了你的自行车,收了你买的东西,你再给我送上楼,你知道我们像什么吗?”

  段晏秋偏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有些不解。

  “你给我条生路行不行?”佟春夏搓着双手,眼神恳切,“能不能请您老人家照顾一下我的晚节?”

  话说到这里,段晏秋似乎才明白了什么,他竟也没辩驳就把东西给放下了。

  “你……提得动吗?”

  春夏点头,“肯定提得动。这些东西也不重。”

  “好吧,那我走了,教室见。”段晏秋说完还真骑着自行车消失在了眼前。

  佟春夏看着这地上的一大堆东西,面露愁色。

  她开始的时候还真以为是给段晏秋买,所以毫无顾忌,买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甚至连床上用的小桌板都买了。

  她宿舍在五楼,还没有电梯,只得靠她勤劳的双手给提上去。

  不过还好这些东西都不贵,而她塞给段晏秋的信封里,多装了一千块钱。

  她知道段晏秋的自行车再便宜也不至于一千块钱,所以她便尽量多还了一千,也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这样又平白无故的收了东西,岂不又将账面抹平了?

  还有,段晏秋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了?

  难不成他的报复手段就是对她好,让她心里恐慌难受,天天想着他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该死,怎么回事,占了便宜心里还那么难受?

  “想啥呢。”陆清欢的身影遮了阳光,一片阴凉,春夏抬头便看见陆清欢手里的冰淇淋blingbling的。

  “给我咬一口。”佟春夏张嘴,冰淇淋便到了嘴巴旁边。

  她咬了一口,被凉得哈出一口冷气,颤巍巍道:“你…你搬完啦?”

  “啊,我家阿姨来帮我搬的,很快。”

  “那你怎么还在学校?”

  “本来都走到门口了。”陆清欢脸上一抹邪魅和淫dang之笑,“不过又被你男人电话叫回来了。”

  “我男人?”佟春夏眯了眯眼,似认真的想了一下,“我哪个男人?”

  陆清欢呸她一口,“还有哪个男人,当然是段家儿郎,长得最好看的那个。”

  “他叫你干嘛?”

  “怎么,你这是默认了?”

  “你快住嘴吧。我与他就如马德年与我。”

  陆清欢脑子疼,“说人话。”

  “就是我不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那怎么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和他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哪里配不上他了?”

  “你说我除了长相,还有其他任何优点吗?”佟春夏眨巴着眼睛,很真诚的看着陆清欢。

  陆清欢磕磕巴巴道:“那都有了你这长相……还用得着有其他优点吗?”

  佟春夏叹息一声,“怪我长得太好看,竟让别人忽略了我的内在。”

  陆清欢干呕了一声,“你男人打电话让我帮你搬东西。赶紧的,姑奶奶待会还有饭局。”

  佟春夏干脆在长椅上一躺,“我不行,我累了,我得躺躺。”

  陆清欢气得想把手里的冰棍戳她脸上,“你今天又没动脑子,累什么累?”

  佟春夏又跟诈尸似的坐起来,自言自语道:“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

  “就是段晏秋啊,突然对我特别好,你看这一堆东西,都是他给我买的。他是不是上次被我给打傻了?”

  陆清欢白她一眼,“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图你的身子。”

  佟春夏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陆清欢你是个女孩子,有什么龌蹉的想法能不能藏在心里别说出来?”

  “哦,可能是因为他想跟你困觉?”

  佟春夏义正言辞道:“都说了别说龌蹉的话!我耳朵里听不得这些腌臜东西。”

  “你明明最爱听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偷画段晏秋裸shen漫画——”

  佟春夏连忙上手捂住陆清欢的嘴,四下张望后一脸慌张道:“该死,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清欢笑得得意,打下她的手,“哼,我上次去教室找你借书,看见你柜子里有叠着几张漫画,啧啧啧,段晏秋啊,六块腹肌啊,不堪入目啊,一世清白啊,毁于一旦啊。”

  佟春夏咬牙切齿的瞪着她,“然后呢。”

  “然后我觉得跟你这样的人当朋友脸面无光,就给你藏数学书里了。”陆清欢凑过来,手搭在春夏肩膀上,笑得一脸色欲熏心,“你放心,没人看见。”

  “那我…可真是…谢谢您啊——”

  “不客气!”陆清欢笑嘻嘻道,“我看段晏秋喜欢你,你也喜欢段晏秋,要不你考虑一下?”

  佟春夏扭过头来,她的瞳孔黑白分明,如平静的深海,蕴藏着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清欢呀,这个世上有些东西,我也就只能想想。”

  陆清欢很优雅的吃完了冰淇淋,然后慢悠悠的吐出一句:“你想个屁。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给你抢来。”

  佟春夏偏头看着她,微微一笑,“我喜欢钱怎么说?”

  陆清欢气势弱了下去,“宝贝,抢银行是要蹲大狱的,要不咱想个正规的合法的途径搞钱?”

  佟春夏皱眉,“正规的合法的,那还能搞到钱吗?”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不跟你这二傻子说啦,来,搬东西!”

  陆清欢帮着佟春夏把所有东西都扛了上去,然后就去赶她的饭局去了。

  高三部的校区很老,有一百多年历史,硬件条件极差,宿舍楼年久失修如同危房,一个宿舍住八个人,拥挤不堪,连转身都困难。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